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和政治

 

人類傾向於順從,因為這樣比較方便,反正大家做什麼我就跟著做什麼完全不用動腦筋,自然而然、輕鬆愉快。我們是社會人,隨波逐流讓我們感到安全和正確,畢竟跟著大家做就沒錯了,逆向思考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不管在什麼團體,任何不遵守約定成俗或公共規則的人,很快就會被視為麻煩製造者,或是邊緣人。升學主義和學術界的同儕壓力很容易讓人家變成從眾。

不喜歡衝突,對妥協有需求,以及喜愛討人歡心的人,更容易受到這種壓力的影響。不跟大家一樣必須要有自信,有強烈的個性不肯屈服於同儕壓力,而在這個世界上很少人一開始就有真正的自信。

跟大家一樣或不一樣,並不一定有什麼好壞的問題,遵守社會規定法律制度是民主社會運作的基本要求。但是,創新或任何創造性行為,通常都基於有意識地打破傳統和先前的社會結構與規範。

人類心理上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指導原則:犯錯總比孤獨好。這也是一大堆陷在他人地獄不斷追求和別人一樣的原始動機,某某粉也可能因為這樣而形成。

其實在台灣的教育養成過程,對我自己來講覺得是有一點心理變態,成為學霸高高在上,表面風光、內心空虛。我覺得我是去德國唸書以後,才發現那種教育方式和看待社會的眼光狹隘,這世界根本沒有第一志願的大學就會最傑出優秀的事情,如果這麼簡單,民主選舉根本沒有必要,就用科舉就好了,誰最會考試或寫期刊論文,就由他來當市長或總統。

這種事情只發生在幾千年前的社會,寫漂亮文章的人就能夠當宰相,然後上面還有一個皇帝,這種古老的世界當中!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有兩篇著名的演講文章,以政治作為一種志業和以學術作為一種志業。韋伯特別挑這兩個職業來演講,身為一個社會學家應該認為這兩種職業對於社會的影響深遠,因此需要特別把它拿出來強調。

政治上的從業人員要求是具備熱情、責任感、和判斷力;至於從事學術這一行,需要的特質是孤獨超越,跟政治完全不同,但很多人受不了這個行業,不是孤單寂寞有點冷,要不然就是寫論文做研究覺得無聊,又要出來做行政、搞政治。

學術領域外遇到政治,並沒有那麼高尚,不應該和其他領域有所不同!韋伯說過:如果你不能從學問中獲得陶醉感,那就離學術遠一點。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