王景弘相關文章

新政治原來如此

新政治原來如此

  凡是廣告詞要冠上「新」的產品,消費者都要有戒心。柯文哲自吹自擂智商高,要發揮「白色力量」,搞「新」政治,形成第三勢力制衡藍綠「惡鬥」,年輕世代被騙得一楞一楞,不知聽其言而觀其行。 他高喊白色新政治要清廉、有能力、講科學、凡事SOP,不為爭奪利益惡鬥。既然民眾黨權力僅及於立法院,而立法院武打、叫罵場景,早已惡名昭彰,新政治至少應致力於立法院議事、監督的正常化,文明化。 但柯文哲的「新」,是不計美名惡名,不守規則,標新立異,譁眾取寵的新,新聞學有所謂「一張照片勝過千字文」之說,柯家班「提供」的一張藍白兩黨國會三長「餐敘」照片,道盡「白色力量」的污穢化。 他沒有立法委員身份,卻「率領」民眾黨立委,與國民黨立委「餐敘」,柯文哲坐正中間,儼然是藍白的老大,但把傅崐萁當對手,是矮化自己;把他當黨主席看,卻修理朱立倫。一奇。 厭惡國民黨腐化黑暗,卻逢迎曾炒股坐牢,為權位搞假離婚醜聞的角色把酒言歡,新政治自我抹黑,甘為小藍小黑,與國民黨聯合對付綠營,二奇。 柯文哲以不按牌理出牌虛張聲勢,把虛有的空氣說成支持,現在沒有舞台可以玩,竟學起老毛「以黨領政」,把自吹的軟性政黨列寧化,直接插手立法院民眾黨團,指揮靠他擠進國會的小咖,以展現威風,不在其位猛吃其飯,三奇。 照片來源是「民眾黨」獨家提供,顯然旨在為柯文哲膨風,國民黨臉上無光,但照片只能展現「吃飯」的事實,看不見的是談話的內容,和「飯錢」誰付。 新政治不脫老舊黑政治,不走正常路,反而是為爭權位,更甘心當小藍,寄生國民黨與立法院,與腐化老黨沆瀣一氣,既聯合又鬥爭,學老毛鬥老蔣的花樣而已。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4-02-27
習近平的陰雨夕陽

習近平的陰雨夕陽

  經歷過蔣介石「自由中國」時代的台灣人,聽到習近平清唱「風景這邊獨好」,一定忍不住失笑,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果然是一模一樣,如假包換的雙胞胎。   「自由中國」既無自由,也非中國,在一黨戒嚴獨裁統治下,看國民黨的《中央日報》要倒過來,反著看才是真。 各國專家和媒體都說,中國經濟失控,恆大、碧桂園宣告破產,爛尾樓到處高聳,外資脫逃,青年躺平,中國人加入難民偷渡美國,習近平卻引毛詩高唱「風景這邊獨好」,這比「自由中國」騙更大! 習近平的風景是陰雨天的夕陽,只是國民黨和紅統,不知驗證自由資訊,只相信中國強大,發生戰爭,台灣一定輸,只有「信任」習近平才能得救。 相信習近平的紅統,也是當年相信「自由中國」,而且生存最需要自由土壤的學者、媒體、名嘴、自媒體,過氣政客,他們卻不知捍衛台灣來之不易的民主與自由。 他們看到中國人多地大,武器多,腿就軟,不知道時代在變,中型國家也可以藉科技發展與突破,成為「強」國,足以讓侵略國付出不可忍受的代價。 俄烏戰爭打了兩年,雙方將領有兩點「共識」,第一,戰車、傳統戰機和陸軍大部隊作戰只成活靶;第二,先進無人機和數位戰鬥管理系統有決定性影響。 烏克蘭戰場,軍隊集結與移動都逃不過無人機和衛星的偵察,而防空系統打敗傳統軍機的空中優勢。俄烏戰爭傷亡最慘重的是目標大、最容易被精準武器擊毀的戰車;最走紅的是既能偵察,也可以當自殺轟炸機的無人機。 習近平自拉自唱,風景他那邊最好,但他的體制能撐多久才是核心問題,面對國際制約和凶險的台海,他有老毛被老蔣圍剿的淒凉,卻沒有他亡命山間,青山依舊在的自然風光!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4-02-20
習升中降不是唱衰

習升中降不是唱衰

  紐約《華爾街日報》刊出自家小新聞:它的華府辦事處裁員廿人,原有的「美中經濟問題」小組裁撤。早兩天,《紐約時報》則報導,中國把「唱衰經濟」罪狀提升到危害國家安全的層次。 這兩件事雖屬巧合,但隱含的意義相同—中國經濟對美國並非那麼重要;國際經濟大局絕非「東升西降」,而是「習升中降」。中國官方承認經濟處境「嚴峻」,但民間抱怨泡沫經濟處於爆破邊緣的實話,卻列為「唱衰經濟」,危害國家安全。 經濟問題硬碰硬,有數據、有實際經濟活動可檢驗,吹牛造假不能長期騙人。毛澤東喊「東風壓倒西風」,習近平學樣喊「東升西降」,都在唱衰西方,但西風強勁,西方實力不降反升。 中國走衰和被唱衰,問題出在習近平自我膨脹。在他之前,西方親中派有兩個理由要扶持中國,正當理由是要讓中國走向民主化;恐嚇自己的理由是預防中國經濟崩敗,難民造成西方國家的災難。 但習近平濫用西方的善意,搞國家資本主義,不公平競爭,擴張軍備,對內壓制,企圖建立霸權,改變國際秩序,使正負兩面理由,都失去支持的力道。 現在美國與其他民主國家認定,習近平已無改革開放意願,反而自誇威權統治的「優越性」,美國兩黨共識,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要以公平競爭把它比下去。 冷酷的事實是美國經濟正強勁回升,中國被外資、國際貨幣基金。華爾街看衰,中國人加入美墨邊境偷渡的難民,中國股市行情跌到股民湧入美國大使館網站「請求託管」。 鼓吹東升西降的習家班,現在有人記取蘇聯的教訓,怕成「被競爭」的對象,居然厚顏要求美國「擱置競爭」,穩定雙方關係為重。習皇自我膨脹,面對消風危機,卻怪人民唱衰,真具有中國特色!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4-02-06
酒氣吹成浩然之氣

酒氣吹成浩然之氣

  泡卡拉OK唱唱歌、喝喝酒、說說笑話;能撈就撈,能混就混;見小白腿而心蕩漾;公演膝蓋走路;這些言行庶民一目瞭然,也能想像是什麼德性,但喝得醉茫茫,一睡到中午,竟說心中有「浩然正氣」,便太玄,不知所云。 但這是國民黨天才的自畫像,國民黨推他選高雄市長成功,他卻飄飄然要選總統,被選民唾棄,市長也遭罷免,國民黨仍把他當寶,專斷要保送他當立法院長。 朱立倫此舉是在羞辱立法院,羞辱立法院國民黨團、羞辱江啟臣。立法院是憲政體制,立法委員是公職,國民黨只是民間團體,朱立倫以民團領袖要指揮立法院,真是「豈有此理」。 立法院自比美國國會,但美國國會議長選舉,由國會黨團自己開會或投票,推出候選人,非國會議員無權過問。像國民黨和民眾黨主席那樣「發號施令」獨裁干預,空留民主笑話。 江啟臣好歹當過幾年國民黨主席,沒有名士玩家的負面形象,但可能年紀輕,血統缺少「正」氣,只能奉命陪榜選老二。這和當年馬英九想方設法要把王金平幹掉是同樣道理。 台灣國際處境,受中國霸權欺壓,需要開展與各國關係,立法院代表民意,是最重要管道之一,這方面大有可為。但如果由一個開黃腔比外交辭令流利,寧奔敵營不辦外交的人當院長,那是台灣的隱憂。 想當年受黨國教育,禮堂必掛「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據說是「國父手書」的「孔孟之道」,老師說不清「天地正氣」是啥玩意,「太原五百完人」也不能亂學,但我們至少知道酒氣是濁氣,不是正氣;喝酒是「玩」人,不是完人。 立法院要革新,重建尊嚴很重要。國民黨找酒氣名士選立法院長,坐過牢的更生人當黨團總召,那是墮落,存心羞辱立法院!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4-01-30
造謠會有後果

造謠會有後果

  這次大選,第二名很有風度的主動認輸,反而第三名空口嚼舌嘮叨,說什麼「開票過程有瑕疵,過程不夠嚴謹,開票方式太落伍」,如此沒有事證信口開河,就是不負責任。 柯文哲含沙射影,與柯媽配套,說什麼「造勢人那麼多,為什麼票那麼少」;他的小草也含混指控「作票」,暗示弊端使他落選,卻提不出具體事證讓人檢驗。 他靠假、大、空話,吸引年輕族群,因為台灣說謊沒有後果。美國可不是如此,川普的輔選大將朱利安尼,誣指喬治亞州選務人員「作票」,被判賠美金一億四千八百萬元;福斯電視公司被投票機製造公司告損害名譽,賠償七億八千七百萬元庭外和解。 年輕人血氣方剛,富正義感,有反叛精神,年齡增長態度便轉趨保守,這是自然現象。台灣政治,國民黨老大,家族壟斷;民進黨不老卻大,年輕人不能一步登天;柯黨靠「海選」,投年輕人所好,可以騙些年輕選票。 凡事有利有弊,年輕人不經過磨練,學不到東西,聽命行事,只學到柯文哲的話術:做對的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凡事加個「正義」,年輕人便頂禮膜拜。這些話多出於聖經,而聖經所指是道德訓誡,遵守十誡的生活方式,無關政策與現代法律。 當他含糊其詞說,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要做對的事,只證明他不知道怎麼做,說不出具體主張來,只會用空話應付,把事情弄成「信不信由你」的問題。 「瑕疵」,「不夠嚴謹」,「太落伍」都缺乏明確定義,這和搬弄「中性」學術名詞以美化惡行一樣罪過。最近流行「認知作戰」,認知是心理學名詞,研究人對客觀事物的認識,但無中生有是造謠,用認知包裝是欺騙。 薑是老的辣,聯電前董事長曹興誠說得直截了當:認知作戰就是詐騙。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4-01-23
從民主化到台灣化

從民主化到台灣化

  不理中國恐嚇與滲透,台灣人民選擇民進黨的賴清德與蕭美琴為下任總統、副總統,這場選舉凸顯民主制度可貴,台灣人民可敬。透過民主化,台灣已走到台灣化,在與中國不同的軌道上運行。 習近平費錢費力干預無效,藍白以敗選落幕,也許很沒面子,但如果他自信獨裁體制優越,可以完成他的「中國夢」,他應該自己檢討,要「以德服人」,與台灣及民主國家進行和平競賽。 習近平學到毛澤東獨裁,但毛有自知之明,不敢搞「霸權」。習近平想稱霸,到處製造麻煩,受到制裁,國內經濟陷入危機,反暴露體制的崩敗。 國民黨敗退台灣,靠戒嚴和反共掌權,這次大選竟露出北京傀儡的真面目,刻意打破「外省人」當正,「本省人」當副的前例,推出「台灣人」侯友宜選總統,讓他搖旗吶喊國共的論調,以為這就是「台灣化」。 不錯,國民黨用人向台灣化走一步。台灣化走了半世紀,總統直選近三十年,這是第一次總統候選人都是「本省籍」;國民黨所稱的「外省人」退到副總統候選人,但這只是台灣化的表面意涵。 最早提出「台灣化」概念的美國外交官歐茲邦( David L. Osborn) ,定義「台灣化」不只是政治領袖台灣化,而且是台灣走上與中國「不同的軌道」,也就是俗話「分道揚鑣」,外交詞令是「獨立」的代用詞。 國民黨只在「用人」向台灣化前進一步,不涉及國家定位。侯友宜承命吶喊「一個中國,反台獨」,以「戰爭與和平」恐嚇,前字號的還替他喊「必須信任習近平」。這不是台灣化,只是拿台灣人當傀儡搞赤化、中國化。 五十年演變,証明歐茲邦預言正確,民主化讓二千三百萬人民選擇台灣化,軌跡與中國不同,這樣和平的演進,讓台灣與世界接軌。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4-01-16
台灣是世界的台灣

台灣是世界的台灣

  今年台灣大選,三組總統候選人各有國家定位,綠營賴清德堅持民主,台灣是世界的一部份;藍營侯友宜仍抱一個中國,以戰爭恐嚇台灣;投機的柯文哲,要與中國「一家親」,不分敵友,玩弄美中。 世界的台灣是民主向前行,也是對中國胡言台灣是中國一部份的堅定回應。中國野蠻的武力威脅、滲透、收買、利誘、製造謠言,要扶植一個傀儡政權,讓台灣疏離民主陣營,開倒車進入中國。 憂心選民受藍白政客話術誤導,國際法權威學者陳隆志很「霸氣」,增訂再版《台灣國家的進化與正常化》鉅著,論述台灣是世界的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經過民主化「有效自決」,已經「進化」為主權獨立國家,現在要努力的是國家「正常化」。 藍白兩陣營抱殘守缺,認為台灣不是國家,屈從「一個中國」原則,盲目相信習近平吹牛的「東昇西降」,中國專制體制的「優越性」。他們應該看看《台灣國家的進化與正常化》。 藍白把「去中國化」與「台灣獨立」當罵名,只有「中華民國」才是「國家」,阿Q的承認中國的「治權」,不承認它的主權,而且還有臉說「不知道」「中華民國,一九一一—一九四九」的朝代墓碑,已經高豎在他們「國父」陵前。讓他們看看陳隆志的二化論。 藍白不分敵友,鼓吹疑美。中國要併吞台灣,美國並沒有這種企圖,他們卻敵友同等待遇,把熱面孔往敵人冷屁股上貼。他們相信中國,不相信美國,相信跪地投降的和平。他們應該看看二化的論述。 蔡英文總統八年執政,堅守國家主權與民主自由,贏得世界「上架台灣」,直接與世界接軌,不必再透過中國再走向世界,她的畢業感言,堅信以民主通往世界是正確的路,一定要繼續走下去。箇中道理,陳隆志的論述更直白。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4-01-09
記住,問題在中國

記住,問題在中國

  對國家定位有疑惑的台灣人,應該問自己兩個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什麼要台灣接受「一個中國」原則,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也要其他國家接受這項原則才同意建交? 答案很簡單,不論事實或法律,台灣都「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因為「不是」才要喊「是」;他們並沒有喊香港、新疆是中國的一部份,因為那些地區事實與法律都屬中國。 「一個中國」的圈套,目的在逼台灣自己否定獨立自主地位,「自願」淪為中國的一部份。台灣人民自己要走入中國的圈套,那神仙也救不了。三個總統候選人立場,對台灣命運的差別也就在此。 國民黨是內戰失敗的流亡政權,把接受「一個中國」視為當然,他們心態仍然是「內戰」未了,中國成分裂國家。冷戰時代中國受圍堵,兩蔣反共立場在內政外交上獲益。 美國政策改變後,蔣經國仍堅持「反共」、「三不」,但也走向「台灣化」,李登輝成為第一位民選總統,不再主張一個中國,深藍指李登輝「台獨」,那啟動「台灣化」的蔣經國更是「台獨」。 美國未承認台灣是中國領土,原有意把國共視同東西德,南北韓的分裂國家,但國共都主張「一個中國」,季辛吉才搞出一套「認知兩岸中國人立場」的模式,漠視台灣人民。民主化讓人民發聲,民選政府發言,主張雙方互不相隸屬,美國的認知失去基礎。 深藍編故事「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反台獨」,侯友宜擁抱「一個中國」,只反對「兩制」,他要把台灣帶進被中國併吞的圈套。這和蔣經國反共,打著「反台獨」搞「台獨」背道而馳。 尼克森與季辛吉在「上海公報」的說詞,強姦台灣民意;台灣人要記住—企圖改變現狀,併吞台灣的是中國,紅統不要整天罵台灣。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4-01-02
三呼老大的口才

三呼老大的口才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大吹副手趙少康「口才好」,也許藍人、藍粉會同意,他畢竟是靠那張嘴在討生活,什麼話都敢說,聽來很流利。 讓侯友宜感到爽的趙氏「金句」,包括三呼侯友宜就是「老大」,他老來拚命,是「士為知己者死」,而且敢騙習近平,「國民黨永遠反共」。 用黑幫語言發表政見,確實「有趣」,但對侯友宜和國民黨卻是絕大諷剌。尊稱侯「老大」,意在表忠,宣示不敢喧賓奪主,欺負侯友宜。但言行不一,毛澤東也曾三呼「蔣委員長萬歲」。 侯友宜對付黑道有方,能與黑道老大「溝通」。但稱他為「老大」,「不敬」的成份多於尊敬,把他比於黑幫,也只有「口才流利」,心存不服的人才說得出口。 士為知己者死,滿口義氣,卻不脫舊小說江湖黑話,綠林好漢找老大投靠的台詞,趙子龍單騎捨命救阿斗,也是如此。這是對個人效忠,不是民主體制對理念、對國家的忠誠。 趙少康是否真心奉侯友宜為老大,報侯友宜提拔之「恩」,有待檢驗,但所謂國民黨永遠「反共」,卻是鬼話。兩蔣對內對外都反共,理念清楚,反侵略、反滲透兩面俱顧,有目共睹。 李登輝的國民黨終止「戡亂」,國民黨不再說它「反共」,中共也走向修正主義,但共黨專政,並不放棄併吞台灣,消滅「中華民國」的野心。 賴清德說依中國的定義,三個參選中華民國總統者都是「台獨」;趙少康則自認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是「有名有實」,民進黨是「借殼上市」,但「中華民國」的「實」在那裡?自投羅網把台灣納入中國,絕非「反共」。 國民黨早把附隨組織的「反共」刪除,政策是親美、「和中」,「和」與「反」意思相反,小學生都懂。假的真不了,只有名嘴裝不懂。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2-26
夏立言負荊請罪

夏立言負荊請罪

  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在選前急忙上路前往中國,洩露兩點訊息:第一,中國以武嚇介選無效,侯友宜會輸;第二,為最後掙扎,侯友宜將說幾句頂撞中國的話,請北京紅朝「諒解」。 中國武嚇介選只有反效果,路人皆知,軍演及招待旅遊,威迫利誘,並無補侯友宜選情,徒然引來國際關切和台灣人民反感。 侯友宜血統不正,需要高喊「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反台獨」,甘為中國和國民黨紅統傀儡,但做為「正港土雞」卻與土雞行為脫節。 人民當家作主,決定自己前途與生活方式,是民主的底線,放棄這條底線,人民不會支持。保障台灣安全的盟友美國,也以兩岸爭議「和平解決」,並獲「台灣人民同意」為底線。 馬英九第一次參選,在蕭萬長等人勸說下,接受台灣前途改變須台灣人民同意的主張,騙到選票。但他大位到手,卻甘於屈從中國,紅統本色畢露。 紅統把這次大選,當復辟的最後機會,不惜讓土雞掛帥選總統,黨國正統抬轎,但土雞學紅藍雞啼,荒腔走板,非改調不可。要改調就難免開罪中國,夏立言要先去告罪。 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十三日啟程赴中國參訪,引發外界諸多揣測,並質疑是中共公然介選操作。(合成/資料照、路透社)   侯友宜話術已變,不再擁抱「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反台獨」,而以「個人意見」,定義九二共識「內涵」是「反對台獨,反對一國兩制,堅持民主自由,由二千三百萬人決定台灣的命運」。 但侯掛一漏萬,反對「一國兩制」,並未反對「一個中國」或「一國一制」;反「台獨」,也沒有說反「中華民國獨立」;而連「台灣人」都不敢提,只說二千三百萬「人」決定台灣命運。 「九二」本來就是虛構,自定內涵,更非共識;主張人民自決,目的在騙選票,但中國會不高興,夏立言就要去當慰安男,請紅朝主子見諒。他們沒有把台灣人當主人。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2-19
季辛吉的最後忠告

季辛吉的最後忠告

  用人類最野蠻的戰爭,來恐嚇人類最文明的民主選舉,只有中國的兩個列寧黨殘餘做得到—中國共產黨發號,軍機軍艦擾台,中國國民黨應聲,妄言明年大選是「戰爭與和平」的選擇。 列寧黨的本色,害怕真相,恐懼公平競爭,不讓人民自由選擇,既無能力,也無意願以贏取民心建構治理的正當性,只想靠暴力、恐嚇與壓制,來維持專政地位。 避難台灣的國民黨,忘不了一黨專政,挺不住民主洪流,不知變革,懷抱小流氓心態,要找舊敵替它報仇,配合中國武嚇,要台灣選民屈從他們指使,重淪殖民地的奴隸地位。 國民黨佔領台灣,惡質的把台灣拖入國共內戰,成國共爭奪的標的。蔣介石要反攻大陸,但他發動戰爭的主動權被美國約制;毛澤東要「解放台灣」,但沒有能力,主動權也被美蘇約制。 馬英九去湖南見共幹,哭祖墓,回台灣便定調明年大選是戰爭與和平的選擇,朱立倫口中的「正港台灣土雞」侯公安,既非正統,也不是「實至名歸」,出線參選總統,更賣力學舌喊戰爭與和平的選擇。 國共的戰爭恐嚇,犯三大忌—戰爭不是單行道,災難是兩方都必須付出的代價;武力干預民主國家選舉的野蠻行為犯眾怒,引起民主國家的集體「關切」;勉強「維穩」的中國經濟面臨崩盤,香港沒落是併入中國的災難教材。 中國人「永遠不會忘記的老朋友」季辛吉,七月拚著老命告別中國,對外交部長王毅最後忠告:「如果(美中)兩國試圖進入戰爭,那對兩國人民都不會有任何有意義的結果。」 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王毅(右)十九日在北京會見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左)。(法新社) 季辛吉如同戳破國民黨的盲點,戰爭是雙方的災難;飛彈會飛過來,也會飛過去;季辛吉雖屬狡詐自私之人,但他到北京敢提出如此警告,不像國民黨沒有格調,只知恐嚇台灣選民。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2-12
季辛吉出賣國民黨

季辛吉出賣國民黨

  蔣介石罵尼克森是「尼丑」,蔣經國稱季辛吉是「季奸」,中國從毛澤東以至習近平,都封他是中國的老朋友,國共零和遊戲,愛憎兩極,因為他「出賣」國民黨,擁抱共產黨。 兩蔣的不肖徒孫,竟讚賞季辛吉對「印歐和平」有貢獻,忘了當年老K偽造的「南海血書」,就是指控季辛吉巴黎和談,導致越南淪入共黨之手,難民漂流海上的血淚故事。 季辛吉走現實主義,不顧弱小權益,國民黨虛構的中國法統「國本」被他翻桌是事實,美中建交雖不是在他手中完成,但如非尼克森被彈劾下台,會在第二任中期成真。 蔣介石政權內戰失敗流亡台灣,主張虛構的中國法統,靠美國支持佔據聯合國的中國席位。季辛吉接受「一個中國」,促使聯合國中國代表權歸還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國民黨是致命打擊。 國民黨政府「代表中國」,名不正言不順,日益失去支持。一九七一年,美國改弦易轍提出「雙重代表權案」,季辛吉卻在聯大辯論期間訪問北京,各國見風轉舵,「蔣介石集團」被逐出聯合國。 國民黨虛構法統,玩零和遊戲,佔二十年便宜,等到美國外交轉向,《上海公報》認知「一個中國」,轉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那是咎由自取。虛擬與現實對撞,虛擬註定敗北。 季辛吉出賣國民黨,但並未出賣「台灣」。周恩來知道舊金山和約台灣地位未定,要求美國聲明「台灣戰後已經交還中國」,但季辛吉拒絕,最後「上海公報」,美國只注意到「兩岸中國人」都主張一個中國。 台灣民主演變,自認是台灣人、「中華民國」主權獨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相隸屬的比例己經居大多數,只有應被兩蔣斥罵的國民黨奸丑,呼應虛構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2-05
季辛吉與彭明敏

季辛吉與彭明敏

美國前國務卿、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十一月二十九日去世,他活了一世紀,少年得志,縱橫捭闔,結束越戰,中東和平,與蘇聯關係緩和,倡言多極世界,核子嚇阻與裁軍,但歷史功過,毀譽參半。 因談判越戰和平,與李德夀合得諾貝爾和平獎,李德夀拒絕接受,季辛吉怕引爆示威,不敢去領。他在第三世界搞政變,被批評不道德,不顧人權;奉尼克森指示,安排打開中國之門,達到聯中制俄之目的,竟成不非是非的中國「老朋友」。 他對尼克森坦言,二十年後可能時勢轉移,需要聯蘇制中,結果他下台後成立季辛吉顧問公司,顧客就是與中國有經貿往來的美國大公司,如同接受中國間接受中國間接酬庸。 他一生追求權力,名氣,和金錢,從巴結權貴,到巴結錢貴,與追求理想與民主價值的彭明敏,似有關係,又似無關係,他記得彭明敏是他的「學生」,但與周恩來第一次會談就急於切割,而出現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運動」的說法。 1970 年彭明敏於瑞典。芋傳媒資料照片 現在季辛吉、周恩來和彭明敏都已作古,但史卷猶在,「不支持台獨運動」被扭曲強暴成「不支持台獨」,季辛吉這段談話的原始情境,不應被忘記。 一九七一年七月九日,季辛吉在巴基斯坦訪問時,以腹痛養病為詞,秘密飛北京,當天與周恩來會談。要求美國不要支持「台灣獨立運動」是周恩來主動提出。 周恩來:還有一件事我需要澄清。美國政府對所謂台灣獨立運動的態度如何? 季辛吉:台灣的(獨立運動)?我們不支持。 周恩來:美國政府是否有人支持,如中央情報局或國防部? 季辛吉:世界各地都有人高估中情局能力(季辛吉舉印尼與柬埔寨的例子,從略) 周恩來:我認為您說美國政府及總統不支持,將來也不支持台灣獨立運動,這一點很重要。 周恩來:您難道不知道蔣介石強烈指控中情局讓彭明敏得以脫逃出台灣? 季辛吉:也許您知道彭明敏十五年前是我的學生,但我不希望您認為我跟這件事有關(中方人員傳出笑聲)。說認真的,第一,就我所知,中情局與彭明敏到美國無關;第二,如果尼克森總統與毛主席達成諒解,我的職責就是下令官僚體系執行。我可以向您保証,協議會執行,不會有美國支持台獨運動。 我必需坦誠奉告,我們不要騙自己,在未來一年半內,美國沒有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可能性,但我們要防範新的主張的出現。那就是我們所要做的,例如,台灣獨立運動的力量阻擾我們所談的演變。我們談的話會得到尼克森與毛澤東的確認。 在談話的後段,季辛吉又補充說:我因為他是學生的關係而認識彭明敏,我不相信中情局有介入彭明敏事件。我可以向您保認,我們不會支持台灣獨立運動。 周恩來:台灣獨立運動也不應容許在台灣活動,讓蔣介石放心。 季辛吉:周總理必需瞭解在美國能力範圍內,我們不鼓勵台灣獨立運動….但台獨運動不是我們所促成,不是我們所能控制。不過,我們不鼓勵、支持、資助或給了任何鼓勵。 彭明敏並不是哈佛大學畢業,不是一般說法的師生關係,但季辛吉以哈佛大學名義,辦短期專題研討會,選擇各國有潛力的精英參加,替他個人佈建關係,彭明敏就是參加季辛吉的研討會,而被他稱為學生。 但彭明敏不屑在蔣介石獨裁政府發展,因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而被捕並判刑,最後選擇脫逃,在美國從事台灣獨立運動,並擔任過該組織主席。季辛吉既承認彭明敏是他的學生,卻又要切割與彭明敏的台灣獨立運動關係,這就是季辛吉的狡狤不顧民主與人權的一面。
王景弘 2023-12-01
無本生意沒好下場

無本生意沒好下場

  藍白傀儡戲以破局終場,掌偶師已經「轉進」,被看衰的國民黨侯友宜,卻還在恐嚇選民,狂喊要記住「票投民進黨,青年上戰場」。 其實,藍白不合,郭台銘是親中沒有好下場的新鐵證。他投資中國,提供就業,繳稅報效共產黨,但太紅也不行,放肆頂嘴紅朝便被查帳,嚇得以「退選」收場。紅朝介選證明「反共有理」。 藍白鬥爛戲,柯侯都爭當受害的「烈士」,騙觀眾一滴眼淚,而柯與中國紅朝都是做無本生意,結果都沒有好下場。 柯文哲曾自命是二二八受難家屬,被國民黨陷害的烈士;連任台北市長,變成受民進黨排斥的烈士;他靠說假話、大話和空話虛張聲勢,把聲浪誤導為支持度,高姿態參選總統,想以藍白合綁架及併吞國民黨。 他吃定國民黨沒有他必敗,堅持要當頭,爭當烈士成免費廣告,也對北京表忠;侯友宜有求於人,為向北京交代,也要扮演烈士角色。歹戲演到讀秒,如願以償撕破臉。 中國靠「自古以來」四個字聲索台灣主權,也是做無本生意;中國人民沒有自由選擇權,卻要干涉台灣選舉,這次美中雙方舊金山峰會,拜登親自警告習近平不要干預台灣選舉,也不容武力改變現狀。 習近平不敢用「中國內政,不勞外人干涉」頂回去,反而說中國並沒有用武的計畫,而且在藍白合破局後,國台辦評論還乖乖說「尊重台灣現行社會制度」。 它的大外宣更可笑,宣稱「民進黨勝選只會加速統一;國民黨勝選反會延後統一」。這是承認「統一」不是好事,在台灣沒有市場,但不敢說民進黨贏了它就武統,而把「延後統一」也當「獎勵」。 老大已變調,傀儡戲台拆掉一半,侯友宜還唸舊台詞,恐嚇台灣選民,這種傀儡也不會有好下場。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1-28
老朋友是獨裁者

老朋友是獨裁者

  美國總統拜登算是老人,也認識習近平「很久」,但他不是中國特色的「老朋友」,否則不會「坦率的」點名習近平是「獨裁者」。 「老朋友」是中南海綁架外國人士的印記,代表他們對中共政權死忠,不敢責難,凡事同情,從史諾到季辛吉、尼克森、老布希都是如此,柯林頓也幾乎失節。拜登總算看破習近平的手腳。 台灣紅統當中國應聲蟲,嘲笑美國沒落,中國經濟GDP即將超越美國,拜登頂不住習近平的戰狼攻勢,但在舊金山峰會,習近平姿態更像熊貓,同意毒品管制、恢復軍事交流,保證願意與美國「做夥伴,做朋友」。 習近平要求美國恢復金融投資,放鬆技術移轉的管制,突顯出中國經濟衰退,外資撤退,出口衰退,大量失業與房地產泡沫危機,需要喘息的機會。 他宣稱中國沒有二○二七年,或二○三五年對台灣動武的計畫或討論。雖說「兵不厭詐」,但習近平如此「洩露國家機密」,與堅稱台灣是「中國內政」不容外人干涉的高調,大異其趣,如同承認台海有事也是「美國有事」,不是中國「內政」。 拜登強調「管控競爭,避免造成衝突」,重點在「競爭」;經濟科技發展要競爭,自由民主理念與共產獨裁理念要競爭。 美國沒有理由,也不想發動與中國的衝突,但美國和它的民主夥伴堅信,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對和平與發展比共產專制優越,冷戰結束,民主自由獲得勝利,拜登堅持與中國「競爭」的策略,正打到習近平的要害。 「老」朋友拜登並不糊塗,儘管習近平好話說盡,卻不信守承諾。中國白紙黑字不搞霸權、習近平對歐巴馬承諾不在南海搞軍事化,卻都食言。拜登用雷根「信任但要驗證」的態度對待習近平,不愧是有識人之明的「老」朋友。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1-21
國民黨朱侯傀儡化

國民黨朱侯傀儡化

中國獨裁王朝操控台灣民主選舉,已經成功三分之一,它把國民黨朱侯傀儡化,替朱侯設定議題,限縮及左右候選人,滲透地方牛鬼蛇神挑戰國家防衛與安全。 北京不爽郭台銘頂嘴,下令查他在中國的富士康,嚇得他從此噤聲,也不敢再趴趴走,威風與霸氣盡失。不論郭台銘格調如何,他有參選權,而台灣人民也多一個選擇。 紅朝要「團結」親中勢力,增加其勝選機會,力促國民黨「藍白合」,引柯入室。朱立倫不敢不從,一再蒙羞退讓,接受柯文哲的條件以「全民調」決定「藍白合」。 柯文哲以對紅朝乖順聽話而得寵,北京不惜動用馬英九、韓國瑜發難,要求國民黨依柯文哲的條件,搞「全民調」與他做對比。朱侯竟俯首聽命,嚴重傷害國民黨尊嚴和台灣民主體制。 除「換柱」之外,國民黨沒有一個黨內正式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像侯友宜這樣被羞辱糟蹋,黨內提名不算數,還要跟一個政治羅漢咖比民調,輸了就當老二或回去幹市長。 迎合紅朝心意,逼朱侯不顧黨規,屈從柯文哲「全民調」者,就是馬英九、韓國瑜、賴世葆、高金素梅這幫「外省深藍」,王金平看不下去,直指南部有反彈,李乾龍、曾銘宗也不以為然,國民黨本土與外來分裂的舊病復發。 被傀儡化的朱侯,接受紅朝定調,指選戰是戰爭與和平的選擇,國民黨C咖,馬文君公然以監督為名阻擋潛艦自製,張麗善、韓國瑜和李眉蓁以避免選區成飛彈攻擊目標為由,反對在虎尾、左楠設飛彈營。 紅朝的恐嚇與滲透的氛圍,只印證「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如果讓紅色傀儡取得政權,奪走立法院多數,台灣或中華民國的獨立生存,將面臨明顯而立即的危險。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1-14
朱馬侯要下架台灣

朱馬侯要下架台灣

在民主的文明社會,讓人民選擇戰爭或和平,除非是瘋子,絕大多數人會選擇和平,而不是戰爭,這是人性,文明人都想「避戰」,過安定生活,除非為生存不得已,只有起來自衛。 諷剌的是,號稱五千年文明古國的專制紅朝,竟對人類最文明的自由選舉制度野蠻恐嚇,把它定位為戰爭與和平的選擇,而它的雙胞胎國民黨急忙同聲呼應,狂喊「票投民進黨,青年上戰場」威脅選民。 國民黨說只有他們能「避戰」,因為他們接受「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一部份,因此要「下架民進黨」。他們不敢說這樣「避戰」要犧牲主權獨立,「下架」民主制度。 以接受台灣是中國一部份「避戰」,糟蹋台灣主權與民主,是「下架台灣」惡計。民進黨也要避戰,方法卻是蔡英文總統所說的「上架台灣」,讓台灣是自由民主世界的台灣。 「上架台灣」具遠見,積極進取,與民主國家友好結夥的和平策略,與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台灣有事,日本有事」相輝映。   從兩蔣以來,除馬英九之外,歷任總統外交,都在「上架台灣」:蔣介石拉住美國,「堅守民主陣容」,蔣經國「革新保台」,李登輝務實外交,重返國際社會,陳水扁「一邊一國」,蔡英文堅拒「九二共識」,「上架」台灣與民主國家關係。 傳統觀念,只有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才可能成為強國,但在科技與知識研發時代,土地有限的小國也可以藉科技突破、貿易與新武器的研發成為強國。中國的霸權野心,台灣的戰略地位,新科技與貿易的開展,帶來台灣成強國的機會。 上架台灣便形成「台海有事,世界有事」,民主國家共同嚇阻中國侵略,上架台灣比朱馬侯犧牲、下架台灣,更符合人民期待。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1-07
替藍白合正名

替藍白合正名

  所謂「藍白合」,其實是有中國介入的「紅藍白合」,共同目標在拉下本土政權,但北京紅朝利益最大,因為萬一此計得售,藍白接受一個中國,它便可以「和平」併吞台灣主權。 有人忘了「滲透顛覆」怎麼寫,看不清「紅藍白合」的圖謀,他們應該重溫美國外交官肯南(George Kennan)的「長電」,和蔣介石論述共黨奪權的伎倆—滲透顛覆,破壞西方國家自信與國防。 柯文哲學毛澤東,用「聯合政府」口號,鬥爭國民黨壯大自己;國民黨怕台灣人選票被柯白瓜分,拉他談分贓,而中國不願郭台銘拉走國民黨的外省人票,大動作查鴻海的帳,想逼他出局。 戰後國共談判,中共重大訴求就是「聯合政府」,合理又動聽。但即使是內閣制,聯合政府是選後才談,而不是選前分贓,柯文哲卻畫餅充飢,開始拍賣官職、不分區立委,以虛張勢力。 他要把當過中共官職的中配塞進立法院,竟以「何必分敵我」、有參政權和民進黨「身體」親「中」回應。這種輕佻嘴皮,橘子比蘋果,有身份證參政,卻只是黨主席一票選出,這種滲透比蔣介石罵的更嚴重。 國民黨就是被中共滲透幹掉,中共利用人民厭戰、反戰心理,以繼續內戰作威脅,中國人民厭戰,美國政府厭戰,蔣介石進退失據,以失敗終局。 國民黨亡於中共,卻重拾中共權謀,中國製造戰爭威脅,藍白就呼應他們能「避戰」,能與中國「和平」;他們搞疑美論,如同毛澤東製造蔣介石與美國的猜忌,更明目張膽在國會破壞台灣自衛能力。 沒錯,「藍白合」就是「紅藍白合」,說穿了,中國紅朝是要利用國民黨與民眾黨同謀,合法贏得政權,聽從它的使喚,接受併吞。套用邱吉爾的話,中國並不想打戰,它要的是戰爭的果實。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0-31
馬英九想藉侯友宜復辟

馬英九想藉侯友宜復辟

侯友宜高喊「誓死捍衛中華民國」,替他在美國活動的馬英九當中國說客,要美國促「兩岸和談」,以免台灣變成第二個烏克蘭,而立法委員馬文君之流,張狂阻擋台灣自製潛艇。 他們都是國民黨,馬英九更是國民黨流亡台灣之後,唯一背叛台灣獨立生存利益的前總統,他們要置「中華民國」於死地,侯友宜的「誓死捍衛」,動作在那裡? 馬英九訪美的言行,與兩蔣反共政策對幹,與台灣民意對幹,宣傳「疑美論」,指控美國要使台灣淪為第二個烏克蘭,替中國恐嚇台灣,分化美台關係。 他自吹避戰之道,要台灣接受是中國的一部份,同時要美國促兩岸「和談」。這是放棄蔣經國從雷根爭來的六項保証之一—美國不逼台灣與中國談判。 從太平洋戰爭開始,不論「抗戰」或「剿匪」,國民黨政府生存就靠美國。日本侵略中國,美國援助國民黨抗日,中國人沒有說美國使中國成為戰場,更沒有捧汪精衛投降避戰是英雄。 舊金山對日和約,「反共堡壘」,「革新保台」,民主化,都靠美國保障台灣不被中國併吞。馬英九家族移民,不是回中國,而是去美國,顯然對「祖國」有戒心,但他們不疑中,而要台灣人疑美,選擇投降中國以避戰,這是台灣民意嗎? 馬英九詆毀台灣民主,否定國家地位,向中國低聲下氣,肖想藉侯友宜復辟,外省權貴重掌國防外交,或侯友宜敗選,朱立倫下台,他與深藍可以掌握黨權,繼續當中國卒子,破壞台美關係與國防建設。 台海緊張是中國在興風作浪,馬英九不敢叫中國放棄使用武力,卻叫美國不要協助台灣以實力保障和平,反要逼台灣去「和談」亡國。國民黨自命優越,反共要靠他們領導,投降也要靠他們領導!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0-24
藍白吵出真面目

藍白吵出真面目

  藍白合歹戲拖棚,終於以藍白吵收尾,雙方的結論都很傳神,金小刀說柯文哲「說翻臉就翻臉」,柯文哲批金小刀「別有用心」。這可不是綠營「側翼」的想像,而是「合」戲主角的自白。 金小刀祭出的「初選」,要冠上「民主」,就是明知掛羊頭賣狗肉,目的在利用組織動員,剌破柯文哲的膨風氣球,卻也形同承認沒有柯白助力,侯友宜不足以扳倒賴清德。 「民主初選」是針對柯文哲的「全民調」而來,明知柯文哲會拒絕,但表示為藍白合,國民黨已經仁盡義至,而柯文哲說翻臉就翻臉,不值得信任。 國民黨知道,以民調決定藍白合的人選,對柯文哲有利。不論是否歧視,社會對醫生與警察的評價不同,侯友宜明顯吃虧。另一方面民調易被操弄也是事實,抽樣、用語、機構效應都會產生偏差。 但拿美、法的「全開放」式初選壯膽,卻是存心欺騙。美國初選有政黨自辦的地方黨團會議推選,和公辦投票初選;投票初選又有三方式:開放式─不分黨籍人人可投票;封閉式─只有黨員投票選擇黨內競爭者;半封閉式─讓無黨籍者任意選擇投那一個政黨的候選人。 國民黨倡議的初選,不是公辦,不是黨內初選,而是跨黨推選,但投票者要立下切結書,「理念」是要「整合下架民進黨」,但這不叫政治理念,這叫亮票表態反民進黨,這是土匪綁架,絕非民主與開放的競爭,有利國民黨趕鴨子投票,壓垮孤家寡人黨。 不但如此,如果藍白合在總統候選人要用初選,各區域立委就不要初選合併一組,兩黨合併成「台灣民眾中國國民黨」?藍白「合談」上場的同時,藍營適時造勢,藍軍鐵衛頭目歸隊,把韓流的「愛」轉售侯友宜,那是撕破臉,叫柯文哲「去死」!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3-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