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才是權貴的心態

蔣萬安一直咬住陳時中歧視萬華,真是可笑。萬華是台北市最本土的地區,正是馬英九、郝龍斌這夥權貴當了十六年的市長,歧視萬華,大力發展東區,萬華才淪為全台灣最貧窮與落後地區。柯文哲也是虎頭蛇尾,最後還只關注產值很高且是單一項目的大巨蛋。還虧他們說得出陳時中歧視萬華。

我是萬華人。陳時中在防疫期間因為好多確診者的足跡與萬華有關不斷被提及,我沒有被歧視的感覺,而是感激指揮部不斷的提醒。尤其設立警戒區,我就盡量不去那裡買東西,本來約好一位朋友吃飯敘舊,也立即解約;我也盡量不出門,慢性病的複診盡量拖後,避免我被感染,也避免我帶病毒去感染別人。

我的住家被警戒區、第一果菜市場、環南市場等幾個多感染點包圍,我很感謝對萬華的重視,陳時中、王必勝等凌晨犧牲自己的睡眠來協助果菜市場與環南市場處理疫情,讓危機盡快過去。但我沒有搶打疫苗,而是等到被權貴歧視的本土高端疫苗問世以後才去接種第一劑,接種完四劑高端,至今生活基本恢復正常也未被感染。我對指揮中心只有感恩,至於開始買口罩的不便,與其他國家的慘重死亡率又算得了什麼?如果我還住在中國或香港,不知什麼命運。

倒是萬安改姓,不堅持姓章,也不改姓郭,而非姓蔣不可,這種攀龍附鳳的心態,難道不是對章姓與郭姓的歧視?沒有去驗有沒有蔣姓DNA而把兩蔣當作自己的祖先,如果沒有其他權貴的包庇,做得到嗎?這是不是該查一查?

不論是選舉,還是平時,這些權貴就有歧視性語言,不懂得社會分工缺一不可。例如蔣的團隊口出狂言說牙醫不是醫師!我對台灣的牙醫也充滿感激之情,我來台灣前的中年階段拔掉過兩隻牙齒,老掉牙年齡來到台灣,除了智慧牙,一顆也沒有拔過。即使牙齒已經碎落如同龐貝古城的那座殘破競技場,牙醫都有辦法妙手回春,把它打理好裝上牙套。歧視牙醫的人,我期待他永遠不要光臨牙醫診所。柯文哲看不起牙醫而一直槓上陳時中帶壞他人。柯還歧視其他科別的醫師,例如他說,婦產科醫師「在女人大腿中討生活」,難道他不是婦產科醫師從他媽的大腿中接出來的?

人以群分。所以出現高虹安歧視夜校的言論就不出奇了。我從中國移居香港,就被香港人的勤奮所感動,好多年輕人白天工作,晚上讀夜校;或提高本專業,或另學一技之長,這一行衰落失業,可以另做他行。我也利用香港的自由,一人做兩項工作,再學投資來養家糊口,十年積累第一桶金買房才得以安身立命。

這些權貴的歧視他人,典範來自馬英九,八八風災時他對原住民說「我把你們當人看」;這種大漢族優越感根本違背人人平等的普世價值,也是台灣難以團結在思想深處的重要原因。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