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至劭相關文章

斯里蘭卡破產的原因

斯里蘭卡破產的原因

  先講一個真實故事,發生在廿年前的台灣:一個地下錢莊的老闆放高利貸,年利率廿%、卅%,甚至五十%以上。剛開始,這樣子收錢收的很開心,但後來九成五以上的債務人都付不出錢,他情急之下竟然叫小弟去砍斷某個人的腿。不過,砍人家的腿也沒有用,因為對方還是拿不出錢來,最後他自己無力付薪水給小弟,小弟乾脆砍了他一手一腳,他因此殘疾、官司纏身,而四個老婆也全部離他而去。 斯里蘭卡人口二千二百萬,和台灣差不多,現在全國三分之一的人口不曉得下一餐在哪裏,比較好過一點的也都節衣縮食。物價飛漲、物資奇缺,連米飯和電力都缺乏。 他們的外債總共是五一○億美元,每年必須支付的利息是七十億美元,已經超過政府年度的總收入。 事實上,過去幾年來,這個國家一直以債養債,基本上是被中國一帶一路害的,中國一帶一路的建設對中國有利,但對對方未必有利。蓋很多蚊子機場、海港,這些基礎工程對他們國家並無多少實質效用,尤其在這經濟低迷的疫情時期。既然如此,他們為什麼還要蓋?因為執政者要貪污,類似這樣的國家有四十幾個,而這些國家負債累累的同時,中國這個大債主也陷入自己挖的債務陷阱。 圖為斯里蘭卡可倫坡港(Colombo)。(AAllison Joyce/Getty Images)     中國給斯里蘭卡的貸款,平均年利率是三‧三%,十八年償還,而日本是○‧七%,卅四年償還。看來,中國真是好一個放高利貸的地下錢莊! 整體而言,中國並非一個富有國家,全中國超過一半工作人口(六億),每個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人民幣,這是李克強五月廿八日「兩會」結束時的記者會上所講的。非常多的爛尾樓以及銀行破產,習近平採用的方式就是不斷打富,恢復以前階級鬥爭,當富人被打,窮人的忍耐度自然會提高,可以暫時維持國家穩定。等到向中國借錢的這些國家,開始有所覺醒後,新起來的政黨和政治團體就開始排斥中國,向西方國家靠攏。 反觀,台灣的機會來臨了,要趕快站起來,我們的人民,尤其是執政者,必須加強國際觀,加強對世界各國,尤其是東亞、南亞國家的認識,抓住屬於我們的機會與前途。 (作者從事工程業、台中港東南扶輪社前社長)
王至劭 2022-08-03
吸收新知 拒絕假消息

吸收新知 拒絕假消息

這幾天許多Line群組都流傳一則假消息,說日本TBS電台九月二十二日報導,該日清晨五點,十二台共軍戰機和三台我國經國號戰機,在花蓮市西南八公里領空對峙,動畫卻又顯示,經國號戰機直接飛越中央山脈,在新竹外海和共機對峙,矛盾百出,卻有很多人相信,不斷傳來傳去。 花蓮所有的飛機,包括佳山基地的F16,起飛後只能往北飛、往南飛,或往東飛,不可能往西飛,因為花蓮市區西邊十公里,就是高達二○三三米的嵐山,和二○四一米的嵐山南峰。何況,佳山基地是在山腳下,爬升空間更小。 嵐山再過去就是峰峰相連到天邊的雪山山脈、中央山脈,台灣三千公尺以上的山峰達二六八座,很多接近四千米,戰鬥機爬升速率理論上爬得過,然而許多山峰的頂端,四、五千公尺的高空,終年雲霧繚繞、風雲詭譎、氣切強烈,視線經常很不好,飛機一般不會這樣飛,民航機更是禁航區。而戰鬥機急遽爬升時,會產生多G值的加速度,非常不舒服,甚至可能短暫暈眩,飛行員很不喜歡這樣的動作。 共軍飛機越過海峽中線,必定是由台灣西部地區從北至南各地的幻象、經國號或F16升空警告,如果是共機繞台,可能由花蓮佳山基地的F16,大致上向東飛,升空予以警告。F16若由於什麼原因,必須飛越中央山脈,必定是往東飛,在海面上轉了一大圈,爬升到五千五百公尺以上高度,再轉往西飛,穿越中央山脈,非常耗油,也危險。 中央山脈永遠是我們的護國神山,更有無數各式飛彈和雷達,敵人很難越雷池一步。希望大家明瞭這些道理,莫被假消息所蒙蔽,也懇請政府嚴格取締假消息,穩定台灣人心。 (作者是航空迷)
王至劭 2020-10-08
年輕人,認識卓杞篤嗎?

年輕人,認識卓杞篤嗎?

前些日川普引用習近平的話,說韓國在歷史上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引起軒然大波,韓國人幾乎是舉國譁然,齊聲喊:「這不是事實。」反觀我們台灣,歷史上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比韓國和中國的關係更為薄弱,但很多人卻誤認為台灣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 真正的歷史如下:台灣在一六二四至一九八八年的三百多年期間,歷經荷蘭、西班牙、鄭氏家族(並不代表明朝)、滿清帝國、日本及國民黨政權等六個外來政權殖民統治,從來沒有被中國統治過。滿清帝國並非中國,當時在滿清的統治下,中國、台灣近半(平地為主)都是滿清帝國的殖民地之一, 整個廣大的蒙古共和國和哈薩克共和國東邊三分之一以上領土也歸其統治呢! 一八六七年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Charles W. Le Gendre)代表美國與台灣簽訂通商暨船難協助條約,他的簽約對象是台灣的原住民首領卓杞篤(Tauletok),而非滿清的官員代表。 希望我們國人和政府官員,尤其是最高領導者,都能有正確的認識,不要動不動就說:「台灣以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錯誤的觀念,不是事實。 卓杞篤面對美國人、英國人、法國人、漢人、琉球人、日本人,許多睿智精彩的對話,英勇果敢的軍事行動,足以拍成一部波瀾壯闊、令人熱血奔騰的史詩電影,此為後記。 (作者任職工程業,台中港東南扶輪社社長)
王至劭 2017-04-24
「蔡英文看不見的內耗」有所誤解

「蔡英文看不見的內耗」有所誤解

陳茂雄教授投書「蔡英文看不見的內耗」,後半部談到挺小英的團隊,有許多誤解。 挺小英的民間團隊很多,但人數最多的是「小英之友會」。從今年三、四月到現在,全台灣幾乎各鄉鎮、各區都有分會。以我住的鄰近地區來說,龍井、梧棲、沙鹿、清水各有一分會,大肚和烏日各有兩分會。組織章程裡面規定得很詳細,一分會必須有多少召集人,每個召集人必須找多少會員才准予成立,其中最重要的規定就是不能跨區。例如清水區,所有會員都必須戶籍在清水,換句話說,你如果是清水人,想參加小英之友會,你只能參加清水這一個分會,除非你有本事成立清水第二個分會。而同一區雖然可以有名稱不同的兩個分會,但會員名單是不能重複的。陳教授所謂:「不同的團隊卻擁有相同的群眾」,絕非事實。 陳教授還談到:「十之八九的『食客』並不認識主辦的人」,事實上,分會成立當天,來的人大部分是會員,那些會員是我們一個個去找來,抄了他的名字、身分證字號、出生等等資料,怎麼可能不認識主辦人?當然,我們也會邀請鄰近各區的會長、議員、立委、仕紳等等,這些人都是我們邀請來為我們致詞勉勵的,為何會不認識主辦人? 而揭牌後,有些分會會準備一些簡單的台灣小吃,卻被陳教授說成「他們只是被拉去飽食一頓大餐而已」,這是很大的誤解。 現在的時代誰稀罕那一點點小吃?以我們大肚山分會來說,因為多個鄰近分會同一個下午成立,總會給我們的時間是下午四點到五點,五點結束後當然要準備些點心,大家在夕陽下聊聊天、聯誼聯誼,暢談理念、抒發己見才是主要的目的,那些台灣小吃平均一個人只要幾十元,何來「大餐」、「食客」之說?何況,有些分會排到下午兩點到三點,或三點到四點之間的,大多是直接散會。 我們小英之友會成立之後陸續舉辦許多關懷社會、關懷弱勢活動,受到社會肯定,希望大家多多來參與,為台灣前途一起努力。 (作者為彰師大物理博士候選人,台中市小英之友會大肚山分會執行長)
王至劭 2015-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