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必須死

 

如果有飛行員或空服員的好朋友,一定知道他(她)們這段時間的辛苦。我們一般人避免出國旅行,尤其坐長程的飛機,在封閉的環境裡面,很容易感染肺炎瘟疫。飛到世界各國,然後在不同的地方被監禁隔離。「為了能夠繼續活著,自由必須死嗎?」看到這些飛行員和空服員的朋友在被隔離的期間寫出來的文字,更加深了對這句話的感覺。正常人有誰能夠在一年裡面,隔離十幾次的14天?

自由的核心是什麼?大多數人會說:自我決定。自由是強制的對立面,一個自由的人有他自己的決定,關於他的身體、生活方式,冒險或謹慎、不健康或健康、浪費或節儉。 一個自由的人不服從其他人的意見,而是自己的想法,這正是自由概念的含義。

自由在歷史上一直是艱難的,自由,正如康德這樣的開明人士、約翰·米爾這樣的自由主義者,和尼采這樣的個人主義者,都認同自由的概念必須得到捍衛。反對國家的力量;反對流行的道德;反對多數人的壓力。

不可否認,這種自由理念是人類歷史進步的引擎,公民自由和人權都歸功於它,更不用說民主本身了,世界許多地方仍在為自由而奮鬥。 簡而言之:只有當個人可以反對集體,並且國家讓人民自由選擇他們想要的生活方式時,這樣才是真正的自由主義者。

但是,我們目前正在經歷這種自由概念達到極限的時期,在瘟疫病毒還沒有開始蔓延之前,我們似乎已經被一種經濟體系所淹沒。在這種體系中,自由意味著一件事:買得起什麼東西。 我們是誰,重點在資本主義社會能夠過什麼生活,主要取決於消費。

不斷榨取地球的資源,氣候暖化的現象每個人都可以感覺得到,常常幾年前裝的冷氣,現在明顯感覺噸數已經不夠,天氣老是熱的不得了。氣候變遷使自由——被理解為不受脅迫的自由——受到質疑。 肺炎瘟疫危機使國家的權力重新回到現實世界,正是傳染的風險,讓自由變得更加困難。想要保持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決定自己的健康風險的人,越來越受到政治性的批評。非理性不打疫苗的自由,早就已經被大多數人唾棄,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團結,而不是自由。

時代力量強調自由的人權律師及他的信徒,明白世界的局勢,對於維持資本主義運作的飛行員和空服員瘟疫的隔離守則,「要求加嚴」。真令人感到不勝唏噓,也為政治人物的機巧靈活變化,感到相當的佩服。

台灣本來2021年1月1日要開始發數位身分證,林宗男教授和我為了這個事情,像唐吉訶德一樣地拼命阻止,如同螳臂擋車,竟然神奇地在最後一刻擋下新竹市試辦。

如果現在有一張可以監控全國每一個人的數位身分證,剝奪了所有人的自由,是否就不用那麼麻煩,每次到每個地方,都要拿起手機發個簡訊給1922,也不會有什麼防疫破口之類的政治口水,全部的人都會被政府非常安全地監控,很容易就可以抓到誰可能被感染。

去年以前的勇往直前、不顧一切,現在突然懷疑起來了。我們是否必須告別我們所知道的自由? 

我們是否必須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在我們這個時代,問題帶來更多的問題,而不是解決方案? 

歸根結底,安全是不是遠遠勝過自由?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