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志偉相關文章

朝野六黨全到齊,不分黨派挺台灣

朝野六黨全到齊,不分黨派挺台灣

全球有將近兩百個國家, 但在堪稱歐洲最大的 德國法蘭克福國際機場, 只有十個國家的國民 可以用他們的護照快速通關, 免於大排長龍的困擾。 而,台灣 是這十個國家 (美國、加拿大、日本等)之一! 我作為台灣駐德代表 要不小小驕傲一下, 就太有虧職守兼沒良心了。 當然,這正是咱台灣後頭厝政府、民間的整體表現優異才有這種待遇的啦! 然後看到一個年輕人, 背包上繫了一個帶子, 上面寫著「恁爸是台灣人」! 還回頭笑著對我説: 「我也是台灣人!」 裴洛西議長訪台後, 德國國會友臺小組也來訪台。 (三星期後,還有一團噢!) 朝野六黨全到齊, 因為,不分黨派。 他/她們都挺台灣。 因為,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 - 發光、發熱也發亮! *** 雖然絕大部分的國家 都(還)沒承認台灣, 但是,台灣人不能妄自菲薄。 台灣值得驕傲,值得珍惜, 值得支持,值得力挺。 台灣人決定台灣的命運。 力爭上游才能絕處逢生! 只要不放棄,就已經贏一半!
謝志偉 2022-10-01
台灣德不孤,必有鄰

台灣德不孤,必有鄰

  每次和德國國會議員布德女士(Katrin Budde,執政三黨之一的社民黨,SPD)見面都聊到欲罷不能。 她對台灣的支持真不是普通的堅定而已。 昨天見面時,她一開始就特別說了「她非常支持及佩服裴洛西議長訪台之舉」。 大概我們一離開,她就已把我們在她國會辦公室拍的合照放上臉書。 不過,我看到她的德文貼文自動轉成的中文,覺得蠻有意思的: 「因為星期六要去台灣代表團旅行,所以今天和台灣的外交代表教授先生開會。希伊。 我們多年來密切交流,我總是對 Shieh 先生的微妙德式幽默感到高興。 可惜以台灣的現況,不常有笑的。中國和其他國家的威脅跡象是一個威脅,我們必須共同捍衛這個民主國家!」 首先,不是「要去台灣代表團旅行, 而是「(國會)代表團星期六要去訪台。」(希望老共保持冷靜。民主國家議員、官員、人民互訪是常態。) 此外,那個「希伊」指的是「志偉」(Jhy-Wey)。 後面「可惜以台灣的現況,不常有笑的。中國。。。」這段話,重點就是: 「對於飽受中國威脅的台灣,我們必須一起捍衛這個民主國家」 特別想起「德不孤,必有鄰」這句話。 *** 這將是Covid兩年多來第一個德國國會訪台團。  
謝志偉 2022-09-29
認真戰

認真戰

  我知道,大家現在 都在談「認知戰」。 「認知戰」當然非常重要。 但是「認真戰」也很重要。 我的好友李筱峰教授 就是一位力行「認真戰」的人。 什麼叫「認真戰」? 「認真戰」就是 「認定目標頂真地為它而戰」。 義無反顧,必成正果。 筱峰在台灣,我在德國, 我們都在為台灣這個國家的 自由民主拼搏。 今天我看到筱峰的臉書寫著: 「好友謝志偉說他當男生很 吃虧,因為『人生不能輸 在旗袍點上』。他比我調 皮百倍,聰明千倍!我就 輸在他這兩點上!」 我就去留言回應: 「我有沒有比筱峰調皮, 其實難說, 但他絕對比我勇敢。 倒是,我比他聰明,或, 他沒有我聰明,都是真的,- 你們看,我交了他這個好友, 而他交了我這個好友。」 有筱峰這樣為台灣認真戰的好友, 我在德國也不敢鬆懈。 那我今天的「認真戰」的 外交小正果, 就是和德國出身 巴伐利亞邦的國會議員 布本多弗-利希特女士 (Sandra Bubendorfer-Licht) - 執政三黨之一的自民黨,FDP - 碰面並就俄侵烏、中欺台 等議題交換意見。 我們的共識: 德國、歐盟、北約 和美日澳等國都應該 善用、珍惜台灣的各項優勢, 邀請台灣加入共同悍衛 自由世界行列的「認真戰。」 我們的合照為台灣的自由、民主 豎起了大拇指。 我想起之前,柏林邦 Pankow行政區的社民黨 (執政三黨的SPD)的 青年黨部核心幹部 來代表處聽我介紹台灣後, 一羣年青人也和我一起 為自由、民主的台灣 豎起大姆指。 結論: 「為台灣認真戰」 就是「認真為台灣,讚!」  
謝志偉 2022-09-27
雪霸的心聲

雪霸的心聲

  在台灣,我「雪霸」曾經 吒叱風雲,好一陣子。 但是,不知何時開始, 「學霸」開始稱霸, 也好一陣子了。 一開始,我還以爲, 是「雪霸」被誤寫為「學霸」。 結果,並不是。 沒錯,雪霸和學霸, 我倆同樣高不可攀, 適應我們各有困難,─ 雪霸適應不良的, 頭會昏,叫高山症, 學霸適應不良的, 腦會漲,叫大頭症。 對了,我必須指出, 台灣地屬亞熱帶, 雪並不常見,要知道珍惜。 但是,通常只有碰到各種比賽 或是選舉,有人要捲土重來時, 才會想到雪, 説是要拿它來洗恥。 台灣有雪已經不容易, 還要能成山,更非易事。 我台灣本土雪山,3886公尺, 自是何等驕傲事! 然而,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驕傲歸驕傲, 日本人説, 台灣另外有座山, 3952公尺,高過富士山, 就叫它「新高山」。 3952?算算,我差它66公尺。 日本人稱我「次高山」, 也能接受。 再說,「次高山」配「亞熱帶」, 也挺搭。 只是, 自從新高山還原為玉山後, 又有銀行,又有論壇和學者。 真是人家滿山桃花勾人歸, 苦我雪山滿臉豆花對風吹。 不過, 我雪山,雖然沒銀行, 沒論壇,也沒學者。 所幸還有獅子旗。 雪點青山,雨有濃煙, 東突西藏,與有榮焉。 其實,我台灣雪山的人生哲學 就是:謙虛不耍詐,團結力量大。 既然我雪山不拔尖,就找大霸尖, 人家有桃花勾人歸, 輸山不輸陣, 咱雪霸也有櫻花鈎吻鮭。 然而,事與願違, 沒想到,本土新高山加次高山, 都還比不上新來的孫中山。 有些學霸光攀上孫中山就入閣。 不過, 咱雪霸也不是沒閣可以入,- 咱入的閣,可是 自自然然、漂漂亮亮的太魯閣。 有些所謂學霸要出國留個學, 一年三期 都有中山奬學金, 咱土生雪霸只能上山, 一年四季 冒著生危險砍柴存筆錢。 反正, 雪霸的命就是 沒留學,先流血。 學霸可有「中山奬學金」, 咱輸山不輸陣 - 好歹 雪霸也有「山中獎學金」。 只是, 台灣本土山再高, 一旦碰上孫中山, 所有台灣山永遠就是「次高山」。 其實,學霸若是山, 雪霸根本不是山,而是谷。 不過,咱可以偷偷告訴你: 咱台灣雪霸這個谷,可有用: 因為它就叫 虛懐若谷。 但是,台灣人「謙遜」, 卻被歧視到成「很遜」, 神卅過來的叫孫中山, 日本管過的叫山中孫。 - 「遜」裏果真有個「孫」! 這些,岐視台灣者可曾了解過? 他們還以為台灣雪霸在打選戰? 以前拿山壓台灣,- 孫中山。 如今拿海淹台灣,- 中南海。 不,雪霸不是在打什麼選戰, 雪霸從來打的就台灣保衞戰。 *** 日本人走後,一夕間, 本土的新高山、次高山, 全被外來的孫中山 無情地輾壓 - 這是台灣最大的「山難」。 至今日,可沒有國賠, 我是説:沒有國可賠。  
謝志偉 2022-09-25
學歷

學歷

  「。。。我們今天不是 像什麼XX大學夜間部, 然後才要去做台大碩士灌水」 學文學的,再負面的事情,也要看到點正面的意義。 因此睡前速寫了以下貼文: 學歴 忽然想起,當年有個好朋友, 個子小,籃球打得極好,球球命中。 高中畢業,大夥就他沒有考大學。 日間部、夜間部都沒考。 家裏缺錢,跟著爸爸打零工去。 命中注定,最後一天,他對我説。 兩年後,直接去當兵, 退伍直接去工地,有活他就接。 出國前的聚會,他沒出現, 我寫了信鼓勵他,沒回,失聯。 多年後,偶然在街頭碰到他, 個子依舊小,但帥氣而有自信。 粗糙的手掌遞出精緻的名片, XX建築公司董事長兼工地主任! 我為他高興,甚至有點羡慕, 就近坐進一家咖啡廳,邊喝邊聊。 他説:「後來我考進了台大。」 我驚訝、有點艷羡地看著他。 他繼續説:台大總務處招考臨時工, 錄取後,就去某碩士班大樓灌水泥。 離開台大後,他奮鬥苦拼十幾年, 先當別人的工地主任,再當自己的。 出了咖啡廳,艶陽下兩個細小影子。 還有再/在打籃球嗎?我問。 他停下來,眯眼望著遠方, 説,工地上的每一天都是在急停跳投。 怎麼努力,都是命中注定?我問。 只要努力,都是注定命中,他説。 *** 學歷也,人生先苦後甜學來的經歷。 *** 「董事長兼工地主任」表示「工地主任」大於「董事長」的意思。 *** 台灣的未來,就是有心台灣人的工地。 「建」後可接「築」,可接「交」,也可接「國」,不是嗎?!只要不放棄,就已經贏一半了。 親愛的朋友們,共勉之。  
謝志偉 2022-09-22
陰間賣碗鈴 ─ 鬼扯

陰間賣碗鈴 ─ 鬼扯

*** 按:「碗鈴」是碗狀的「扯鈴」,相對於「傳統鈴」。 日前慈濟有人放話,暗指「BNT採購被政府阻擾」。 我相信,這絕非證嚴法師的意思,但也只相信她。 而媒體報導,沈X雄即宣稱:「我破案了!政府一開始就心中有鬼。」。 我可以證實,是有鬼,但不是政府心中有鬼,而是中國搞鬼。沈X雄所舉的理由更是「陰間賣碗鈴 ─ 鬼扯」。 他說: 「民進黨政府無視兩岸貿易的依存度超過45%,認為攸關國人生命安全的疫苗有它特殊的象徵意義,所以一開始就不願經過『匪』手,而企圖向原廠直接採購,政府卻碰壁了,上海復星堅持台灣是它的轄區,因為言之有理,原廠就不敢直接賣給台灣,這時政府擅自向各方有意捐贈的人,幌稱『買不到了』、『市場沒有貨』,這是政府不老實,公然說謊不臉紅的地方,也是全案的癥結所在。」 他囉哩八嗦一大堆,全是鬼扯,但是,他有代表性,因此,我破解給各位看: 事實是: 德國BNT疫苗當時是以德國官方「緊急授權方式」與台灣進入交易程序。 這點德國官方親自向我證實,亦即,該疫苗是「救急藥品」,非「上市商品」,重點在「臨時濟世」,不在「隨時發財」。 因此有兩條鐵律由此而生: 一。「救急藥品」只能賣給代表國家的政府,風險由該國政府承擔,因為民間或業界承擔不起。 二。代理權是針對「上市商品」,非針對「救急藥品」,還派不上用場。所以是德國BNT直接和台灣官方接觸。 這兩條鐵律說明了,為什麼德國BNT雖然在2020年三月已經和上海復星簽了代理權,卻仍在是年五月直接和台灣政府的衛福部疾管署洽談合約並準備由原廠(德國或歐洲)供貨的原因,合情、合理、合法。因為,代理商根本無法開保證書。 雙方(我方由疾管署周署長帶隊,德方由BNT董事會指定某董事專責,後與本人多次通話)就從2020年8月開始以依妹兒、視訊等方式密集逐條逐項討論合約內容,連聖誕節和春節都沒好好休息。 其間,從頭到尾,「上海復星」完全未出現。到了隔年,2021年一月初,「供貨時間、單價、供貨數量,運載方式」都已談妥,列於我後來親眼看過的合約內容,且疾管署周署長都已簽字寄回的情況下,被第三力量硬生生攔下。 我特別說是「第三力量」,是因為德國BNT從頭至尾都有誠意依規定,合法直接賣給台灣政府。但被台德以外的第三力量牽制住了。 這第三力量,講白了,就是北京政府。理由很間單,緊急授權藥品只能賣給「國家」。 但是,北京政府如何能夠牽制德國BNT,使其不直接賣疫苗給台灣這個「國家」? 當時BNT已向北京申請緊急授權疫苗進口至中國,正等待批准中。 BNT臨時改變主意在最後一刻中斷和台灣的合約簽署,真正的原因才不是什麼上海復星代理權受損! 至於是不是「北京政府批准還沒下來」,就由大家用膝蓋去想了。 我可以告訴各位的是,事隔約一年後,北京正式拒絕了BNT的申請之後,台灣政府直接洽購接下來的BNT疫苗,忽然一點問題也沒有了。什麼企業或基金會居間購買加政府在後面背書等麻煩都全免了。 我今天要指出或再提醒的是,原本按照疾管署與德國BNT的合約,五百萬劑疫苗在2021年三月起至七月初分批運抵台灣。 結果中途改由政府授權台積電、鴻海、慈濟出面向BNT訂購, 最後,第一批疫苗到台灣時,已是同年九月的事了,整整被老共延遲了半年之久。 我再說一遍:沒有中國的橫加阻擾,台灣政府訂的BNT疫苗運抵台灣會提早6個月到!然後一堆人幫中國洗白就算了,還硬栽贓給盡心費力的台灣政府官員。 我可以再告訴各位,有某董原本不相信緊急授權的疫苗只能賣給國家/政府,還特別去問BNT的董事會成員,結果對方告訴他,疫苗只能賣給國家,請他去找台灣政府。 我請問,既然只能賣給代表國家的政府,那台灣政府不是買的好好的,合約都要完簽了,不是嗎?為什麼要搞那麼複雜?阿不就是中國在搞鬼?! 最後,當台積電、鴻海、慈濟及政府正在和BNT擬合約時,我同時承國內高層親自囑咐在和德國經濟部官員確認,BNT的疫苗絕對要從德國或歐洲原廠出貨,而且不可以經「第三地」分裝(有「第三力量」就已經夠糟了)。 為什麼,就怕經由「第三地」,質和量會出狀況。原廠保證書也必須由德國BNT來出,而不是其他什麼代理商不代理商。這些都需要時間,人命關天,豈可不慎?! 那,再問一遍,何以致之?這些人有膽栽贓台灣政府,不敢問罪中共政權,這是啥道理?! 我是2021年1月13日才收到政府指令接手此案。之前,我們駐德代表處完全未接觸此案。理由很間單,疾管署和BNT交易談判順暢啊。 在我接手之後,德國經濟部和外交部的官員都很幫忙,幾位國會議員也分頭努力。如果我們的政府站不住腳,我早沒那個臉找人家出手了。 BNT雖然臨時退卻,我倒不怪他們,因為,我感受到他們要供貨給台灣的誠意從頭至尾未變。 我也相信,他們要進軍中國,如和我聯繫的董事所言,是要造福更多的人類(這和正當獲利並不衝突)。 可惜的是,中國最後拒絕了BNT,而這和之後上海等地必須一再清零、封城有無因果關係,就不得而知了。 最後,我倒要替中共政權說一句公道話: 他們想方設法阻擾台灣買疫苗,而且也一定程度地達到目的。結果,這些努力竟然被台灣如姓沈的及這個黨,那個黨的這些人當空氣,都一股腦地算給民進黨政府。説真的,也實在對老共太不公平了些。 *** 這中間還有個民進黨郭姓説謊「前科立委」公然造謠,說我蹭郭董,要他讓我在德國針對買到了BNT,慶賀一番,卻被郭董拒絕。 當時我接連幾天要他説明為何編此下流的謊言。他卻嚇到語無論次,只敢躲在政論節目顧左右而言他。 被我這樣譙而不敢正面回應,真是個孬,自找的,怨不得我,也令人瞧不起。只是時間和精力用在這種人身上,實在是不可原諒的浪費。
謝志偉 2022-09-13
沒什麼海鮮 的誤會

沒什麼海鮮 的誤會

沒什麼海鮮 的誤會 - 睡前輕鬆一下 中國人: 聽說台灣人常吃海鮮? 台灣人: 沒什麼,海鮮嘛,台灣就環海啊。 中國人: 是嘛!聽起來挺新鮮的。 台灣人: 是啊!吃起來也是。 結論: 制度不同,專長有別 - 我們擅長捕魚, 他們擅於抓人。 *** 台語其實是「抓魚」。 我父親曾當了多年的「抓魚仔」。 哪天我退休了, 或許就去富基漁港 開間海產店, 店名就叫「沒什麼 海鮮店」 - 興奮! 但是我可能 拿不到營業執照, 我又沒有腹肌 - 睡吧! *** 台灣人去了中國,講起話來, 為了跟著捲舌,常會分心, 以致不時出現無心之錯。 楊姓藝人在中國説的 「在台(灣)沒什麼吃海鮮」, 不排除應該是想説 「在台(灣) 吃海鮮沒什麼」。 最不可能的是 「在台(灣)沒什麼海鮮吃」。  
謝志偉 2022-09-06
亮點

亮點

亮點 看看他們 如何開始醜化曹董, 我們就知道, 曹董的話,他們有聽懂。 至於為主子賣命, 郭董似乎另有其人, 大家正好 眼睛放亮點。    
謝志偉 2022-09-04
桃花園記(再續): 吃香喝辣

桃花園記(再續): 吃香喝辣

  沒有人説 「離開民進黨」 就是背骨。 「離開民進黨」, 也可以是硬骨,甚至是傲骨。 先跟那票人宣布要參選, 緊接著就和 才被曹董痛批的那台 攪和在一起。 是他的選擇,但對不起, 這就是背骨無誤, 令人厭惡的背骨。 至於問我,1986年民進黨創黨時, 我在哪裡? 少年英雄,今日文武雙全的 楊斯棓在他的臉書裏 已經替我給了答案: 那一年,我人還在德國。 或許,應該可以問得更早些: 1979-1980年美麗島事件時, 我在哪裡? 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先在學校, 後在軍中,都在力挺老K, 痛譙黨外,因為那時, 我還是黨國不分的中國人。 1982年,我去了德國, 在那裡,我成為台灣人。 我開始對過去的言行感到愧疚。 1987年返台至今,所作所為, 都在贖罪,- 譬如, 那些年,周末不回家, 四處幫民進黨助選, 包括到桃園幫姓鄭的選立委。 那些年,餓了,站在街頭, 蹲在路邊,有香酥雞吃兩塊, 沒香酥雞,吃幾口油飯, 再喝碗加了辣椒醬 或胡椒粉的随便什麼湯。 然後,趕回台北,或下一場。 單獨,或和戰友。 那些年,吃點香、喝點辣後, 常心情激動,忍著淚水地 離開選舉場,- 因為, 看到了一張張充滿期待的臉龐, 聽到了一聲聲充滿希望的聲音。 如今,為台灣拼外交, 吃吃德國的香腸, 喝喝台灣酸辣湯, 依舊邊贖罪, 邊沒忘初衷地 吃著香喝著辣。 身心踏實,只因, 對台灣這塊土地, 懷抱愧疚的感恩, 充滿信心的希望。  
謝志偉 2022-09-03
匪

  必須説, 小時初遇國歌裏的 「夙夜匪懈」時, 實在不懂是啥意思。 一開始老覺得,既然有個「匪」, 應該一定很負面。 而且,不但句裏有個「匪」, 「夙」字裏還有個「歹」。 朱毛匪幫、歹徒匪類 - 這「夙夜匪懈」四個字 和「國歌」真的很違和膩! 等到我終於了解, 「夙夜匪懈 主義是從」是 「遵行主義 日夜不停」, 而「咨爾多士 為民前鋒」並非 「豬耳朵是為民前鋒」, 已經是多年以後的事了。 多少年後,今天聽到曹董 義正辭嚴地當衆 喝斥「某台」為「匪台」, 我腦袋不由興起一問: 「匪台」會不會有雙解? 一。「匪」指「共匪」的「匪」。 「匪台」即指「共匪的傳聲筒」。 二。「匪」如「匪懈」的「匪」。 「匪台」即指「不是個新聞台」。 第一個解釋,不須解釋, 就是曹董的意思。 至於第二個解釋,依我看, 不但不排除,它甚至證明了, 第一個解釋是合理的。 讓我們仔細看看 曹董口中的匪台所派的記者 所提的兩個問題: 1。「剛才您特別提到了病毒會跑來跑去,所以清零是不可能的,但陳時中曾提清零政策,所以,曹董是在質疑陳時中的政策嗎?」 曹董明明轟中共清零政策是腦殘, 該台記者卻硬要掰成 「是否在質疑陳時中」- 太明顯,毫無疑問, 記者此問是在為中共脫罪, 同時再拖陳時中下水。 再來,被斥為「匪台」的記者 所提的第二個問題是: 「但現在問題是。。。大陸對台灣日益威脅,那這樣的話呢,是不是跟蔡總統抗中保台、挑釁有關係?」 既然記者自己都説是「抗中保台」而非「反中挺台」,則表示,提問者自己都知道: 中國威脅台灣在先, 台灣才會有「抗中」的反應。 中國攻擊台灣在先, 總統才會有「保台」的相應。 而既然這位記者的措詞用語 在在都已擺明: 「挑釁的是中國」(是在自保?), 卻還是自打嘴巴地問曹董 是不是「大陸對台灣日益威脅,跟蔡總統抗中保台、挑釁有關係?」 因此,第一個問題 無疑是在「洗白中共」, 同時「抹黑陳時中」無誤。 第二個問題 更是在「洗白中共」, 同時加碼「抹黑蔡總統」。 派出説出這樣的話的記者的新聞台 要不被斥為「匪台」, 説真的,簡直是為難了曹董。 我倒是不由懷念起 當年「夙夜」只有「匪懈」, 沒有「匪台」的日子,- 當年我不懂, 今天曹先生他很懂。 所以,不僅人稱他「曹董」, 我今天還要感佩地尊稱他一聲: 「曹懂」。 膽識十足,令人敬佩, 曹董,真的懂!
謝志偉 2022-09-02
鬼才

鬼才

  憑良心說,台灣和中國 一定都有不少「鬼才」, 才能編出迷惑人心的 假訊息、偽論述。 中國的鬼才編出的 假訊息、偽論述包括 「中國蹶起,與世無爭。」 - 其實是「中國蹶起,與世戰爭」。 或「西方沒有中國的市場 一定完蛋。」- 其實反過來亦同。 或「台灣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 或「西方的自由、民主、多黨政治 都和中華文化不相容」。 這些「鬼才」的謊言 編得跟真的一樣, 也還真的有人上當哩。 我就真的曾和一個柏林 某大學的歷史系教授辯論過。 對方的基本認知就是 「我們西方人不應該 硬把我們的人權標準 及公民社會的定義 加在中國人身上。 也許那些都不是中國人要的。」 最後,我就一句話完勝他。 因為我乾脆直接對他說: 「第一,西方的人權也不是從來就有的,也是爭取來的。 其次,既然中國人天生就不要 這些公民權利,那請問一下, 中共幹嘛還需要蓋那麼多專關 符合西方政治犯定義的監獄?」 他,歸個人惦去。 同樣很鬼才的是, 台灣有些人會説 「只要我們不『挑釁』, 中共就會和台灣和平相處。」 或者,也有人配合中國 把他們對台灣的自由民主之威脅 宣傳、包裝成「反台獨」。 或者,「首戰即終戰」的説法 - 倒是有些客運循環路線 可能會是「首站即終站」。 對了,還有,也是很鬼才的, 就是慫恿人家去四腳督, 説是只要拿到幾趴又幾趴, 就會有機會。 唉!真的很想問問 所有這些鬼才, - 中國的,台灣的 - 他們到底相不相信 自己所編的這些東西? 若答案是「相信」, 那我要求他們 高聲地朗讀或清楚、大大地寫出: 「我們都是鬼才! 鬼才相信我們所說的話!」  
謝志偉 2022-08-29
桃花園記

桃花園記

  自從駐德後,三不五時 就有人造謠説我在這吃香喝辣。 我雖然自認對得起良心, 也對得起我所代表的 小英總統和民進黨政府, 但久了之後,卻三不五時 就會作「進餐廳點菜老失敗」的夢, 尤其是民進黨有狀況時, 雖然我並不是黨員。 像剛剛,我洗完澡, 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睡著了, 就又作了個夢。 夢裏,我進了一家 招牌上寫著「桃花園」的餐廳, 就我一個客人。 坐下來,還沒點菜, 伙計自己就端過來一道菜, 說是「透抽鑲肉一條, 晶瑩剔透,切成好幾個小捲吃」。 怪的是,我餓是餓, 卻一點都不想吃它。 我才搖搖頭, 伙計一轉頭, 就又端回廚房了。 沒一會,伙計又端出一道菜, 說是「剔肉脊椎一根, 烤得焦黃,手抓啃著吃」。 我一看,光凸凸地一根脊椎」 , 就問:「剔下來的肉呢?」 伙計說。「阿作透抽鑲肉啦,你又不吃。」 我搖搖頭。伙計轉頭又端回廚房。 這次,再也沒出來了。 我左等右等,餓到醒過來。 電視還開著。 我左想右想,總覺得 這個夢不同以往,挺離奇的。 幾捲透抽送上來,又端回去。 一根脊椎送上來,也又端回去。 有什麼意義呢? 忽然,我靈機一動,原來是: 走了好幾個軟骨的, 又走了一個背骨的。 趕快記下來。 唉,肚子還在餓, 腦子還在想: 是桃花源?還是桃花園? 算了,不足為外人道也。 上床睡吧。  
謝志偉 2022-08-28
挑釁

挑釁

挑釁 中國近來(嚴格說來,應該是「近年來」)連續以不同方式軍事威脅台灣,卻反而瞎指控台灣、美日甚或整個自由世界都在挑釁中國。 如果還有人昧著良心附和中共政權的說辭,那就請他們來讀一讀生於西元前六世紀古希臘文學家依索(Aesop)一篇題為〈野狼與會羔羊〉的寓言,或許會有所領悟而改邪歸正。 我當年讀十八世紀德語文學時得知,德國啓蒙文學大師雷辛(Gotthold Ephraim Lessing, 1729-1781)曾依此寓言另外創作出自己的版本。 我有時會拿此依索寓言對德人説明中國對台灣的態度。有時只須説出作者Aesop,題為「Der Wolf und das Lamm」(野狼與羔羊),他們就懂了。 野狼與羔羊 (Aesop) 有隻小羔羊口渴了,就走到附近的小溪邊喝水。一抬頭,牠看到,就在小溪的另一邊,有一隻大野狼正巴啦、巴啦地喝著水。 “你怎麼可以把我的水給弄髒了?!”對方朝牠叫道。 “怎麼可能?你站在我上游的方向,溪水是朝我這邊來,又不是朝你的那邊流。” 小羔羊回道, “不要強辯!”大野狼吼道, “對了,你去年說過我驕傲又自大。”大野郎繼續指控小羔羊。 “哪有這事?!”小羊說,“首先,今天是我第一次才見到你。再說,去年,我根本還沒出生哩。” “那污衊我的一定是你哥哥。”大野狼齜牙裂嘴地說。 “可,可,可是我沒有兄弟啊。”小羊有點嚇壞地回答。 “管你什麼兄弟、父親、母親、表哥、表弟還是叔叔或北北!反正,他們全都羞辱了我。”大野狼吼著說,“你就是得為此付出代價。”緊接著一蹦,越過小溪,就把小羔羊給吃了。。 本寓言的啟示有五: 1。是羔羊被挑選,不是野狼被挑釁。 2。強者若要霸凌弱者,不愁沒藉口。 3。別學小羔羊解釋、求諒解。 4。要學就學曹興誠 - 不怕死,才有機會活。
謝志偉 2022-08-27
輸成這樣,還要這樣輸誠?

輸成這樣,還要這樣輸誠?

輸成這樣,還要 這樣輸誠? 首先確認三件事: 1。 中共八月四日以來的對台軍演,不但被我政府、社會抗議,國際自由社會如歐盟及輪值G7(美、加、英、法、德、義、日)主席國的德國也代表G7發表聲明,對中國表示譴責及不能接受。 2。 全球自由民主國家的國會議員、政治人物、媒體、民間社會對中國軍演威脅代表自由民主燈塔的台灣一事,齊聲抗議、譴責。 3。 台灣所有駐外單位,從大使、代表、總領事到各層級廣義外交人員在不同場合使盡全力説明「對中國蠻橫軍事威脅台灣並危及四周海域國際航行安全無法接受及台灣捍衛自由民主的決心」。 然後,老K硬要在此時此刻派團出訪中國,説是除了探望台商、台僑外,還要向中國傳達台灣人對其軍演威脅台灣的抗議。 結果,發生了什麼事?消息傳來説: 「國民黨稍早聲稱已向中方反映,台灣民眾對於中國軍方在台灣周邊海域連日軍演感到不滿與憂慮。」 然後,老K及媒體報導的是: 「張志軍宣稱,當前台海形勢陷入緊張動盪,『我們採取的相關反制行動是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遏制打擊『台獨分裂和外來干涉』的正義之舉』」。 我作為第一線的駐外人員要知道的一件事是: 老K副主席被反訓了一頓後,是接受中方的説詞呢?還是不接受?若是接受,那他這一趟訪中是專程去帶中國的大外宣回台灣或甚至國際社會的嗎? 若不接受,那好歹告訴台灣社會:副主席當面表達了不能接受張志軍的說法或甚至「試圖反駁張志軍未果」。 但是,沒有,我找遍網路,找不到老K及媒體對此有隻言片語的説法。 所以老K這一趟到底是去向中國傳達「台灣人對中國軍演威脅台灣的不滿與憂慮?還是專程去將中國威脅台灣的藉口當成「正當理由」帶回台灣 - 反正有「反台獨」,國共都爽? 我作為台灣的駐外人員在十幾個採訪裏,不是沒有碰到記者問:「會不會是美國、台灣透過裴洛西訪台而挑釁了中國?」。我一定説:「剛好相反,這是中國的專制獨裁在挑釁台美及國際主流社會的自由民主!」 我也知道,不是只有我這麼想、這麼説,包括駐法的吳志中、駐義的李新穎、駐瑞典的姚金祥、駐匈牙利的劉世忠等五、六十位大使都是如此。 老K若未反駁 - 看樣子就是沒有 - 而國際挺台人士一旦問起,我,還有所有其他駐外人員還能堅稱「全台灣沒有人及政黨能接受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嗎?」 台灣至少兩代人跟著被老共打到台灣的老K反共半世紀,如今我們只能問一聲:「你們當年都已輸成這樣,如今有必要這樣輸誠嗎?」? 最後,我必須強調: 中國軍演威脅台灣已是不折不扣的「侵略」意圖無誤,同時也是國際事件! 所有國內外堅持捍衛自由民主及國家領土 - 不管叫「台灣」或是「中華民國」或是「中華民國台灣」 - 的台灣人都有權利關心此事! ***   夏立言表達不滿軍演 張志軍:反制是「捍衛主權」正義之舉 | ETtoday大陸新聞 | ETtoday新聞雲 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24日晚間在江蘇崑山,與海協會會長張志軍進行餐敘,並當面表達不滿解放軍軍演、農漁產輸入遭阻等議題。張志軍則表示,當前台海形勢陷入緊張動蕩,大陸採取的相關反制行動是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謝志偉 2022-08-25
平行世界?德國戰鬥機飛印太,老 K 費心機訪中國!

平行世界?德國戰鬥機飛印太,老 K 費心機訪中國!

中國軍演威脅台灣、日本之後,世界重大事件之一就是,德國日前派軍機飛赴印太抵澳洲,參與 17 國,合計 2500 軍人的空中軍事聯合演習。   中共軍演,高雄西子灣海域暫停船隻增。圖片來源:中央社 歐盟兩大龍頭德、法都參加了,但德國是首度參與,和日、韓一樣。 繼去年八月,德國時隔二十年之後,首度派軍艦赴印太參與國際海上聯合軍事演習。一年剛満,現又史無例地派出戰鬥機(六架)、運輸機(四架)及空中加油機(三架),二十四小時之內飛行一萬二千八百公里。 其國防部官網說:「這是最遠的一次移師」,目的是「赴該地區與盟友會合,展現我們「對有關『安全』的議題是遠跨出歐洲之外的態度」。 嗯,是哪個惡霸之國在印太造成「安全問題」呢?其空軍總監受訪時,強調不是「針對中國」。 我和德國友人談到這點,他微微一笑説:「嗯,有意思。為什麼要特別針對中國說『不是針對中國』?」 事件重大,德國媒體報導、評論甚多,說得就比較白了。隨舉一例,日前連兩次採訪我的「德國廣播電台」(Deutschlandfunk)就如此評斷:該演習「就是要告訴北京,大家不會讓印太區域落入中國的影響力之下。 而其中背景正是中國宣稱擁有絕大部分的南海海域(按:約百分之八十),然後,最近還在台灣四周海域進行範圍廣大的軍演」(Deutschlandfunk, 19.08.2022) 這篇報導後面乾脆下標:「北約視中國為一項挑戰」以及「中國以為他們要什麼就可以得到什麼。」 我要指出的是,自由民主世界與專制獨裁世界其實已分為兩大對壘中的集團。這是現在進行式! 過去經貿的全球化造成敵我不明,自由民主和專制獨裁間,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以致台灣被邊緣化。如今兩軍對陣,壁壘分明,自由民主世界(美日歐澳等)面對專制獨裁(中俄北韓等)的威脅,不僅紛紛歸位,快速集結,勢須急拉台灣入陣,且宜早不宜晚也,因台灣能幫忙,而且是小而幫大忙! 從妾身未明到當家作主,改變將要發生,吾人務須冷靜,勿須急躁。而幾乎同時,老 k 派卻副主席率團訪問中國,探台商外,還是要去和老共站一起,宣誓反台獨。人家已在飛行環球,他們還在平行世界。在德國,遠離台海,看得倒更清楚。我不多説,評論就交給大家了。 Mit dem Manöver „Pitch Black“, an dem 2.500 Soldaten aus insgesamt 17 Nationen teilnehmen, will man Peking zeigen, dass man die Indopazifik-Region nicht alleine dem chinesischen Einfluss überlassen will. Der Hintergrund ist dabei auch, dass China große Teile des Südchinesischen Meeres für sich beansprucht und zuletzt umfangreiche Militärmanöver rund um Taiwan durchgeführt hat.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2-08-23
台大很多親綠教授

台大很多親綠教授

台大很多親綠教授 在採訪裏, 記者問説: 「台灣很多反共人士?」 我説: 再多也永遠都不嫌多。 其時,腦海裏浮現了 「台大很多親綠教授」這句話。 於是。。。今晚有此貼文: 台大很多親綠教授, 一位深藍前台大教授如此説, 憤憤不平地説。 - 新聞讀起來是這樣。 台大很多親綠教授, 這位前三民主義研究所 - 國發所前身 - 的所長説。 他意思是 - 對了,他也曾是救國團主任 - 台大怎麼可以有很多親綠教授?! 是可忍孰不可忍?! -新聞讀起來是這樣。 我很好奇,很想知道, 到底台大 - 這機器這麼大台 - 有多少螺絲是親綠教授? 會很多嗎?那些年,不是抓走、 關過很多了?還會很多嗎? 或者,我應該這麼問: 對這位前救國團主任、 前三民主義研究所所長來說, 要怎樣才算「不多」? 看樣子, 所謂「台大很多親綠教授」 應該是感覺問題 - 如果根本不應該有「親綠」, 那,真的一個都算太多 對三民主義救國團主任來說, 從他那個年代來看, 或許,真的一個都算太多。 説台大很多親綠教授? 到底是有多少親綠教授? 我沒別的意思, 真的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 嗯,感恩台灣民主,好奇無罪。 有自由、有民主, 不然 -,哼! 「單純的好奇」正是當年 台大親綠/挺台教授的人數 不可能太多或甚至減少的原因。 為什麼?因為,那個年代, - 可以問問這位前救國團主任、 前三民主義研所所長 - 光是敢好奇,本身就一定不單純。 真的很好奇,為什麼 國發所有事就可以讓三研所駡人? 到現在也沒看到, 有台大人出來駡這「三研」人, 嗯, 台大很多親藍教授。 *** 正好看到電影「白雪公主和獵人」(Snow & Huntsman)裏的一幕: 女主角被「毒蛇」團團圍住而驚恐不已。 男主角一個箭步向前以斧頭砍斷這些原來只是糾結成網的「樹籐」,立即拯救了她。 這時英雄對美女説了一個金句: 「這(魔)樹林的力量就是來自你的懦弱(害怕)」。 (The forest gains its strength from your weakness)。 勇敢的台灣人最終不就是看穿「戒嚴黨國的力量來自台灣人的懦弱害怕」,才可能有機會當台灣這個國家的主人 ?! 當然,此刻,我不能不感念與感慨陳文成教授的勇氣及命運: 黨國教授至今仍站得如此理直氣壯, 可能是忘了: 台大校園除了有親綠的教授, 也曾經有過躺在校園的教授。 今天面對內外「武統侵略」的威脅時, 我輩把這個金句再拿來來用,就對了。
謝志偉 2022-08-20
「叔本華」是中國人無誤?

「叔本華」是中國人無誤?

既然叔叔本來是華人, 德國哲學家「叔本華」 (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9) 絕對是中國人無誤? 因為今天(8/11)有採訪,昨晚把中國剛公佈的英文版〈台灣白皮書〉迅速讀完。 前言第一句話如下: 「解決台灣問題及實現中國完整的統一是中華民族所有兒女的共同目標。」(我的翻譯,英文版如後) 我立即想起,去年7月12日普丁登在其總統府網站的長文:〈論俄國人與烏克蘭人歷史淵源上的一體〉(On the historical Unity of Russians and Ukrainians)。 該文的第一句話就強調「俄國人和烏克蘭人原本是同屬一個民族 - 而且是單一民族」。 普丁在這篇長達16頁的文章裏指出:烏克蘭的語言及宗教都和俄國一樣,同屬「俄羅斯大家庭」(還有一個是白俄羅斯)。 普丁在此就根本否認了烏克蘭具有「獨立國家」的資格。 他認為,今天的烏克蘭是被「某些烏克蘭人和外力結合」而脫離該大家庭,分裂出去並成了「反俄勢力」的大本營。 半年過後,普丁於今年2月24日發起侵烏戰爭,開始殘殺他堅決視為「同胞」的烏克蘭人,至今未停。 中國在這篇〈台灣白皮書〉裏也同樣指控「某些台灣人結合反華勢力意圖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 我們可以説,沒有「自由、民主的人權」基礎,俄中兩國的「大家庭」概念都成了「民族恐怖主義」的源頭。 就此看來,「中國人不殺中國人」這句話和「俄國人只殺不承認是俄羅斯大家庭一份子的烏克蘭人」的行動,可説是一體兩面的宣示。 再這樣歇斯底里搞下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總有一天會召開國際記者會説: 「中文裏,爸爸的弟弟叫『叔叔』。若叔叔本來是華人,爸爸當然一定就是中國人,就算躲到德國去,雖遠必認。 茲宣布所謂德國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先生要算是中國人無誤。且不排除和本華發言人至今仍存在遠親關係。」 *** (Resolving the Taiwan question and realizing China‘s complete reunification is a shared aspiration of all the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Chinese nation.) *** 圖截自維基百科。Johann Schöfer畫於1859年。來源為法蘭克福大學圖書館。  
謝志偉 2022-08-12
我們一定作對了什麼!

我們一定作對了什麼!

我們一定作對了什麼! 昨天,中國駐法大使館 在其網站上面「自承」 向法國外交部要求「約束」 台灣駐法代表處(吳志中大使及同仁)。 上周,中國外交部副部長 召見德國駐中國大使Flor女士, 向她抗議德國外長 在聯合國發表演說時, 聲明「德國不能接受 俄國侵略烏克蘭, 違反國際法,還大欺小」, 竟接著説:德國這個態度 「對中國同樣有效。」 (Dies gilt auch für China.) 我想起,三年前, 中國駐德大使館 向德國外交部抗議 「台灣代表謝志偉在德國搞台獨」。 而事實是,只和中國建交的 德法兩大歐盟龍頭 雖然都和台灣沒有「外交關係」, 卻有密切的「外交往來」。 我和吳志中大使 各於駐在國的政界、 媒體、學界、民間 全力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 以對照中國的專制獨裁。 他們(尚)未承認台灣, 卻已高度認可台灣。 原因無他: 中國眼中所謂的「台獨」, 其實正是自由民主的台灣 「人之價值、國之尊嚴」的實踐! 一方面, 以飛彈、軍艦、戰機威脅台灣, 一方面, 卻仍得要求人家「約束台灣代表」, 充分證明 「台灣屬於中國」是假, 「台灣獨立自主」為真。 這些正好呼應了昨天 幾個媒體(Frankfurter Rundschau, Merkur等)同時刊登我專訪所下的 金句標題。 隨舉兩例: 1。 「中國以軍事威脅台灣,」 「我們以民主威脅中國。」 (China droht mit Militär. Wir drohen mit Demokratie) - 台灣駐德最高代表謝志偉 2。 「我們既不為挑釁所動, 「也不接受威脅恐嚇!」 (Wir lassen uns nicht provozieren, wir lassen uns nicht einschüchtern) - 台灣駐德最高代表謝志偉 看到該媒體集團的用心了嗎? 他們特別挑了一張大幅照片, 上有台灣的國旗 以及「保衛家園」四個中文大字。 彷彿在提醒今日訪中的 中國國民黨: 此時此刻此行,可千萬莫忘: 身上揹著台灣國旗, 心裏放著台灣國家! 最好,讓被全球自由世界 齊聲抗議的中國共產黨 厲聲地抗議中國國民黨。 就像他們抗議 我和吳志中大使一樣。  
謝志偉 2022-08-10
中國有文化,但是中共沒文明

中國有文化,但是中共沒文明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以「台北有很多山東餃子館」為理由,硬要説台灣人就是中國人。 我昨天酸了一下她的說法,很多臉友紛紛來留言。 剛剛看到有個人以德文來留言說:「令人驚訝,這裏的留言都是以中文寫的。」 (Ist schon erstaunlich, dass man hier alle auf Chinesisch schreibt.) 意思就是:你們既然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怎麼還在使用中文? 他/她雖然用的是德文名字,我倒不認為一定是個德國人。 我根本懷疑,是個中國人或台灣的類中國人以德文人名來留言。 無論如何,我就以德文回覆: 「是啊!令人驚訝,你和奧地利人一樣寫德文耶。」 (Jawohl, erstaunlich auch, dass Sie auf Deutsch schreiben wie die Österreicher.) *** 當然,也可能是奧地利人。若然,那我就回:「是啊!令人驚訝,你和德國人一樣寫德文耶。」 *** 正常的德國人都知道,講/寫什麼語言和是哪國人根本是兩回事。 在歐洲,以德文為母語的國家有德國、奧地利及約百分之五、六十的瑞士人。 法文的話,除了法國外,還有部分「比利時人、瑞士人及盧森堡人」。 其實,只有中國人和台灣的類中國人會以我們一樣寫中文、一樣講中文為由,就認為,台灣人一定要算是中國人。 他們故意看不到,台灣人拒絕當中國人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國有文化, 但是 中共沒文明。  
謝志偉 2022-08-09
告別心理障礙 訪台去!

告別心理障礙 訪台去!

今天柏林首都最大訂閱報以我的金句下標:「告別心理障礙 訪台去!」(Die Hemmungen, nach Taiwan zu fahren, müssen fallen. Tagesspiegel – 每日鏡報) 今天又好幾家媒體採訪。大家都搶快。早上 10 點電話採訪,一問一答。中午迅即打好字,傳檔案給我看完後授權。然後我下一個採訪剛結束,授權後的採訪已先上網。兩張照片下的説明是: 「三十一年前裴洛西在天安門廣場舉布條挺民主烈士。三十一年後,她去台灣與蔡英文總統會面。中國視此民主島嶼共和國為其國土的一部分,台灣則認為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這一次採訪,內容照例很多,而我的核心論點,用中文講,就是: 民主國家政治人物互訪,是常態。 中國威脅恐嚇都不准去,是變態。 想去,怕東怕西不敢去,是病態。 裴洛西之後,不去台灣,是失態。 圖片來源:截自 謝志偉粉絲頁 圖片來源:截自 謝志偉粉絲頁 我的策略很簡單,中國氣到只能耍刀弄槍,威脅恐嚇台灣,表示他們有力可使,但,無理可講。而這剛好證明:裴洛西的訪台是正確的事。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自由世界共同熬過這一關,此後,各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就都學裴洛西即可,就像她的「高跟鞋」, 我意思是説,從此擺脫心理障礙:「高」高興興地「跟」著去訪台,「脅」迫恐嚇不再來!(「台」和「來」要押韻,讀起來才順口。) 另一篇採訪也已上網,明晚再跟大家報告。我現在得睡了。明天還有幾場等著。 我要説的是:再過幾小時,中國在台灣外海六水域的演習可能就開始了。此時此刻,我特別為台灣感到無比的驕傲。 遠隔重洋,我們心手相連。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2-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