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偉大」這件事

來談談「偉大」這件事。

以下摘自《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

達賴說:「有一次,我到德里出席一場跨宗教會議,印度一名宗教領袖坐在我旁邊,像這個樣子。」達賴喇嘛挺直身子,擺出陰沈的表情。「他說他的座位應該比其他人要高。這個叫什麼?」達賴喇嘛輕拍椅子的底座問道。

「椅腳。」大主教給了答案。

「對啦,他嫌椅腳不夠長,主辦單位只好多拿一些磚塊來把椅子墊高。我坐在他旁邊的時間,他始終一動也不動,像一尊雕像。於是我心想,要是哪一塊磚頭鬆動,他摔下來,我們就有好戲可看了..」

「你該不會動了磚塊?」大主教問。

「如果動了就……」

「我才不相信你。」

==

這就是兩個「聖人」的對話,戲謔又自然。

大主教甚至會在達賴作勢要親他臉頰的時候,大喊:「有鏡頭在拍,你快擺出聖人的樣子!」然後全場笑成一團。

==

世人可能還是很難把他們當成普通人,當成不偉大的人。

但眾人對他們的感想,很大一部分,正是來自於他們拒絕偉大。

==

很多令人感佩、景仰的領導人,在公開談話提及完成的事項時,總不停感謝眾人的努力。

很多人能成事,反而沒有特異與外顯的智商、技巧或魅力,但他能讓有才能的人在適合的位置發揮,並且能盡自己的努力做審核、支援、輔導與背書的工作。

==

以前常會希望能找到完美的領導者,但最後總是換來更大的失望。在心中腦補、幫他神化之後,發現他做不到自己說的,已經不新鮮了。

能找到誠懇、普通、會犯錯也會改進的公務員,那也就好了。

而遇到做事情令人嘆氣搖頭,卻不停宣揚自己的偉大、自己是大咖、如同皇帝的人,就像達賴看到那位不知名的宗教領袖一樣,感謝他提供的樂趣與笑料也無妨。

==

有時候會不明白,一個人怎麼會崩壞全毀到你認不出來,有時可能就是來自他對偉大的追求吧。

當他希望前呼後擁、被當成是個大咖的待遇,希望像個官夫人優雅的對大家微笑點頭,而身邊的他可比擬古代偉大的皇帝,不停的停留在對「我自己」能夠偉大的美夢之中,他就算有任何才能,也不值得一提了。

圖文不符,這是大島金黃色的夕陽。

< 資料來源:杜承哲醫師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