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是低標、還是高標


反中在目前的處境之下,是對台灣美好未來發展的理性選擇。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專制獨裁、數位恐怖的政府,從血洗圖博、新疆集中營、一直到撕毀承諾香港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粗糙手段。在整個中國社會上,施行個人信用評分制度,建設無所不在的數位監視器,使用毫無保護隱私概念的各種資訊網路應用軟體,全力發展侵犯人權的人工智慧系統,在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上,完全和台灣不同。

稍微唸過書、了解這些狀況的人,「抗拒中國統一、反對中國統戰」,本來應該是台灣的共識,是一個很低的標準,但因為中國國民黨全黨幾乎投降中國共產黨,黨國教育的殘留影響,以及統戰在台灣有相當不錯的成果,這個理性選擇下,應該有的核心價值,突然變成一個好像很高的標準。

對許多基本的概念,討論是否進步的想法,常常因此混淆不清。最近對於菁英定義的討論,也有類似的狀況,有臉友強調百靈果這些人是反中的,我和他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這跟個人沒有太多關係,長期追蹤我的朋友知道我喜歡講一般性的概念。

從太陽花運動以來,類似這樣的論調從來沒有少過,台派很可憐要靠人施捨,其實反中跟台獨沒有直接關聯,甚至距離遙遠,這是個人生存理性的選擇。

起手式我討厭中國、或我投票給蔡英文,然後再來談論原來的議題,我們是同路人,自己人好說話。一路下來,看看我們最後得到些什麼?養了一堆咬布袋的老鼠!

如果連反對中國都不知道,怎麼做國際新聞?不投票給蔡英文,難道你要投給韓國瑜?看不出來討論菁英的定義,跟要不要把餅做大的關聯性到底在哪裡?

最近小朋友會講:爸爸我有乖乖地吃飯、寫功課,可以幫我買樂高嗎?想想突然好像了解了什麼!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