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霸凌誰?

一邊是掌握商業媒體以及政治權力,一邊是匿名的粉絲專頁,哪邊大、哪邊小,到底誰霸凌誰?

我也反對詹姆士許多的言論,但這不是此次事件的核心,如果有人因為他的言論去控告他,我不會有任何意見,匿名的粉絲專頁並不是治外法地,我很早以前就告訴大家:網路上的匿名很難做到,更不用說在司法面前。

許多念過一點書的人常常會講說:我支持弱勢、站在雞蛋那一邊。但很多這種讀書人反對軍公教的年金改革;在台灣和中國之間,他站在中國那邊;在烏克蘭和俄羅斯戰爭,一開始站在俄羅斯那邊,現在因為戰況不利於俄羅斯,不知道要支持誰?

想起造雨人(Rainmaker)中的一段話:這隊律師每小時索價上千美元,我痛恨他們…以前我恨他們,因為我不夠格,現在我恨他們,因為他們所代表的對象、以及他們的象徵。

那天在林瑞霞老師那邊和很多嘉義高中的校友聊天,忘記為什麼突然聊到「林雙不」,有個朋友說他看了很多這樣的書籍,開始叛逆以後成績就變得不太好。我開玩笑的說:年輕的時候,我也看林雙不的書,但叛逆不能當作成績不好的藉口。

出版社的編輯把我的書命名叫做「隱性反骨」,真的非常厲害,四個字就說明了這本書和作者。要顛覆體制和特權的社會階級並不容易,一般要不是因為討厭或生氣就選擇離開或自我放逐;要不然就是在痛恨的過程中,由痛恨變成羨慕,爬上那樣的位置、成為同樣的人,只是換了一個人,一切都沒有改變。

我並不是討厭百靈果或呱吉個人,我痛恨他們,因為他們代表的對象、以及他們的象徵。

Don't compromise yourself - you're all you have.
~John Grisham, The Rainmaker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