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憲臺相關文章

談中國限定新聞網站稿源

談中國限定新聞網站稿源

中國對於訊息的管控日趨嚴密,最新措施是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在二十日發布最新版《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名單》,要求各新聞網站在轉載新聞時,必須從名單內選擇來源,否則會受到處罰。 中國在二零一六年首次發布此名單,今年的新名單涵蓋一三五八家稿源單位,數量擴增近四倍,包括中央新聞網站七十九家、中央新聞單位三十八家、行業媒體八十九家、地方新聞網站及地方新聞單位一零七二家,以及政務發布平臺八十家。大幅增加了地方政府政務發布平臺,以及首次納入微信等社交平臺帳號等,代表中共更加重視社交平臺等新媒體對於輿論的影響。 習近平主政後對媒體及訊息的管制逐漸嚴密,例如整頓長期以來相關政府網站「不及時、不準確、不回應、不實用、瞞報漏報、違規關停」等被戲稱為「僵屍」、「睡眠」的問題。推動「媒體融合」,利用新媒體的傳播優勢,透過建立有「信息航母」之稱的「中央廚房」,限縮媒體的消息來源,層層把關、控制在新媒體上流通的訊息內容及數量。這次發布的稿源名單,更可見對於訊息的控制毫無放鬆跡象。 控制訊息來源之外,中國也積極推動「千人千網」,鼓勵政府網站、新聞媒體根據用戶使用習慣發送關聯度高、時效性強的資訊或服務;利用語音、圖像、指紋識別等,為用戶提供快捷註冊、登錄、支付等功能。然而,個人化網頁的技術,與利用演算法蒐集讀者資訊的技術如出一轍,而「語音、圖像、指紋識別等技術」,雖可加快註冊及登入速度,但蒐集之資訊也可做為情報用途,不論中國內部或海外人士,未來若瀏覽或下載中國網站資訊,均有需提供圖像或指紋等資安疑慮。更有甚者,外國籍人士欲瀏覽中國網站也變難,甚至僅能獲得官方宣傳資料,致使觀察更加困難。 「維穩」是中國對訊息嚴格管控的主因,相對也凸顯中國社會反抗的聲浪高漲,致使中共必須不斷以更高規格的手段與成本來應對,透露出中共對統治正當性的擔憂與焦慮,無法容忍輿論的監督與質疑。高強度的監管能否持續,以及是否引發「物極必反」的反撲,值得觀察。 (作者為臺灣金控暨臺灣銀行政風處處長)
孔憲臺 2021-10-23
「共同富裕」及「三次分配」的真正目的

「共同富裕」及「三次分配」的真正目的

近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共同富裕」、「三次分配」等概念,相較於官方一慣的吹捧,在中國民間造成的恐慌則更需關注。 習近平。(路透)   「共同富裕」並不是新名詞,從毛澤東到鄧小平都曾提倡「共同富裕」,只是訴求的重點有異。習近平的「共同富裕」,係指「有能力、有條件的人脫貧致富的同時,也要幫助其他人實現發展,實現共同富裕」,而「三次分配」則是在市場分配、政府以稅收、社會保障等再分配後,在道德力量的作用下,訴求民間自願捐贈而進行的分配。 二○二一年適逢中共「兩個一百年」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驗收之際,中共雖然發布《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白皮書》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白皮書》宣揚其自認為是「人類奇蹟」的扶貧績效,但實際的成果仍然飽受各界質疑,稱「中國式脫貧」是「帳面式的脫貧」。由於「數字扶貧」和「虛假扶貧」等造假層出不窮,中共為避免民間巨大的不滿危及統治的正當性,過去以嚴懲造假官員,以及封鎖網路不利言論企圖抑制各界質疑的壓力,如今提出「共同富裕」、「三次分配」,包括臺商在內的民間企業,嗅到「三次分配」背後的危機,開始表態成立基金會投入公益事業,希望藉此免遭中共鎖定整肅。然而,筆者認為,「三次分配」的主要目標,是企圖將扶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等目標失敗的主因,轉嫁至民間企業,並從民間榨取資源供中共運用。至於能否解決貧富差距,並非中共首要考量。 中共將政策失敗元兇轉嫁民間並非首次,當年太陽花學運後,中國驚覺以往對臺青年政策錯誤,遂積極將「走馬看花」式的參觀活動,改為強調協助臺青赴陸就業、實習。然而擴大招募臺青就業,勢必會壓縮中國青年就業機會,為減少對當地就業市場的衝擊,中共開始對臺商強調響應臺青就業政策,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息息相關,政策上升到「中國夢」的層次後,臺商自然不敢輕忽,設法擠出名額吸收臺灣青年,實際上許多臺青並未真正進入中國企業,依然在臺資企業任職,只是工作地點換成了大陸,而中共也可以順利從該政策成敗中脫身。 對中共來說,政權的維繫始終是重中之重,人民的福祉則居次要,各國企業(特別是臺商)在響應中國的各種政策時(例如:一帶一路、對臺三十一項措施、共同富裕等),除被誘人的利益吸引外,更要考量背後巨大的風險。 (作者為臺灣金控暨臺灣銀行政風處處長)
孔憲臺 2021-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