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促成政黨輪替是來「報仇」的?

◎ 劉哲嘉

真的是無的放矢。都知道是轉型正義了,還硬要說是報仇,請問,報仇會是正義嗎?而課綱調與不調,又與報仇何干?總辭前來個報仇說,看似批判即將上台的新政府,實則是不爽輸到脫褲的一種宣洩,把期待轉型正義和反對課綱亂調的廣大人民看成是復仇者,不叫囂一下,難解心中怨氣。報仇一詞,出自閣揆之口,真是國家之不幸。

張揆言下之意,無助生產力和增加GDP者,均不應為之?凡事只管經濟,不管其他?那麼試問,火速槍決鄭捷,有何生產力?GDP是增是減?位居閣揆高位,竟如此論事,所幸時日不多。

人之所以為人,係因除了經濟和物慾以外,還有各種價值的追求,追求作為一個有國格的人,追求作為一個不被壓迫的人,追求作為一個有自身歷史的人,這些都是意識形態無誤,但卻都價值非凡。

經濟與意識形態誰先誰後,絕非如張揆之一般見識。當歷史被扭曲,當不公不義被忽視,當人民的傷痛久久不能被撫平時,如何期待社會和諧?何以奢望全民齊心?是非正義不可得,民心則不定,國家如何發展?(作者為基進側翼政團秘書長)

◎ 林修正

張善政將卸任之際,論述了「課綱、促轉沒生產力」、「民進黨執政別讓人覺得是來報仇」、「轉型正義能增加多少GDP?」等,這是很令人咋舌的言論。

轉型正義,就是政府之前犯錯,所以要道歉、更正與賠償。張善政院長認為「轉型正義能增加多少GDP?」意味犯錯者要不要更正,不是是非問題,是利益問題。以日昨被槍決的鄭捷的無差別殺人行為為例,若轉型這個行為,不會增加或減少GDP,就可以放任這種無差別殺人行為持續。

擴而大之,轉型正義若不能增加GDP,則之前統治者屠殺無辜、強化專制的體制也不需要更改,讓他持續。史達林、希特勒的確讓蘇聯、德國的GDP高速增加,所以史達林在蘇聯的大屠殺、納粹、希特勒在德國惡行,就不需要追究責任?甚至那樣的體制可以繼續?

張院長強調人民很苦,需要改善經濟;但改善經濟與追求轉型正義並不衝突。而且希特勒的崛起不就是要拯救德國的經濟困境嗎?

張善政院長這種經濟優於正義,犯錯更改與否不是基於是非對錯,而是基於利益的想法,連小學生都認為錯的。身為全國最高行政首長這樣講,教我如何教小孩呢?所以,課綱應該基於正義嗎?課綱到底重不重要呢?由此可知。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