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南相關文章

由烏俄戰爭談聯合國要早日改革

由烏俄戰爭談聯合國要早日改革

依3月15日自由時報A3版「壓制俄行 岸田促聯合國改革」報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十四日在國會答詢時,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一種「暴行」。他表示,俄國身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侵烏暴行顯示建立國際新秩序的必要性,日本將與法國等對改革持積極態度的國家合作,繼續致力於安理會與聯合國的改革。 圖為聯合國安理會成員於2022年3月11日在紐約市聯合國總部開會討論俄羅斯和烏克蘭的衝突。(法新社)   又指出,岸田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接受質詢時,自民黨議員青山繁晴也提到,俄羅斯失去國際的信任,在安理會擁有否決權的制度,實際上已無法持續;過去法國曾提案,在大規模暴行或種族屠殺的議題上,應限制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青山認為,日本應該和法國合作,一起努力限制否決權的行使。 3月13日在台俄羅斯團體發表「普廷-停止殺戮!!!」一文指出,「普廷對烏克蘭發動戰爭向全世界展示了他的真面目。普廷已經變得比奧薩馬.賓拉登危險許多倍。」 自2月24日迄今的烏俄戰爭,俄軍摧毀烏克蘭的民房、醫院、機場等,造成兒童及平民無端地死傷,產生了260萬的難民。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違反聯合國憲章第2條第4項之規定,亦即,俄羅斯使用武力侵害烏克蘭之領土完整及政治獨立。且涉及大規模暴行或種族屠殺,也可能構成戰爭罪及危害人類罪。 蘇聯曾經統治橫跨歐亞大陸的遼闊疆域,1991年蘇聯解體產生了15個各自獨立的國家,包括烏克蘭等。普廷屬於一種長期以來一直對「蘇聯解體」心懷不甘的俄羅斯人,「大俄羅斯榮光」思維的作祟,一直想併吞鄰國,擴大版圖。 烏克蘭被侵略,在聯合國安理會討論烏俄戰爭,想維持與促進世界和平時,俄羅斯濫用否決權,無法喝止如此的霸權,令人遺憾。聯合國要早日改革是一件當然的事,我們樂觀其成。 (仲裁人)
陳逸南 2022-03-15
談政黨干預新聞自主

談政黨干預新聞自主

依自由時報1月21日A4版報導,立法院朝野黨團昨原訂繼續協商今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但國民黨團要求華視總經理莊豐嘉解職後,才願繼續進行協商,由於莊昨未被解職,國民黨團也未出席協商,國民黨團總召費鴻泰受訪表示,等華視董事會今天處理完莊豐嘉人事案再說。 華視總經理莊豐嘉。(資料照)   目前,台灣已經由獨裁專制走到自由民主,卻發生政黨干預新聞自主,讓新聞自由受損,相當不應該。誠如莊豐嘉在受訪談到,自己去留無足輕重,但朝野兩大黨同時公開要求介入公廣集團的人事案,「這大概是台灣民主化後前所未見,這比我的人事案更值得社會關注。」 回顧50年前,美國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於1976年6月30日以六比三裁決《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有權發表「五角大廈文件」,聯邦政府無權干預和阻止。當時大法官雨果·布萊克(Hugo Black)在判詞中寫下了一句震古鑠今的名言:「只有一個自由和不受箝制的新聞界,始能有效地揭露政府的欺騙手段。在新聞自由的各種責任裡面,最重要的就是要防止政府任何一個部門欺騙人民……。」 按自由民主國家與獨裁國家最大的差異,前者的新聞自由得到憲法及法律的保障;而後者則毫無新聞自由可言,即令有一絲一毫妝點門面的「自由」,而這些「自由」又在軍法、戒嚴法、黨章、特務和公安的虎視眈眈下,萎縮、變形或消失。 平心而論,新聞自由是政治社會及世界文化進化動力之一。前述有關「莊豐嘉去留未定 總預算協商卡關」之報導,發生在21世紀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台灣,讓人不可思議,政黨干預新聞自主,讓「新聞自由」不存在了嗎?令人深思。 (仲裁人)
陳逸南 2022-01-21
核電被視為「綠能」,胡扯!

核電被視為「綠能」,胡扯!

昨天(17日)中國國民黨的擁核大咖齊聚催票,前總統馬英九說出「核電被視為綠能」,不知其科學根據何在?在核能發電的前端,鈾資源的開採、精製、做成核燃料棒等程序,需要使用大量的「化石燃料」。核能發電的後端,有關核廢料包括低階(低放射性)及高階(高放射性)的處理及最終處置,也需要使用不少「化石燃料」,核電怎麼可以被視為「綠能」呢? 日本311福島核災造成慘重的災情,菅直人首相在2011年5月10日的記者會上提到今後的能源政策。「關於核能,最重要還是要確保安全性。」「核能與石化燃料(化石燃料)在過去是電力生產的兩大支柱,但是經歷過這次核災,同時也考慮到地球暖化的問題,太陽、風力、生物質(生物能源)等可再生的自然能源,都要成為我們的基幹能源之一,我們必須打造一個節能社會。」後來促成「再生能源特別法」(2011年8月26日通過),完成了他在內閣的最後一項任務。(參照《核災下的首相告白》第174、175、181頁) 核能發電的後端,有關核廢料包括低階(低放射性)及高階(高放射性)的處理及最終處置,也需要使用不少「化石燃料」,核電怎麼可以被視為「綠能」呢?(法新社資料照)   查德國2004年8月1日起生效的「可再生能源法」,其立法目的是在保護環境的條件下,推動能源供應的可持續發展,減少國家能源供應成本,通過長期的外部影響,保護自然環境,減少化石燃料的供應壓力,促進可再生能源開發技術的進一步發展。其所謂「可再生能源」的資源指水力發電(包括波浪能發電、潮汐能發電、鹽差能發電及潮流能發電)、風能、太陽輻射能、地熱能、生物質能(包括沼氣、垃圾填埋氣及汙水處理廠廢棄、市政和工業垃圾有機分解氣體)。 雖然採用「MOX技術」可以把使用過核燃料棒,經由「再處理」回收利用,也不能把「核電」歸為「可再生能源」,甚至認為是「綠能」。我們了解「綠能」為可再生能源,其包括風能、太陽能、水能、生物質能、地熱能、海洋能等。核電根本不是「綠能」非常明顯。 2018年「以核養綠」公投的通過,完全是一項政治操作。我們探索核電的真相,應該本著理性及科學精神來論斷,千萬不能為了政治目的,如果以邪說及謊言來愚弄人民,實在太不公道! (仲裁人)
陳逸南 2021-12-17
由福島核災經驗談「重啟核四」公投

由福島核災經驗談「重啟核四」公投

12月18日的「重啟核四」公投,是政客們用來「亂台灣」的議題之一,浪費了龐大的人力、物力等資源,相當不公道,引人不安與憤怒。 日本福島核災發生後,前首相菅直人先生2012年出版《核災下的首相告白》,中譯本2021年3月出版,該書第29頁記載20公里、30公里、170公里、250公里的「逃生圈」模擬圖。日本核能委員會近藤駿介委員長評估當時最壞的情況,半徑250公里撤離的居民大約5000萬人,何等恐怖。很幸運,「最壞的劇本」最後沒有發生。 該書第47頁指出,「核電是哲學問題」,許多人在經歷了311福島核災之後,提出對核電的想法。提到關於核電的討論,我想到的是哲學家梅原猛在2011年第一次復興構想會議的開場點出:這次的核電廠事故是「文明災害」。 圖為311福島核災後,身著防護裝備的官員正在檢查來自核電站附近疏散區的兒童是否有輻射跡象。(路透社)   又指出,核電問題不單屬於技術面或經濟學的範疇,而是對人類的生活方式,也就是文明的根本質疑。核電廠事故,無疑是錯誤的文明抉擇所引起的災害。既然如此,與其說是一種「技術問題」,不如說其最終仍需取決於國民的意志,因此也可說是一道「哲學問題」。 我們面對駭人及無情的「文明災害」,必須理性,發揮智慧,並具有防患未然的思維,千萬不能相信媒體所謂「福島核災與地震無關」,「台灣有『斷然的處置程序』,不會有核災」等謊言。 最近有人喊出「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的口號,有欺騙人民之嫌。如果我們目前享受核電,而把核廢料留給後代子孫,製造這些「萬年垃圾」也相當不人道。由科技文獻了解,鈽的半衰期是2萬4千年,核廢料的有害度下降到天然鈾的等級,至少需要10萬年。 在「重啟核四」公投時,細心思考「我們要為後世子孫留下什麼?」,正確選擇自己安全的生活方式,大家堅決反對「重啟核四」吧! (仲裁人)
陳逸南 2021-12-08
由「逃命圈」概念談重啟核四

由「逃命圈」概念談重啟核四

依自由時報11月30日A1版「中國廣東核電廠意外又爆隱匿,法國專家:台山燃料棒破損70多根」報導指出,核電廠意外「主因恐出於反應爐鍋爐的設計問題,……十月間發生核洩漏。」 前述核電廠意外的報導,令人想起目前「重啟核四」公投的核四電廠,被喻為「拼裝車」,當運轉時,設計出現問題,在所難免。又核電廠事故的原因,包括設計、設備不良、操作人員的疏忽、自滿而鬆懈的管理等,必須注意防止核災的發生。前總統馬英九11月28日在奔騰講座「核四公投案:正義的對決」中說,「核四不但可以幫助減碳,且符合世界趨勢」,您相信嗎? 查「1988反核傳單一號」收錄於廖彬良編《台灣反核實錄(1988~1993)》,其中記載逃命圈:1986年4月26日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發生事故,輻射塵大量外洩,造成半徑32公里範圍內約十三萬五千居民在緊急中被疏散遷出,其中大部分居民永遠不能回家,這32公里所涵蓋面積約一千平方公里,稱之為「逃命圈」。 由「逃命圈」概念談重啟核四。(翻攝2013年「關注台灣社會信息圖表」臉書) 又指出,1986年4月26日蘇聯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由於設計本身缺陷及工作人員違反操作,第4號機組發生”特大事故”(INES7級事故),……。官方決定對該鎮4.5萬居民進行撤離,共動用1200多輛公共汽車。 1991年台北縣環保局主編「如果發生核子災變你怎麼辦?跟你的孩子吻別吧!核安十問」,其中第一問,蘇聯車諾比爾的核子災變有沒有可能在台灣發生?很有可能,甚至後果會更嚴重,因為台灣是個地狹人稠的小島。 世界上任何地方只要有核電,就有發生災變的風險,台灣也不例外! 如果「重啟核四」不幸發生核災,在逃命圈的數百萬居民要如何撤離?而要撤離到哪裡去呢?如果以45萬居民來計算,需要12000多輛公共汽車,去裡找呢?這是淺顯的常識,大家要認清事實真相,不要相信政客們的謊言。 (仲裁人)
陳逸南 2021-11-30
探索核廢料處置的荒謬論點

探索核廢料處置的荒謬論點

依11月23日自由時報「馬批不懂核廢 侯回擊:我非常了解」報導,馬前總統22日出席「用過核燃料處理論壇」致詞時提及「核四廠興建時就有完整規劃,低階核廢在貢寮山上挖了一個大山洞,可容納兩萬桶低階核廢料,使用40年;至於高階核廢使用美國的處理方式,先存放在核電廠水池中大概15五年,再放到乾式儲存槽25年,一共40年。」 又指出,「目前在核能技術日新月異進展下,國際間對核廢處理早已從如何儲存,進展到回收再利用的階段,甚至無需再製就能使用核廢,新北與宜蘭兩位地方首長的疑慮其實可以放下。」 前總統馬英九(右)22日出席「用過核燃料管理論壇」時表示,核廢料的議題各方關注,也是反核人士攻擊的焦點,不斷被泛政治化,新北市、宜蘭縣地方首長就是不了解核廢處理過程,而反對重啟核四,令人遺憾。左為重啟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中央社)   前述馬前總統的論點有探討之必要,低階(低放射性)核廢料包括核電廠員工使用過的工作服、手套等。高階(高放射性)核廢料為使用過的核燃料棒。低階、高階核廢料的處理、最終處置方式完全不同,不容混淆。 有關高階核廢料,《新型核能技術—概念、應用與前景》周志偉編著,第80~81頁指出,為了防止核擴散,到目前為止美國核電廠的燃料循環技術一直堅持「一次通過」的技術路線,就是對從核電廠反應爐取出的使用過的燃料棒(高階核廢料),不再進行分離和回收重金屬的後處理,而是經過適當長的冷卻後,用特殊的容器整體封裝後,再進行地質深埋處置。美國曾經提出建造猶卡山(Yucca Mountain)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場,結果失敗。 我們了解,「MOX燃料循環」是目前法國、日本等一些核電廠中嘗試採用的一種核燃料循環技術,就是把用過的低富集鈾燃料從核電廠反應爐取出,經冷卻一段時間後進行一次後處理,除去裂變產物和次要錒系元素並回收易裂變材料和可轉換材料,並將分離出的鈽(Pu)和鈾(U)重新送回燃料加工廠,製成MOX燃料。 平心而論,馬前總統所稱「回收再利用」、「無需再製就能使用核廢」等技術。此種技術在台灣核電廠無法適用,因為核一、核二、核三、核四(未啟用) 核電廠的燃料循環技術採用美國式「一次通過」的技術路線,而不是法國式「MOX燃料循環」技術,其理甚明。 又馬前總統指稱「高階核廢使用美國的處理方式,先存放在核電廠水池中大概15年,再放到乾式儲存槽25年,一共40年。」那以後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例如地質深埋處置,需要人口極稀,雨量極稀,無地震等條件,要到台灣那裡找這種地方呢?除非把使用過的核燃料棒送到中國戈壁沙漠貯放,或者成為中國製造核武器,例如鈽彈的原料,你同意嗎? (仲裁人)
陳逸南 2021-11-23
以理性、科學精神來探討「反萊豬」公投

以理性、科學精神來探討「反萊豬」公投

自由時報11月11日A4版刊登〈公投局面逐漸逆轉〉一文指出:「...至於「反萊豬」公投,這是台灣政黨政治可惡的宿命,民進黨在野『反萊牛』,國民黨在野『反萊豬』,嘴巴說的是食品安全,腦子想的是政治鬥爭。朱立倫說國民黨要重建和美國的關係,光憑這項公投,他就被拒於門外。而民進黨政府處理這項公投,應該謙虛自省,蔡總統應該為她在野時的主張向人民道歉。」 前文所稱,「蔡總統應該為她在野時(按即反萊牛)的主張向人民道歉。」此項論點,未免太沉重,因為食品安全政策及主張受到時空因素及國際環境之影響。 「反萊牛」與「反萊豬」不能同等看待;應該本著理性及科學精神來加以評估及論斷,才是維護國人健康的最佳策略。 2009年民進黨反萊牛(狂牛症+萊劑安全性)→2012年7月聯合國CODEX通過牛、豬的萊劑安全性國際標準→2020年8月「牛豬分離」政策被取消→2021年12月中國國民黨「反萊豬」公投,其理何在? 進口萊豬採用CODEX萊劑安全性國際標準來因應,這是本著理性、科學精神以及依法行政。(資料照) 按2015年12月出版《大局,承擔─柯建銘的國會折衝與關鍵承擔》第27、28頁指出:「因狂牛症、瘦肉精等因素,台灣對美國牛肉及相關產品進口有相當多限制。在2009年,馬政府即違反現行國內法令,且在未徵詢國人意見的情況下,逕自簽訂《台美牛肉議定書》,擴大帶骨牛肉、內臟等狂牛症高風險部位美國牛肉進口,當時台灣朝野譁然,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下達指令,要求柯建銘為首的立院黨團全力阻擋,在強大的民意後盾下,通過《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食管法)修法,明訂十年內發生過狂牛症地區的高風險部位牛肉,不得進口,同時迫使行政院實施「三管五卡」措施,最後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也在風波之後黯然下台。」 2012年3月2日食管法修正案付委後,馬英九緊急召開國安會議,行政院罕見在晚間發出新聞稿,表示要有條件解禁,提出「安全容許,牛豬分離,強制標示,排除內臟」的十六字箴言;隨後製作多款說帖,向社會展開遊說。 查2012年7月初,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在羅馬召開,表决結果69比6票,通過國際標準:「萊克多巴胺殘留的容許量,豬與牛的肌肉及脂肪為10ppb,豬與牛的肝臟為40ppb,豬與牛的腎臟為90ppb。」當時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召開記者會表示,「CODEX是聯合國與世界衛生組織最重要的食品安全標準機構,因此民進黨同意台灣採取國際標準與國際同步,但民進黨會持續監督政府,確保檢驗標準的落實。」 2012年7月底立法院臨時會表决,以63比46,三讀通過了食管法修正案,只要符合衛生署所訂定安全容許殘留量標準的牛肉都將開放進口,農委會也將同步公告乙型受體素(瘦肉精)可作為牛隻飼料添加物使用,而牛豬分離原則則以附帶決議呈現,也就是僅開放含瘦肉精牛肉進口,豬肉則不予開放。 平心而論,進口萊豬採用CODEX萊劑安全性國際標準來因應,這是本著理性、科學精神以及依法行政,為什麼出現「反萊豬」公投呢?期盼國人一定要認清事實真相,不要被在野政黨操弄了。 (科技法律工作者)
陳逸南 2021-11-11
談新冠病毒「美國專利」的謠言

談新冠病毒「美國專利」的謠言

依7月28日自由時報A4版「謠言終結站」報導,美2003年申請新冠病毒專利?陰謀造謠。網傳內容「近日社群平台、通訊軟體流傳一段影片,搭配文字宣稱美國疾病管制局(CDC)早在2003年就為新冠病毒申請專利,顯示此病毒不是天然產生,而是人為製造。」 造謠的社群平台流傳影片擷圖(翻攝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查新冠病毒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簡稱,其為SARS-CoV-2(COVID-19),它跟2002年底發生在中國廣東省的「非典型肺炎」SARS病毒不同。SARS-CoV-2係2019年底最早出現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那有可能美國CDC在2003年就申請專利呢? 依《新紀元》第669期(2020年四月號)第72~73頁記載,「張永振指武漢病毒與軍方舟山病毒相近」2020年1月5日凌晨,張永振(中國疾病中心研究院院士)團隊檢測出一種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根據測序數據繪製的進化樹,也證實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上海公衛中心當日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1月6日中國疾控中心內部啟動二級應急響應。 又指出,2020年1月7日,張永振團隊根據基因測序,向《自然》(Nature)雜誌提交一篇論文(2月3日發表,點閱全文編譯),明確提出新冠病毒與舟山蝙蝠病毒的兩種樣本(編號CoV ZC45和CoV ZXC21)親緣關係最密切。其中,新冠病毒與CoV ZC45的核苷酸序列同一性為89.1%,nsp7和包膜蛋白(E蛋白)的氨基酸相似性達100%。 我們了解,在美國,不存在於自然界的微生物,包括病毒本身,其為人造的產物,都有可能成為美國專利法第101條所規定的保護對象。1980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在Chakrabarty判例指出,微生物是「人造的產物」,而不是「自然界的產物」,合於專利法第101條「製造品或物質之組成」的規定。1980年7月29日美國專利商標局公告指出,人工微生物不排除於專利法第101條之適用對象。 迄今,新冠病毒的起源,仍有「自然起源論」的論點存在,如果新冠病毒是「自然界的產物」,根本不可能成為美國專利法第101條的保護對象,何來美國CDC於2003年申請新冠病毒專利。如果新冠病毒可作為生物戰武器,它也不能申請專利 前述「網傳內容」為移花接木,嚴重混淆視聽,應予痛斥。其目的,意圖指涉「新冠病毒」係來自美國?如此「假消息」太扯了吧!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大家要發揮智慧,理性分析、明確判斷,不要「以訛傳訛」造成社會混亂! (專利師)
陳逸南 2021-07-28
談中國拒絕WHO重啟疫源調查

談中國拒絕WHO重啟疫源調查

依7月23日自由時報A4版報導,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廿二日在新聞發布會上,明確拒絕世界衛生組織(WHO)日前提出的疫情第二階段溯源國際調查。 又指出,在新聞發布會上,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武漢病毒所研究員袁志明也強調,自二○一八年以來,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來沒有研究,也沒有設計、製造及洩漏新型冠狀病毒。   前述報導以「2018年」為界,引人好奇與質疑。是否意謂著2019年底,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發生類似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係由冠狀病毒所引起,推測冠狀病毒演進到「人傳人」階段,需要二年時間,來做以2018年為界的推論。袁志明指稱「自2018年以來」,用意何在?令人不解。 據查,武漢肺炎疫情發生後,2020年4月號《新紀元》669期第133頁,美媒:「中共研究最致命生化武器」一文指出,「2020年1月21日,中科院上海研究員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上發表的論文指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是通過S蛋白與人體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相結合的分子機制,來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細胞。」 又指出,「而早在2015年,武漢病毒研究所專家石正麗和葛行義就參與制造了一種雜交冠狀病毒,將SARS冠狀病毒和一種蝙蝠冠狀病毒進行工程化改造,使其具備了與ACE2相結合的能力,從而可感染人的呼吸道細胞。該結果當時發表在權威學術雜誌《自然(Nature)》上,引起巨大爭議。」 同刊第75頁另指出「內部專家爆料前兩次上報世衛是假的」指出「………。直到2020年1月14日中國第三次交給世界衛生組織的病毒基因序列之後,經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中病毒基因庫比對,竟然是舟山蝙蝠病毒,這個病毒是2018年解放軍研究單位在論文中承認發現,並且發表在國際期刊的一種病毒。」這裡出現了「2018年解放軍」字樣,令人好奇。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與解放軍發展生化武器有關?引人質疑與關切。 我們發現,在2015年武漢病毒研究石正麗等在國際性權威學術雜誌發表論文,特別談到了人工合成的「重組病毒」、「雜交病毒」、「崁合病毒」等,以及探討有關「ACE2受體」的應用研究。 在廿二日新聞發表會上,中國衛生官員認為武肺病毒溯源是個科學問題,反對將溯源工作政治化。我們認為「追求真理」是人類的責任,對於WHO重啟「武肺病毒溯源」,應予關切與支持。 (生物科技法律工作者)
陳逸南 2021-07-23
宜早日簽結「疫苗圖利」告發案

宜早日簽結「疫苗圖利」告發案

7月20日國民黨人士到台北地檢署控告衛福部主管官員,認為政府通過高端疫苗EUA是「程序黑箱不透明」構成貪汙治罪條例的「圖利罪」。同時國民黨人士也要求公布EUA審查的會議紀錄,讓人懷疑其意圖「獵巫」學者專家名單?把他們一起扯入「圖利罪」官司?藉此擴大打擊面。 武漢肺炎疫苗之研發與生產,涉及生物高科技知識,政府在辦理疫苗採購案,行政機關能力無法完全勝任,必須藉助學者專家的參與,召開審查會議,提供專業判斷,供政府決策參考。此種作業方式,廣為世界各國所採行。學者專家貢獻智慧及專業知識,圖利了全民的生命健康,根本談不上所謂「圖利罪」。 武漢肺炎疫苗之研發與生產,涉及生物高科技知識,政府在辦理疫苗採購案,行政機關能力無法完全勝任,必須藉助學者專家的參與,召開審查會議,提供專業判斷,供政府決策參考。(資料照)   依7月22日《自由時報》A5版報導,昨天(21日)行政院長蘇貞昌昨天出席警政署掃黑、緝毒記者會,受訪時強調,疫苗通過EUA,主要是學者專家於各自專業領域,經過一次一次各方專業查核,最後取決於公決,這些都有嚴謹的紀錄,事後會讓大家都看得到。蘇院長的談話,相當有道理,值得贊同。 15年前發生「南科減振案」,參與採購案評審委員的蔡崇興教授,曾經說了沉重的話,「南科高鐵減振工程已完工,也發揮著應有的效能。蔡崇興信心十足地說,他的選擇經得起未來百年千年的專業考驗,『我的選擇沒有錯』。走過這段日子,從被起訴到無罪,即使最後清白,但傷害已造成,他無奈,因為遲來的正義已不是正義!」(參照《謝清志的生命振動》第393頁) 檢察官是社會公益的代表,絕不能充當政治惡鬥的工具,這在力行民主法治、保障人權的當今,非常重要。防疫如同作戰,指揮官、衛福部官員及學者專家們還有很多重要的任務及工作。千萬不能讓他們為了應付檢察官傳訊而分心及失去信心。最佳處理方式為早日行政簽結該「疫苗圖利」告發案,俾保障全民的生命健康。 (作者為仲裁人)
陳逸南 2021-07-22
由「疫苗案」的圖利罪談起

由「疫苗案」的圖利罪談起

依7月21日自由時報A3版報導,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昨偕同立法院黨團幹部、考紀會主委葉慶元前往台北地檢署,告發衛福部長陳時中、食藥署長吳秀梅涉及圖利高端,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相關規定。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昨偕同立法院黨團幹部、考紀會主委葉慶元前往台北地檢署,告發衛福部長陳時中、食藥署長吳秀梅涉及圖利高端,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相關規定。(中央社)   按「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4項及刑法第131條第1項之規定,「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之情事,如果不存在被告發者身上,該告發案將構成冤案,且浪費司法資源,應予譴責。 在李國鼎先生九秩誕辰《華封文集》(1999年2月出版)第151~155頁刊登周森滄所寫「從小處看鼎公的偉大」一文,其中指出「公務員每天做的本來應都是圖利人民和國家的事,在刑法上有一條『圖利他人罪』(刑法第131條),……。由於經常見聞或參與鼎公(按即李國鼎)替企業解決問題的明快作法,對鼎公的道德智慧與樂於『圖利他人』以利國家,無畏於留言的行事風格,逐漸有了深刻的認識。」 我們了解學者專家是國家的知識菁英,他們的專業知識更是珍貴,一旦專業知識進不了國家公領域,例如疫苗EUA的審查,影響國家發展甚鉅。 如果又將疫苗EUA審查學者專家捲入政治惡鬥中,將是15年前發生的「南科減振案」的劇情重演,傷害無辜的學者專家,告發者之舉,相當殘忍,也沒有公道。 目前,在疫情未止時刻,國民黨高層想利用所謂「疫苗案」圖利罪的官司,來擾亂疫情的防治、增加社會不安?恐將為台灣帶來浩劫及不幸。 (仲裁人)
陳逸南 2021-07-21
由「南科減振案」檢察官濫權談起

由「南科減振案」檢察官濫權談起

2000年政黨輪替後,蔡清彥政務委員曾指出,「高鐵與南科都攸關人民福祉,爭論誰先存在沒有任何意義,最該做的是找出對策讓彼此的傷害降到最低。他自認為是要解決晶圓廠和高鐵共存的問題,不能為了討好一方和政治稀泥,可是各方壓力再度讓他陷入有苦難言的無助煎熬中。」(2016年4月出版《風雲行動者》第161頁) 2001年5月18日謝清志博士(前國科會副主委)奉命成立「南科高鐵減振專案小組」,最後南科減震獲得改善。由於政治惡鬥及檢察官濫權,發生了「南科減振案」。當年檢方以「南科減震是個不需要施作的工程,且推論到「圖利」,偏離事實,相當荒謬。 2001年5月18日謝清志博士(中)(前國科會副主委)奉命成立「南科高鐵減振專案小組」,最後南科減震獲得改善。(資料照)     2008年7月30日,台南地院一審判決謝清志及9名被告全部無罪,2012年7月12日更一審判決謝清志無罪定讞,謝博士受到6年的司法折磨。當時謝博士與「南科高鐵減振工程」得標廠商堅持完工(2006年10月31日),讓創意工法發揮減振效能,南科與高鐵雙贏,確保南科晶圓產業的生存與發展,令人欽敬。 在「南科減震案」發生15週年之際,我們看到南科的晶圓產業蓬勃發展,令人欣慰。不過,重新檢視當年檢察官濫權,充當政治惡鬥的工具,差一點就讓南科園區的振動問題變成「無解」,晶圓產業發展受阻,值得大家警惕。 過去,曾發生「聯電和艦案」、「宇昌案」、「浩鼎案」等,事後在訴訟過程發現均與檢察官濫權有關。目前,在野黨不斷緊追疫苗採購價,如果出現異類的檢察官,可能搞出一個「疫苗案」來攪亂防疫,也說不定。我們應該設法防止檢察官的濫權,產生冤案。 平心而論,所謂檢察官偵辦案件在「發現真實、實現正義」,此項原則應該落實,不是口號,檢察官才能成為社會公益的代表。 (仲裁人)
陳逸南 2021-07-19
賴明詔vs.陳培哲

賴明詔vs.陳培哲

  高端武漢肺炎疫苗第二期臨床試驗結果,六月十日解盲,中研院院士賴明詔表示,中和抗體效價超過六百,呈現效果非常好,而國產疫苗如同國防,「平常不重要,但發生戰爭時沒有不行」,希望藉由國產武肺疫苗的成功,政府跟國民能一起支持國家疫苗產業。 賴院士另指出,高端疫苗使用次單位蛋白為設計,需要倚賴佐劑來誘發免疫反應。因此選擇正確的佐劑非常關鍵,這是知識份子的貢獻與良心表現,引人矚目。 賴明詔是世界最早投入冠狀病毒研究的學者。(攝影/蘇威銘)     依六月十日中時新聞網報導指出,中研院院士陳培哲表示,高端疫苗解盲成功是「既定的劇本」,毫無意外,是預期中的結果。 平心而論,動物實驗資料,人體臨床試驗與風險評估,安全性評估,療效評估等,首先進行科學實驗產生數據,然後再進行分析評估,科學實驗不是歌劇的演出,根本不可能有事先寫好的「劇本」,這是常理。 坊間常說「斯斯有兩種」,如果中研院院士也有兩種,這對台灣生技產業的發展,以及維護國民的健康,是禍不是福。 (作者為台灣北社理事)
陳逸南 2021-06-12
岸信夫與杜勒斯

岸信夫與杜勒斯

依報導,日本防衛相岸信夫22日在自民黨議員集會發表演說,再次談及台灣情勢,他表示,中國正從不起眼的地方步步進逼,一旦台灣赤化了(遭到中國併吞),情勢恐將變得更為嚴重。他強調台海問題應該以和平手段解決。 2005年1月出版《解密中國外交檔案》第277頁,指出「1953年1月,杜勒斯出任美國國務卿,一直推行反共政策。他曾策畫和組織了片面對日和約(即舊金山和平條約),極力主張將美國第七艦隊開進台灣海峽,而且是對華封鎖、遏制政策的倡導者。他曾經叫囂,要『以一切可能利用的手段來同共產主義作鬥爭。』並制定了所謂對共產黨國家實施『大規模報復』的戰略計畫。」 日本防衛相岸信夫。(歐新社資料照)   查有關史實,台灣海峽自古迄今都是國際海域,世界各國艦隊均可自由航行於台灣海峽的自由海域,此舉合乎聯合國海洋公約及相關國際法原則,是無庸置疑的。當年杜勒斯主張將美國第七艦隊開進台灣海峽,保障西太平洋地區的和平、安全與穩定,是明智之舉。 1950年代,杜勒斯建立二戰後「舊金山和平條約」體制,對於目前世界和平秩序的維繫,尤其是印太地區的和平,仍在發揮重要功能。在42年前,美國制定「台灣關係法」,旨在維持西太平洋地區的和平、安全與穩定。前述岸信夫的演說內容,類似杜勒斯70年前的戰略思維,亦與台灣關係法的立法旨意相符合。在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1952年4月28日)的69周年前夕,我們應該記取杜勒斯先生的「反共」先見之明,並緬懷這位先哲對於台灣人民的關愛,對於岸信夫的警世之言,也不能忘記。 (台灣北社理事)
陳逸南 2021-04-24
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不涉台主權

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不涉台主權

依報導,美國跨黨派眾議員十九日提出「台灣國際團結法案」(Taiwan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Act),對攸關台灣國際代表權的議題提出看法。法案指出,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唯一合法代表,但未處理台灣與台灣人民在聯合國或周邊組織代表權的問題,也沒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關係上採取立場,或包含任何關於台灣主權的聲明。 聯合國總部大樓外觀。(中央社資料照)   中國長期以來進行法律戰,將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解釋為,該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確認了聯合國的一中政策,台灣參與必須按照「一個中國」原則處理。 中國更進一步歪曲史實,認為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中國唯一合法之政府,而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得分割的一部分」。如此曲解史實,顯然違反聯合國憲章及有關國際法原則,應予譴責與澄清。 在14年前,2007年3月,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信件中說「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已經確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引起美國、加拿大、英國與許多歐洲國家的抗議,連日本都跑出來說,當時不是這樣說的。(http://hoonting.blogspot.com/2017/01/us-non-paper-on-status-of-taiwan.html)。 當時(2007年),此問題受到各界矚目及廣泛討論。事實上,詳查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全文,根本沒有出現台灣字眼,也沒有論及台灣與中國之關係。 平心而論,史實不容被變造、曲解。我們對於中國的法律戰,應該提高警覺,認清真正的史實,才不會受騙。 (台灣北社理事)
陳逸南 2021-04-21
談核電廠風險與重啟核四

談核電廠風險與重啟核四

汪志堅教授4月16日發表〈從福島核廢水正視核電廠的風險〉一文指出,一面質疑日本將核廢水排入海中,一面支持核四重啟,這中間的邏輯,未免太跳躍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事故,正是核電廠的風險;支持核四重啟,又不願意接受萬一發生事故,就是這樣災難性後果,這種只要核電好處、不考慮核電危險的思維,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在核電廠運作過程,如有人為不慎因素,導致核災,相當可怕。而核電廠正常運作,其所產生「核廢水」的排放大海,產生海洋的核汙染問題,不容忽視。尤其是使用過的燃料棒(高階核廢料)的處理及最終處置,目前仍然無解。貯放在蘭嶼的低階核廢料,目前產生了「核廢補償」問題,這些核廢料的移除,很難善後。 支持核四重啟,又不願意接受萬一發生事故,就是這樣災難性後果,這種只要核電好處、不考慮核電危險的思維,實在令人難以想像。(資料照) 對於核廢料的處理及最終處置,束手無策之際,有人倡議「重啟核四」議題,想透過公投方式解決。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先生曾經表示「被統派才有資格談廢核」參照《哪來的芒果乾?》(2019年12月出版)第201頁,他把「廢核」與統獨牽扯一起,令人難解。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2012年8月三刷)第60頁指出,核四廠因為是大拼裝貨,日本專家參觀時也在搖頭,對於分包體制及施工管理,一百分只給了三分。台灣的原能會說無法保障核四安全。3月15日原能會主委謝曉星在立法院表示「現階段核四不符合原能會的安全要求。」那麼你認為「重啟核四」合適嗎? 本人認為「重啟核四」議題,應該以科學的精神與方法來解決,才是上策,利用人民公投進行政治炒作,不是文明法治社會應有的常態。現在政客們想要「重啟核四」,台灣人民不會這麼好騙了! (作者為台灣北社理事)
陳逸南 2021-04-16
由福島核廢水入海談起

由福島核廢水入海談起

依報導,日本政府拍板定案,2年後要將福島核污水排放太平洋。我國原能會昨表遺憾,也指出我國在鄰近海域已建立33個監測點,會監測海水「氚含量」變化進行因應。廢核平台表示,日本政府選擇直接放流至海洋做法,「以鄰為壑」行為令人憤怒,也凸顯核電宣稱的「便宜」,是將污染處理成本與健康風險推給他人承擔的假象。 廢核平台表示,日本政府選擇直接放流至海洋做法,「以鄰為壑」行為令人憤怒,也凸顯核電宣稱的「便宜」,是將污染處理成本與健康風險推給他人承擔的假象。(法新社)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2012年8月3刷)第144頁指出,台灣的核電廠除了沒核安可言,更根本的問題是沒辦法處理用過的核燃料,因此原本沒有使用核電的基本資格。累積一萬五千多束劇毒的用過核燃料,宛如綁了三千多噸的核彈在台灣人脖子上。但台電從不提這個世界最密集、最危險的燃料池問題,不顧台灣人死活。 又指出,台灣的情況更恐怖,用過核燃料找不到去處,也無法送到英、法處理,從1978年啟用核電廠以來,三處核電廠的用過燃料棒,都放在原子爐上方的燃料冷卻池,而且超級爆滿,密度是世界第一。許多國際專家認為台灣的核電廠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台灣是下一個最可能發生核災的國度,但他們都還不知道,台灣核電廠的燃料冷卻池也是世界危險的。 4月11日易思安(Ian Easton)先生發表「在北京威脅下,台灣核電廠安全嗎?」專文,其中暗示如果核一、核二廠的核廢料池成為共軍攻擊的目標之一,可能發生重大核災,非常恐怖? 在中共拿下台灣的「留島不留人」恐嚇性思維情況下,我們反對福島核廢水入海,而不關心核一、核二廠的核廢料池的安全問題,竟然有人倡議「重啟核四」,台灣人如此抱著「七月半鴨仔不知死活」方式來因應,那就太可怕了! (台灣北社理事)
陳逸南 2021-04-14
新疆棉、胡楊淚、沙塵暴

新疆棉、胡楊淚、沙塵暴

新疆棉花成為熱門話題,國際品牌發聲拒絕使用新疆棉花,震碎中國的玻璃心,中國民間發起力挺新疆棉花的行動,抵制國際品牌。台灣少數藝人也插一腳,為了謀取私利與民族主義作祟,可說毫無人權及公益可言。 台灣藝人許光漢、歐陽娜娜、彭于晏、張鈞甯加入中國抵制風暴。(本報合成)   中國「綠色營」環保人士二OO六年發表文章指出,新疆塔里木河流域的環境惡化,被稱為荒漠中的勇士「胡楊樹」,遭人為濫墾、濫伐而大量死亡。此種「胡楊淚」現象未曾停止,新疆塔里木盆地成為中國沙塵暴的起源地之一。 一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二O一八年出版的人權宣揚手冊指出,二O一三年至二O一七年中國全國各地即重要都市的空氣品質獲得大幅改善,PM10及PM2.5平均下降了30%左右,此為改革開放的成果之一。 事實上,中國的五大沙漠及五大砂地,其荒漠化持續嚴重,整治的結果是「點的改善,面的惡化」,因此沙塵暴現象愈來愈嚴重。不久前,沙塵暴產生使北京市的空氣PM10值高達6000即為明證。 國際間各界人士矚目的新疆維吾爾族的人權受到嚴重的侵害,中國政府認為這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下的產物,不同於世界人權保障之水準。把維吾爾族送進「再教育營」是進行教育、改善生活,而不是思想改造,你相信嗎? 圖為再教育營外觀。(路透) 不久前,中國沙塵暴飄到台灣上空,你沒有發現嗎?本人認為犧牲自然環境換取經濟利益,必須考量各種因素,否則「地球只有一個」將成為空洞的口號而已。新疆棉花與人權保護、自然環境均有關係,為了增產新疆棉,流下更多的「胡楊淚」,沙塵暴的現象惡化,危害人類健康應與予重視。 (台灣北社科技環保組召集人)
陳逸南 2021-03-28
高階核廢料無解,無良政客還想「重啟核四」?!

高階核廢料無解,無良政客還想「重啟核四」?!

三月二十日自由時報報導,核廢料無解,核一廠啟動備案,台電將興建室內貯存設施。本人認為使用室內貯存替代露天乾式貯存設施,如此「換湯不換藥」的作法,解決不了根本問題。說不定「室內貯存」在核電廠內,核災風險更高? 核一廠露天乾式貯存設施。(資料照,台電提供)   二O一三年八月出版《為什麼我們不需要核電––台灣的核四真相與核電歸零指南》一書,早已剖析他們不相信台電真的有能力處理核廢料。本人發現八年前被指出台電謊言,有關核廢料問題的謊言迄今仍未清除。 台電規劃「高階廢核料」的處理方式,分為三個階段:濕式貯存→乾式貯存→再處理或最終處置。這是核電業界的常識,是理想的做法;而第三階段的「最終處理」未能實用化,仍有很多的技術問題必須克服。起碼條件是人口稀少、雨量極稀、沒有地震,以及不污染地下水源。此種地質最終處理之場所,台灣何處能尋?高階核廢料就是無解,除非把它往國外送,這有可能嗎?過去曾經想把「低階核廢料」送到北韓未成,還鬧得滿城風雨。高階核廢料根本不能離開台灣,可見一斑。 至於第三階段的「再處理」,通常適用於法國式MOX系統,而台灣核電技術不是法國式。此外「再處理」回收鈽239,涉及核武器擴散管制問題,台灣不可行。目前台灣三座核電廠產生的大約一萬八千八百多束「用過的燃料棒」,仍在「濕式貯存」階段,浸泡在冷卻池中。 平心而論,核一、二、三廠的高階核廢料無解,還想「重啟核四」產生更多的高階核廢料,給下一代留下麻煩,如此無良政客企圖重啟核四,應以予痛斥。 (台灣北社科技環保組招集人)
陳逸南 2021-03-21
「重啟核四」視人命如草芥?

「重啟核四」視人命如草芥?

依三月十九日自由時報A8版報導,面對八月廿八日登場的「重啟核四」公投,總統蔡英文昨參訪「三一一十周年東北友情特展」前談話表示,「核四重啟」問題,儘管有很多不同說法,但有一個結論就是「沒有縣市願意承受核四,或是核廢料的風險」,並重申,核四重啟不是選項。 總統蔡英文昨參訪「三一一十周年東北友情特展」前談話表示,「核四重啟」問題,儘管有很多不同說法,但有一個結論就是「沒有縣市願意承受核四,或是核廢料的風險」,並重申,核四重啟不是選項。(截圖自蔡英文臉書)     另三月十八日報導,馬前總統指核四封存就是暫時不運轉,等時機成熟時再運轉;現在台灣缺電,藻礁問題又沒辦法解決,最好的辦法就是重啟核四,讓它能擔負起提供便宜、安全、持久電力的功能。 關於「重啟核四」議題,蔡總統與馬前總統的見解完全不同。其原因何在?本人認為主要是對於高階核廢料(用過燃料棒)的真相及危機,二人的認知不同。 二零一三年八月出版《廢核─給孩子安心的未來》第一百一十七頁指出,台灣用過燃料棒(按二零一三年七月資料合計一萬六千四百五十五束)的儲存方式,逐漸也跟台灣核電廠的高危險一樣聞名世界了,二零一二年二月法國〈世界報〉指出,「台灣輻射核廢料不當管理,已達可能立即發生核災的危險;運轉中三座核電廠六個爐的燃料冷卻池存放至今累積用的燃料棒,已達原本預估容量的四倍,發生意外時將導致釀成嚴重災害」。 依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資料,貯放在核一、核二、核三廠內「用過燃料棒」分別為六千一百五十束、九千四百九十二束、三千一百七十四束,合計一萬八千八百一十六束。可見這些「用過燃料棒」的貯放密度又增加了,仍高居世界第一。 馬前總統日前表示,核四封存就是暫時不運轉,等時機成熟時再運轉;現在台灣缺電,藻礁問題又沒辦法解決,最好的辦法就是重啟核四,讓它能擔負起提供便宜、安全、持久電力的功能。(資料照)   在福島核災發生後,歐美矚目的是核一廠四號爐的燃料池貯放一千五百三十五束燃料棒(其中二百零四束是未使用的),如果這些燃料棒無法冷卻而熔毀、爆炸,其後果不堪想像。依最近出版《核災下的首相告白》的導讀及第四十五頁,也提到四號機燃料池內浸泡一千三百三十一支使用過的燃料棒,若無法冷卻,會熔毀、爆炸的危機。 想起台灣核二廠裡有九千四百九十二束用過的燃料棒,如果不幸熔毀、爆炸,全台灣將毀於瞬間,是超恐怖的,你不覺得「重啟核四」視人命如草芥嗎? 本人認為「重啟核四」公投,無法讓劇毒的高階核廢料變安全,在面對高階核廢料之處理及處置「束手無策」之際,人民要發揮智慧,力爭免於核災恐懼的自由,多加了解高階核廢料的真相及危機,勇敢地拒絕「重啟核四」吧! (台灣北社科技環保組召急人)
陳逸南 2021-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