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河伯相關文章

政治數學證明題

政治數學證明題

  從裴洛西訪台到中國軍演,柯文哲始終是個局外人,連勉強還能站在線上的邊緣人都談不上。他甚至比自己屬下需要為裴洛西維安的台北市警察更沒有角色,這對喜歡搶鏡頭的他來說,當然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不能忍。所以,柯文哲在自己的臉書搬出他的「美中台等邊三角形理論」老調重彈一番,說台灣應該要在中國與美國之間「左右逢源」,言下之意,他如果當總統就會這麼做,也可以做得到。 做為國小老師,三角形是我熟到不能再熟的幾何圖形。大家在國小都學過,一定還記得三角形的面積公式是: 底 × 高 ÷ 2 柯文哲顯然對這個公式最熟,我們不妨就用這個公式來算出他這個人的「人積」。 柯文哲的底,就是他的底子,也就是才學能力。 柯文哲的高,就是他的高度,也就是器量態度。 柯文哲的底子和高度相乘,一定得除以2,也就是只有別人的一半。 他剩下來的那一半無論是左邊還是右邊,都不可能在雙邊左右逢源,只剩一隻腳,必然得倒向某一邊,因此得證「柯氏美中台等邊三角形可以左右逢源」之假設不成立。 年底的九合一綜合學測會考這一題,請每一位二十歲以上公民考生作答時務必謹慎。老師的洩題就到這裡,其餘的就請自己認真複習,預祝大家都能通過考試,加油。
莊河伯 2022-08-06
觀東風飛彈射歪藍營名嘴尷尬死有感

觀東風飛彈射歪藍營名嘴尷尬死有感

<觀東風飛彈射歪藍營名嘴尷尬死有感> 發射時難準亦難, 東風無力百魚殘。 蠢才到死唾方盡, 藍蛆成堆纍屎乾。 (注釋) 1手機偷窺狂羅友志表示,日本防衛省公布阿共飛彈飛越台北上空,但台北並未發布防空警報,所以一定是假消息,他要求刑事局立刻將日本防衛省移送法辦。顯然,羅友志認為台灣的領空高度是直達大氣層的,太帥了。美國每天都有一大堆人造衛星在中國領空上經過,從不通知也不公布,中國大氣不敢放一聲,這應該是羅友志不要求中國公安局法辦美國NASA的原因吧! 2因為日本在沖繩的戰機升空警戒沒有先向蔡正元報告的關係,蔡正元大肆嘲笑安倍晉三的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說,故意改成台灣有事沒日本的事。蔡正元說中國軍演,日本靜悄悄,這我們不怪他誤會,畢竟日本外相氣炸到取消與中國外長的會談,既然雙方沒人講話,當然就不會有任何聲音了。 3一向很多話的趙少康,到現在還不更新臉書,實在很罕見。東風飛彈失了準頭,射歪到日本經濟海域這件事,可能比直接射進他的嘴巴裡,還更令他驚慌失措吧。 4陳文茜條列包括中國軍演在內的幾條國際新聞,只有標題沒有評論。接下來就開始文青,寫詩聊七夕情人節。只要阿共的飛彈沒有射歪到炸掉鵲橋,就是好消息,最有國際觀的陳文茜,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5對羅智強來說,昨天是非凡的一天。羅智強認為昨天最重大的一個新聞是......王育敏參選嘉義縣長!
莊河伯 2022-08-05
國民黨在美麗島大審時做了什麼

國民黨在美麗島大審時做了什麼

裴洛西參觀景美人權園區,由陳菊親自導覽。陳菊還坐在當年她受審的位置,對美國代表團成員解說國民黨在美麗島大審時做了什麼事情。 裴洛西的行程非常緊湊,這場參觀是特意被安排進來的。 朱立倫最近幾晚可能要失眠了,他一直想親美,他的黨員與支持者一直在反美,美國政府則一直看在眼裡。美國國會代表團特別參觀景美人權園區這個動作,無疑在告訴國民黨:美國立法部門已經把國民黨當成共產黨精神上的兄弟了。 至於美國行政部門是不是也這麼想,就留給朱立倫晚上無車無人睡不著覺時,對著電腦喝咖啡時好好思考了。
莊河伯 2022-08-03
我的感覺超好的

我的感覺超好的

館長說裴洛西訪問台灣,多數台灣人無感。 嗯? 這張照片是所有在昨晚拍的照片中角度最好、氣勢最強、畫面構成最佳的一張,這可是理應最不想挑起台灣人任何感覺的聯合報記者拍的。 現在連本想逃跑的國民黨政客,都涎著一張笑臉恭迎王師第三司令官到訪了。 無感? 那是因為館長的腳沒伸出去讓裴洛西專機的起落架壓一下。 我的感覺超好的。 #民主自由勝利 #共產專制呷賽  
莊河伯 2022-08-03
溪湖是韭菜的主要產區

溪湖是韭菜的主要產區

每到選舉,家世背景是公子哥兒的候選人,往往很喜歡去農田裡表演一下做農事,一下子說是要用雙腳親近土地,一下子說是要體驗農民的辛苦。這種表演多了,效用也就一直在遞減,選民都知道那是戲,即使是該候選人的支持者也都當戲劇在看,不會有人真的相信去田裡割一把稻子,候選人就突然感念起土地的哺育之恩了。 更不用說蔣萬安這個割稻的高馬步姿勢,簡直讓人尷尬癌整個爆發,害我擔心起他的屁股褲縫會繃開,記者的相機可全都在後面耶!我建議他還是乖乖回星巴克喝咖啡吧,我打賭他拿咖啡杯的姿勢一定優雅得多,比較夠格成為紳士範式,當十分鐘偽農民,與他的人設格格不入,太為難了。 是說我突然想到,不曉得習大大願不願意紆尊降貴來選溪湖鎮長?想表演親民的話,溪湖有他最熟手的農作物可以擺拍,相信他做出來的效果,絕對比蔣萬安好一百倍。 我們溪湖是韭菜的主要產區喔!  
莊河伯 2022-07-30
南京人為什麼痛恨湖南人?

南京人為什麼痛恨湖南人?

<前情提要> 中國近日多個城市舉辦動漫夏日祭活動,許多coser卻遭仇日的小粉紅攻擊,手段有刀刺傷與食物下毒等。南京是這一波針對coser暴力攻擊的最初發生城市,因為南京的小粉紅認為有濃濃日本味的東西不能出現在曾被日本軍隊屠殺過的南京,暴力對待coser是一種愛國行為。相關事件引起中國網民的討論,於是有了附圖這樣的對話。 <歷史事實> 1864年七月,湘軍曾國荃(曾國藩的弟弟)部隊攻破太平天國首都南京。由於太平天國守軍激烈抵抗近一年,乃至與攻入城中的湘軍進行肉搏巷戰,最後全部戰死,無人投降,疲累的湘軍將兵因而有了報復心理。待太平軍被消滅後,湘軍高層隨即放鬆軍紀管制,縱兵搶掠,並放任士卒展開無差別大屠殺。 在南京圍城戰中,青壯人口大多戰死,南京城內沒有死的多半是老人、婦女與兒童。老人首先遭集體殺戮,陳屍城內街道的第一批死者九成是老人。兒童則淪為湘軍士兵的凌虐取樂對象,遭受武器戳刺,才兩三歲的幼兒也不例外。幾天之後,城內已經很難看見四十歲以下的年輕婦女,她們怎麼了並不難推測,我建議大家不要推測,很令人憤怒與痛苦。 曾國荃在南京大肆搜刮,狠狠發了一筆財,被南京人稱為「曾老饕」。他的哥哥,人稱大清中興名臣的曾國藩,則因為親手打造出湘軍這部效率極佳的殺人機器,而被江南百姓稱為「曾剃頭」,意為湘軍所過之處,像剃刀劃過的頭皮一樣,寸髮不留。多年以後,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在遊歷南京時,聽到當地老人一提起湘軍,仍是難忍怨恨,罵聲不絕。 為什麼特別提譚嗣同的經歷?因為譚嗣同與曾國藩兄弟同鄉,都是湖南人。當面聽到南京人痛罵湖南人,譚嗣同想必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湘軍對南京下的毒手,到底死了多少人,沒有詳細的記載,大約在二十萬到三十萬之間。史學界普遍同意,這個數字比1937年~1938年日本軍隊發動的南京大屠殺死難人數還要多。在湘軍的南京大屠殺過後十年,南京的人口仍然未達全盛時期的一半,少了大約五十萬人;甚至因為湘軍在城內四處縱火,導致全城找不到一棵完整的樹。 <粉紅色想像> 一位湘軍士兵揪著一名五歲兒童的頭髮,拖行到街上,大聲對滿懷感恩之情的南京市民說:「老子想在這小兒的身上戳幾個窟窿,不同意的請舉起手來!」 旁觀的南京市民眼神熱切,莫名激昂,此起彼落地說:「沒有!」「沒有!」「沒有!」
莊河伯 2022-07-29
一日球迷一開口就露餡

一日球迷一開口就露餡

林智堅的競選對手張善政,當然是不會放過對林智堅打蛇隨棍上的機會。不過一日球迷與選舉球評的特色就是,一開口說話就露餡,譬如張善政對林哲瑄奉上的稱號「旅長」,就是一個例子。 林哲瑄明明有另一個綽號「釣蝦」可以叫,張善政偏偏用非邦迷的視角稱他「旅長」,顯然你跟他說「801旅事件」,他一定聽不懂。一個對中職非常陌生的人,非要蹭新竹球場話題的熱度,就會是張善政這個下場-他不得不改了對林哲瑄的稱呼,但他登板救援林智堅團隊,是注定不會被換下場的了。 我對新竹球場的看法很簡單,新竹市政府吞下全部的批評,一句辯解的話都不要講,趕緊改進缺失就對了。至於想趁機撈點政治油水的棒球外行人,先想想你要不要加入張善政的後援投手群,幫正面臨無人出局滿壘局面的林智堅救火。張善政非常善政,已經三振掉兩位自家打者了,還有一個出局數,誰想上場投就去吧。
莊河伯 2022-07-26
政壇尼安德塔人大集會?

政壇尼安德塔人大集會?

看到蔣萬安的競選團隊成員,我首先閃過的念頭是:哇靠,這是政壇尼安德塔人大集會嗎? 這份華麗無雙的名單,嚴格來講還不算是清冰箱,而是從餿水桶裡瀝出一點聞起來還行的渣。三十歲以下的年輕選民,以及記性衰退得太厲害的青壯選民,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股溝一下美國人李慶安和數學家周守訓的豐功偉業,保證讓你們暑氣全消。噢,我再加碼提供一個關鍵詞-「四傻踢館事件」,其中兩傻就在蔣萬安的競選團隊裡,超歡樂der~ 蔣萬安把李慶安、周守訓、羅淑蕾和蔡正元這幾位滿身都是爭議事件的尼安德塔人,從考古現場裡撈出來,顯然是非常看不起台北市的選民。這是他只想要緊抱深藍選票的公開宣示,同時也自認為光靠深藍選票,他就贏定了,什麼占大多數的中間選民,都是游離無定的空氣,他放棄爭取了。很矛盾的是,蔣萬安是三位市長候選人中最年輕的,找來的競選班子卻是最老派的,似乎是打算把年輕淺藍選民這一塊開放給黃珊珊和陳時中去搶,他真的有嚴肅看待自己的選情嗎? 說真的,我不是台北市民,台北市長選舉我只是個喊燒的路人,不能投票,就是戲棚下看人演而已。蔣萬安演這齣,我有點想把手上的汽水瓶丟上戲台了。蔣萬安如果靠這個精美的戲班子勝選,我這個非台北人有個卑微請求:麻煩把汽水瓶還給我,感恩。 因為接下來的四年,我可以再丟好幾次,基於環保,我不想浪費那個瓶子。
莊河伯 2022-07-26
新竹球場的問題都是可以解決的

新竹球場的問題都是可以解決的

我數了一下,我去過的棒球場還真不少。新莊、桃園、老台中、洲際、斗六、老嘉義、台南、高雄立德與澄清湖,一共九座。 這九座棒球場,老台中、老嘉義和高雄立德沒什麼好嫌的,因為真要嫌下去的話,就是三本書的量,我沒那個力氣。其餘六座球場,每一座都有一卡車的缺點,有些甚至是無解的,譬如新莊球場設計失當的上層看台,以及桃園球場那個名聞遐邇的特異座向;台南球場的年紀比我爸還大,先天上的不良處,沒有哆啦A夢的時光機,也是很難有解方的。 當我看到新竹球場被罵翻時,我覺得是很正常的,台灣沒有一座球場是啟用的第一天就大受好評的。我覺得比較不正常的是,新竹球場的毛病,竟然成為新聞媒體大肆報導的焦點。台灣媒體怎麼突然轉性大量報導起球場設施問題了?又是吃錯什麼藥開始關心起中職球員受傷的原因了? 不過事情既然發生了,林智堅就鼻子摸一摸,接受所有批評,趕緊讓新竹市府逐條改善吧。既然非要在選舉前拚開箱,造成的反效果就一定得自己吞下去,這沒什麼好哀怨甚至討拍的。至少和桃園球場那個無藥可救的西曬問題比起來,新竹球場的內野紅土鬆軟與外野碎石太多,都是可以解決的問題,盡早止血,才能停損。即使不談選舉,讓球員安心打球,以及讓球迷有個舒適的看球環境,也是負責蓋球場的官員應該做到的事情;道歉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來,新竹市府要加緊補破網。當新竹球場成為我去過的第十座棒球場時,我當然希望有個很美好的看球體驗。  
莊河伯 2022-07-24
鮭魚夫人擺駕回京

鮭魚夫人擺駕回京

君問鮭琪未有期,草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草山夜雨時。 臉書相送罷,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綠,王妻鮭不歸? 別秋墳鬼唱詩了,鮭魚夫人這不就擺駕回京,凱旋而還了! 台北市長夫人回歸臉書的首發力作,就不囉嗦,直接對號入座,絕不跟人搶位子,一如閉關前之優雅。她嚴肅而隆重表示:陳時中你給我卡差不多咧,我什麼時候干政了? 全台灣縣市長的配偶,我能叫得出名字與能在YT上看到的人,只有陳佩琪和花蓮縣長的丈夫。和傅皇陛下為同一類人,陳佩琪會不會與有榮焉,就得問她本人了。這就是事實,不然請大家現在馬上回答:新北市長夫人兼大群館包租婆,大名是什麼? 侯友宜的老婆也算出名了,在侯友宜選新北市長時還被修理過好幾輪,但不上網查就叫得出她名字的人有幾個?更不用說她長得是圓的還是扁的,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而一篇文章就能收獲到多達七八千條留言,全台灣縣市長配偶的臉書,也只有陳佩琪有這種流量。大家可以找一下盧秀燕的老公的臉書,看有沒有這等風光-前提是你得先知道盧秀燕的老公叫什麼名字。 陳佩琪有沒有干政,可能每個人的見解不一樣,但她很愛出風頭則是肯定的。傅皇陛下好歹是現任立委兼國民黨高層黨務主管,本來就會有新聞,陳佩琪只是一介平民,票投柯文哲的人又沒投給她,她的新聞量卻不輸給傅皇陛下,她不覺得哪裡怪怪的,才是大奇怪吧?  
莊河伯 2022-07-18
會議紀錄和備忘錄的差別

會議紀錄和備忘錄的差別

在這邊提供一個小小的知識。 會議紀錄和會議備忘錄的差別是這樣的: 會議紀錄是討論發言的實錄,屬事務文書,一般情況下不會公開,也不必傳閱,只做為資料存檔。 會議備忘錄只記要點,重點會放在記載會議成果,而非會議過程。會議備忘錄是法定行政公文,在一定範圍內必須傳達或傳閱,並要求落實執行。 所以韓國瑜在擔任高雄市長時,與外國簽訂的水果出口文件都是備忘錄,而不是會議記錄,簽會議紀錄根本沒有意義。這也是我們會知道高雄水果出口相關內容,且韓國瑜必須執行的原因。 而你們家柯文哲說會議紀錄的法律位階比會議備忘錄高。 他乾脆說陳時中的褲頭比他高算了,反正他的信徒也會相信的。
莊河伯 2022-07-14
台灣表姊可不可以為我們解惑一下?

台灣表姊可不可以為我們解惑一下?

把這兩張新聞截圖放在一起看,特別感到好笑。 中國控制疫情傳播的方式之一,是給每個人民一個健康碼,亮綠燈才能順利辦各種事,亮紅燈則什麼事都不能做,包括到銀行提款。 於是我們看到河南村鎮銀行的擠兌風暴,官方是怎麼處理的。只要給存款戶通通賦紅碼,誰都不能臨櫃提款,擠兌立刻外推成擠門口,櫃檯直接就清空了。 真是個高效率的國家呢! 區區一個二維碼,既能控制疫情,還能控制金融災情,多好用!難怪台灣表姊此生不悔入華夏,在健康碼紅綠燈前,她哪有勇氣公然後悔? 在中國,科技始終來自忍性,中國人民願意忍受政府濫用科技控制自己的生活,並且嘲笑不使用這種方式的外國,我們沒法說什麼。我不知道該不該對中國人民說加油,因為很難確定他們需不需要落後國家人民給他們鼓勵,畢竟東南島夷都有人一踏上中土神州就喜極而泣,五體投地,此生不後悔化為天朝上國億萬草芥之一員了。 我只有一個小小感想。 中國政府教育下一代要自立自強,有一句話是這樣的: 落後就要挨打。 是啊,台灣確實落後,但挨打的為什麼是先進國家的人民? 台灣表姊可不可以為我們解惑一下?  
莊河伯 2022-07-14
房價的歷史故事

房價的歷史故事

【房價的歷史故事】 中國第一次針對房屋而收的稅金,是唐朝的「間架稅」。「間」是房屋的數量,「架」則是房屋前後的兩根柱子,兩架為一間。間架稅的徵收標準,是官員直接進入民宅,計算房屋大小,再根據房屋所在區段與品質好壞,分成上中下三個等級,依此標準收稅。間架稅不只是中國第一次出現的房屋稅,更可以視為另類的豪宅稅,因為上等房屋的稅金是下等房屋的四倍。不要小看四倍好像沒很多的樣子,對那些不只三個華麗窟的有錢狡兔來說,必須為名下所有豪宅繳納的間架稅,加起來就足夠讓他們心頭淌血了。 間架稅並不是唐政府推出來打房用的,而是斂財用的,政府沒錢打仗,便把腦筋動到老百姓的口袋裡。間架稅推出時只適用於首都長安,理由很簡單,一來沒人力對全國房屋進行估價作業,二來用膝蓋想也知道長安的上等房屋一定最多。但問題來了,充當估價員的都是小吏,哪個人那麼白目敢去權貴家敲門說「估房價了,開門!」於是間架稅天生注定只能擾到民,不能擾到貴,所以剛出台就招民怨,不到半年就夭折,無疾而終了。 到了宋朝,因為經濟發達,城市化的情形很明顯,人民愛往大都市移動,因此造成都市地區的房屋供不應求,房價因而節節上漲。這情況又以首都汴京(開封)最為顯著,由於房價太高,以至於連官員看了都要大搖其頭,口袋不夠深的官員,只好退而求其次,改用租的。 當時沒有興建公寓大樓的建築技術,與今天相比,古代都會區相同面積能居住的人口非常少,擁有超過一百萬人口的首都汴京,房價因此高不可攀。蘇東坡的老弟蘇轍,在中央當中階官員,沒錢在首都買房屋,不得不租屋。蘇轍因此經常寫詩顧影自憐:「我生髮半白,四海無尺椽」、「我老未有宅,諸子以為言」。直到他退休後,才終於在許州(河南省許昌市)買了房屋,他特別寫詩慶祝:「平生未有三間屋,今歲初成百步廊。欲趁閒年就新宅,不辭暑月臥斜陽。」我們在千年以後,彷彿都能在讀這首詩時聽到蘇轍入厝時爽翻天的鞭炮聲了。 蘇轍熬到七老八十才有殼,但許州相對於首都汴京,約同於蘆竹和台北之比,在半都市半鄉村的地方買房子還耗上高薪的宋朝官員一輩子的時間,大家便可一窺宋朝首都房價有多恐怖。宰相李沆為官清廉,這就注定他住不起首都的好房子。他在汴京的住家,客廳面積「僅容旋馬」,也就是只容得下一匹馬原地打轉,和我家差不多。堂堂帝國宰相住得這麼寒酸,是無可奈何的事,誰叫李沆不貪汙呢?南宋哲學家朱熹說北宋的中央官員大多買不起房子,只能租屋居住:「百官都無屋住,雖宰執亦是賃屋。」(《朱子語類.高宗朝》)而且有些大官付不起高房租,還只能租地段非常差的廉價房屋。宋真宗的副宰相楊礪去世,宋真宗特地乘坐馬車去楊礪的租屋處致哀,沒想到楊礪租的房子位在狹窄的巷弄內,馬車竟然進不去。當時正在下雨,為表對忠臣的敬意,宋真宗改用步行,踩著一地積水進入楊宅,看到副宰相住得這麼簡陋,忍不住感嘆良久。 當時首都的豪宅,價格動輒是普通房屋的十倍以上,換算成新台幣,戶戶基本價都是一兩億,就算打對折,為官比較廉潔的官員,依舊只有望樓興嘆的分。有人分析,當時帝都汴京的普通房屋,以一般公務員的薪水,不吃不喝得存上兩三百年才買得起,比現在的台北市民還慘。 宋仁宗為了解決官員住的問題,對有辦法囤房的官員下了一道「限購令」,規定官員只准買一棟自住的房屋,不許買第二棟,但並沒成功打壓房價。其後的宋神宗並不出手管制首都房價,而是直接興建公宅給官員住,以免官員落得在天子腳下過得不夠體面的窘境。(「自神宗置東西府,宰相方有第」,語出《朱子語類.高宗朝》)官員住不起房,一般百姓的居住正義自然只能在夢中實現。汴京普通百姓的家,與其說是「房屋」,不如說是「雞舍」。貧窮小市民只能在箱子大小般的屋子裡,用幾塊木板發揮空間創意,這邊架那邊疊地做出隔間,小孩子甚至睡在架於半空中的木板上,父母親睡下面,隨時準備「接球」。金帝國大軍迫使宋室南渡後,大批皇親國戚與落難官員全擠進江南各大城市,造成江南短期內出現房屋供應緊張的現象,南宋首都杭州既是天龍國,又是風景名勝,房價自然是天文數字。南宋的房價居高不下問題,直到被蒙古滅了國之前,都沒被解決過。  宋朝之所以會出現高房價現象,原因並不希奇,不過就是簡單的供需法則而已。有購屋需求的人一多,自然而然會推升房價,在正常情況下,你幾時看過想住市中心的人增加,市中心房價卻長期不動如山,甚至崩盤的?古代就已經是這樣,現代何嘗能例外於這個經濟法則? 要如何解決大城市的居住問題,是一門很艱深的學問,不可能喊喊口號,提個自認為很棒所以不必討論的政策,就能獲得妥善的處理。經濟問題才不是左派想的那麼乾淨俐落,真要那麼簡單的話,唐朝這種帝王話說了就算的體制,為什麼一間豪宅的稅都課不到?宋朝這樣獨裁專制的政體,一道禁止囤房,不得反抗的限購詔令都下了,為什麼依舊無法壓低房價?這值得大家深思。 在我看來,中華文化圈內的房價問題,誰執政恐怕都解決不了,除非誰有辦法徹底剷除中華文化中「有土斯有財」這種根深柢固的小農思想。像蘇洵,當個小官,拚了一輩子,年過五十歲時咬牙借錢買了房子,結果卻只開心住了七年就去世。人死就算了,一屁股的房債全落在兩個兒子蘇軾與蘇轍身上,兩兄弟花了好久才還完老爸遺留的債務,自己卻拒絕接受教訓,又步上老爸的後塵,兩人都在年過半百後才擁有人生的第一間房子,也同樣都身揹債款度過後半生。 你一定會覺得三蘇父子這是何苦來哉? 這就是傳統文化最可觀的威力。想要台北的房子人人都買得起或至少租得起?自有住宅是一個人的財力證明,以及男人擁有房屋就擁有婚配優勢這兩大中華文化觀念,先想辦法消滅再說吧!
莊河伯 2022-07-08
向八田與一銅像獻花致敬

向八田與一銅像獻花致敬

2010年時,我第一次遊烏山頭水庫。那天剛好遇到一群自日本專程而來的長者向八田與一銅像獻花致敬,我在旁邊觀禮,深深感受到一位偉大的水利工程師的歷史地位,可以重到何種程度。一位技術人員的一生,完成一個造福無數人與留芳無數年的大工程,不只足以令其名留青史,更能在身故之後幾十年,甚至是可以預見的百年以後,依舊讓世世代代受其德澤福蔭的人感懷在心。 2017年,兩位不識字兼不衛生的統派笨蛋,利用夜色掩護幹起宵小勾當,潛入烏山頭水庫砍下八田與一銅像的頭部。 我這次重遊烏山頭水庫,看到2010年時沒看到的拉繩,提醒遊客在銅像前五步距離止步,不要靠近銅像。我不確定2010年時有沒有拉繩,畢竟當時有日本長者向銅像獻花,拉繩必然得撤除;我也不確定現在看到的將遊客與銅像隔開的拉繩,是否與2017年的銅像破壞事件有關。總之,對我來說,那條拉繩非常礙眼,紅色的彈性繩帶彷彿在提醒我們,台灣有一撮心向紅色帝國的奴隸,時刻處心積慮要破壞台灣的民主自由。 嘉南大圳的興建,不可否認的是日本殖民政府確實撥過算盤,希望藉由增加台灣稻米產量,調節日本國內的白米需求,南部地區的稻農能不能使用到嘉南大圳的灌溉水,很大一部分取決於日本本土的米價。嘉南大圳用掉日本政府高達5414萬日圓的預算才竣工啟用,不可能沒帶著日本政府優先照顧自家人的私心,這並不難理解。要知道,嘉南大圳花掉當時日本政府的經費,相當於今日約5兆日圓,以今年度日本政府的總預算來說,等於是大約每21元的支出就有1元用在台灣這座亞洲最大的水利工程之上,日本政府的負擔相當沉重。八田與一是一位水利工程師,不是台灣總督府裡的官員,他窮畢生所學興建嘉南大圳,腦子裡沒有政治人物複雜的算計,只有專業技術人員要把工程做到最好,得以幫助到農民的簡單心思。用被殖民者對殖民者的憤怒視角來評價八田與一,不但搞錯方向,也輕易就抹殺嘉南大圳確實提升南部稻米產量的客觀貢獻。 我說那兩位破壞銅像的統派不識字,並沒冤枉他們。 八田與一的服務對象,不只是日本帝國,還包括中華民國。1935年,因嘉南大圳的完工啟用而聲名鵲起,八田與一受聘擔任福建省顧問技師,聘請者,就是時任福建省主席,後來在二二八事件中讓台灣局勢失控的陳儀。八田與一十分盡責地擬定好福建省的水利設施計畫書,要不是陳儀自己把省主席位子搞砸,以至於工程計畫無疾而終,只怕現在的福建,也會有一座令統派們一提起就滿臉尷尬的水圳。大家覺得歷史如果改寫,八田與一也在福建完成另一座媲美嘉南大圳的水利工程,陳儀立碑為誌,台灣統派敢去中國敲掉八田與一紀念碑嗎? 你要多討厭日本人都行,要對當年日本人留下來的事物發洩你的憤怒,雖然違法,至少也得先讀書做功課,把針對的目標搞清楚。破壞沒欺負過台灣人,甚至連傲慢心態也沒有的八田與一銅像,就是不識字兼不衛生的證明。統派要是真的想發揚中國不可辱的民族精神,在馬英九執政時,就應該拿著電鑽去把總統府牆壁打個洞,那是日本人蓋的台灣總督府,當年所有對台灣人不好的政策,都是在裡面制定出台的,那才是應該要毀滅的東西。統派不破壞總統府,卻破壞八田與一銅像,這不只是沒知識而已,還讓人看穿根本是膽小孬種,誰不知道八田與一銅像旁邊沒憲兵守衛,不是嗎? 我今早晨跑時,特意跑進八田與一銅像與其夫人外代樹的墓碑,向兩人致意。殖民者的功過很難一刀切兩邊,簡單下結論,但至少水利工程師八田與一的歷史評價,沒有政治家與軍事家那般複雜難斷,在富饒的嘉南平原,他的功,不是少數幾個笨蛋能竄改成過的。  
莊河伯 2022-07-06
唐太宗的十大走鐘

唐太宗的十大走鐘

繼雍正與漢高祖後,柯文哲把自己比喻為第三個中國皇帝-唐太宗。又說唐太宗的名臣魏徵,如果在紂王底下當差,就會被剁成肉醬,所以魏徵(民眾黨的公職)偉大,唐太宗(柯文哲陛下)更偉大。 他知道的唐太宗,只來自國編版的歷史教科書,所以才敢這樣自我吹噓陶醉。不過在這邊,我同意柯文哲是唐太宗的自喻,只不過是晚年的唐太宗-合理嘛,柯文哲也快卸任了,要和唐太宗比,當然要對照唐太宗執政晚期才有可比性。 魏徵在唐太宗去世前十年,曾上了一分《十漸不克終疏》,用白話文來說,就是《十件你逐漸走鐘導致你不得善終的事情》。我把這十件老年唐太宗的變化列出來,大家來和柯文哲比對一下,看看中了幾項。 (一) 買馬購寶,為外國所恥笑。 (二) 大興土木,過度役使人力。 (三) 驕傲縱慾,堵塞勸諫言路。 (四) 親近小人,疏遠賢明君子。 (五) 蒐羅珍奇,敗壞節儉風氣。 (六) 不辨賢佞,賞罰沒有標準。 (七) 出遊無度,遭到百姓取笑。 (八) 尖酸刻薄,對臣屬使臉色。 (九) 狂悖自滿,無人敢言其非。 (十) 勞民傷財,罔顧災禍頻仍。 這十件晚年唐太宗的執政缺失,柯文哲複製貼上的是: 第三點:請洽詢孟買春秋。 第四點:請洽詢一眾已離職的柯市府團隊與民眾黨黨工。 第六點:請洽詢一眾台北市政府發言人。 第七點:全台走透透吹噓不存在的政績,以及每年都浪擲公帑的一日雙塔。 第八點:請洽詢曾經被當眾羞辱過的台北市政府公務員。 第九點:請洽詢民眾黨內的狗。 不簡單,唐太宗的十大走鐘項目,柯文哲感染率達六成,難怪他那麼有自信地認為自己堪當唐太宗。是說啊,柯文哲在舉魏徵與唐太宗為例時,是幫賴香伶輔選的場子,他把賴香伶比擬為魏徵,把自己說成唐太宗。但是賴香伶的幕僚被柯文哲詬罵為狗,也不過是幾天前的事而已,怎麼他和賴香伶都忘得這麼快?我可不記得唐太宗有臭罵魏徵的部屬是狗。更何況,唐太宗看完魏徵的《十漸不克終疏》後,稱讚魏徵說得好,賴香伶敢不敢試一下用同樣嚴厲的語氣對柯文哲發表一篇《主席十大不快點根除就準備剉咧等的屎爛毛病》?
莊河伯 2022-06-30
80%都市人是網路時代難民

80%都市人是網路時代難民

很多都市人對台灣鄉村的真實情況,全靠想像,而且非常極端,不是遍地田僑仔,就是窮鬼滿出來。館長就是這種將想像當成事實,還不許別人說他錯的人,即使這個別人是一輩子生活在鄉村的人也一樣。 社頭人有像館長講的那樣窮愁潦倒,連麵包都吃不起嗎? 問google map就有答案了。 附圖2上面標註的社頭鄉烘焙坊有十八家,當然不是全部,85度C社頭店就不在這個頁面上。要是把也有賣麵包的十六家便利商店都算進去,4萬3千人口的社頭鄉,大概每八百到一千人就有一家可以買到麵包的商店。 館長顛覆了我這個庄腳人對都市人的刻板印象,從今天起,我正式開始認為都市人不會使用google查找資訊,80%都市人是網路時代難民。 謝志偉 他都這樣說自己了
莊河伯 2022-06-29
全新流量密碼

全新流量密碼

想辦活動,卻沒錢做宣傳,擔心沒人氣嗎? 沒問題,只要想辦法惹惱靈糧堂,他們就會幫你宣傳,帶來人潮。而且超佛心……不,超上帝心的是,他們還不會跟你收費。 #全新流量密碼 #靈糧堂不考慮轉型開經紀公司嗎
莊河伯 2022-06-25
不能讓一個孩子就這樣白白死去

不能讓一個孩子就這樣白白死去

我想,你用不著是為人父母,聽到恩恩母親焦慮求助的聲音,也會跟著心碎。 我想,你用不著是新北市民,看到衛生單位顢頇怠惰的作風,也會非常憤怒。 我真不應該在用餐時間聽這個錄音檔的,眼睜睜看著一條才來世間兩年的小生命,被設計錯誤的制度延誤救治而過早結束,實在非常難受。 新北市府事前發明了一套與眾不同的急病送醫程序,事發被證明這套詭異的制度無法幫助到急需救護的民眾,事後市長侯友宜把所有的能力都用在作戲欺瞞、諉過中央與卸責基層。我非常想知道,侯友宜的施政滿意度始終高居六都之首,且大幅領先第二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多達七成的新北市民眼瞎腦壞,還是侯友宜為自己鍛鑄造神術的手腕,已經大大超越台北市長時期的馬英九與高雄市長時期的韓國瑜? 誰掌控了媒體,誰就握有了民氣。 誰握有了民氣,誰就捏造了天意。 這個造神SOP,韓國瑜是第一個沒走到最後一站就跌倒的人,我非常希望侯友宜是第二個。 不能讓一個可憐的孩子就這樣白白死去了。   ttps://www.youtube.com/watch?v=woAmIyJddAw YOUTUBE.COM 【恩恩案音檔完整公開】衛生局找嘸人醫院賞閉門羹 致命人禍一刀未剪全紀錄|鏡週刊 【恩恩案音檔完整公開】衛生局找嘸人醫院賞閉門羹 致命人禍一刀未剪全紀錄|鏡週刊  
莊河伯 2022-06-21
完全不值得懷念的時代

完全不值得懷念的時代

我最討厭的人之一,就是貴古賤今,整天都在懷想過去,認為現在的生活比不上從前的人。這種人若不是既得利益的國民黨權貴,就是記憶已經被假新聞覆寫,不與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中。 我自己的成長經歷,讓我絕對不願意台灣回到過去,那完全不是一個值得懷念的時代。 民國七十、八十年代(我討厭民國紀年,以下就用西元紀年表示),約等於一九八0、九0年代。這段期間,台灣的經濟確實處於上升期,1986年到1992年,台灣民間薪資每年成長率都超過10%;1994年軍公教調薪幅度還一口氣衝上8%,此後若有調薪就一直固定在3%了。但要說當時的薪水比現在高,那就是春夢無邊了,我1995年初進職場,起薪3萬8千元,就比現在的初任教師薪水4萬3千元低很多,說這話的人確定是年紀與我相仿的台灣大叔嗎? 我最不想回到一九八0、九0年代的另一個原因,是當時台灣人的人文素養差到不忍卒睹,彷彿集體中邪一般,罹患嚴重的精神疾病。那種瀰漫整個社會的失心瘋氛圍,讓台灣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忍受十分鐘的地方。 當時台灣人的口袋開始有了一點閒錢,於是很願意花錢,賭博成為熱錢投入的其中一個管道。大家樂賭博便是在當時風行起來,那時沒簽賭過的清流比不說謊的中共官員還稀有,多數人的聊天話題都是哪裡的明牌很準,開獎後幾天,鄉間的草叢與山區的河床,常常可以看到被槓龜的賭徒丟棄洩憤的神像。一個多數民眾瘋賭博瘋到勇於對神明大不敬的社會,無論如何就不能被稱為風氣良善純樸的社會。 我建議大家去查一下「十信案」,見識一下一九八0年代的黨國權貴是怎麼玩錢的。跟我說以前的經濟比現在好?沒去金融機構擠兌過、未曾什麼事也沒做就莫名其妙破產的人,就閉嘴不要睜眼說幹話了好嗎? 台灣人雖然有錢,但寧願拿去簽大家樂,也不願意投資在自己的靈性水準上。當時的鄉下人若買票看畫展或聽交響樂,往往會被親友鄰居嘲笑「假仙、假有水準」、「明明就看不懂,去跟都市人裝什麼高尚」。歐美人是「品」高級紅酒,台灣人是「灌」高級紅酒,還引以為豪說這才叫做酒國英雄。1980年代,隨著桃園機場落成,越來越多台灣人出國觀光,但當年我最常聽到的就是又有哪個台灣人在外國旅館退房時,把房裡所有能搬動的東西也一起悄悄退房了,或是又有哪個台灣團在國外幹了什麼令人搖頭的蠢事。那時從日本玩回來的人,你趁記憶還新鮮時問他日本的山川、古蹟、歷史、文化,他多半沒印象,只會跟你說他帶了多少昂貴但神奇的藥品回來。現在的年輕人不會知道他們那些個成天在緬懷當年讚過去的父祖輩,曾經幹了些什麼令台灣無光的事情。有錢卻沒品,你說有這種集體現象的社會,到底是有哪一點值得懷念,甚至復刻? 我還要說治安,我每次聽到過去的治安比現在好,都很想翻白眼。台灣治安最壞的時期,差不多就是一九八0、九0年代,綁架案、分屍案、銀行搶案、銀樓搶案、槍擊案、飆車族鬥毆案,三不五十就發生。我讀國中時,溪湖外環道通車,到外環道看飆車族騎名流一百超速闖紅燈,竟然成為溪湖鎮民夏日夜晚最普及且盛大的休閒娛樂,是哪個白癡現在能見到這種大場面的公開違法活動?1989年我讀高中時,縱貫線道上名氣最響的黑牛黃鴻寓,槍擊立法委員陳湧源,將陳湧源打成半身不遂,轟動全國,那時我爸媽還諄諄告誡我走路上下學時,要多注意街道邊的風吹草動,因為黑牛黃鴻寓是彰化人,誰曉得他是不是窩藏在故鄉。三年後的1992年,台北發生台灣首次有新聞媒體全場連線報導的警匪槍戰,陳新發犯罪集團與信義分局警察激烈駁火,信義分局竟然耗盡所有的子彈,事後在現場清點,一共發現高達兩千處的彈著點。我當時在大學宿舍裡看新聞,簡直快分不出這是電影還是現實。這叫做「遙想當年,治安無限好」?別鬧了,就不說台灣的刑案件數年年減少好了,現在台灣有哪個分局,在最近十年因為警匪槍戰而打光局裡所有的子彈? 每個國家都有問題需要面對與解決,方法絕對不是回到過去,一來不可能回得去,二來過去解決問題的方法未必適用於現在,更重要的是第三-過去根本就沒比現在好,發什麼神經要回到過去!你如果承認自己是個只剩下往日歲月可堪回憶的孤苦老人,那你就乖乖到旁邊對著今天的台灣表達不滿,那是你的自由,但請你不要站在中間擋路,年輕人還要繼續向前走,沒空聽你瞎掰架空歷史故事。  
莊河伯 2022-06-18
訕笑與羞辱等著你們

訕笑與羞辱等著你們

各位曾經的柯粉現任的柯黑,報名朗讀大賽前請務必三思,訕笑與羞辱可能正在等著你們吶!
莊河伯 2022-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