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詹姆士

 

上次我也收到了百靈果的邀請,主要是孟買春秋分享思想坦克的一篇文章,那些「文盲以上菁英未滿」的百靈果們,想要跟我討論菁英的定義,他們認為菁英不用為什麼犧牲,而且把中國當成敵人這件事情的重要性沒有那麼高,就如同黃珊珊所表示的那樣,中國只是個討厭的鄰居而已。

昨天德國的議員訪問團拜會蔡英文總統,德國人說我們的鄰居很討厭,想要侵略台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德國人會支持台灣。德國聯邦議員對中國和台灣局勢的認識比許多本地人還清楚。

小時候的努力,在像高虹安那樣嘲笑洗學歷和夜間部,讓我可以站上一個批評立場的制高點。第一志願、留德博士的標記真的在台灣的社會裡面,給我帶來很多的好處,包括百靈果來的邀請郵件相對來講都比較客氣。

後來針對這個邀請,我寫了一篇文章「踹靈果 trilingual」,囂張的表示自己就是比百靈果(bilingual)還多了一個靈果(lingual)。

許多人的義正嚴辭只是覺得支持國民黨太丟臉,又受到黨國教育的制約,覺得支持民進黨不入流。在台灣我覺得很誇張的就是,有一些就是罵罵國民黨,媒體、民眾甚至本身,就認為自己就是綠營或台派,邏輯認知有相當大的問題。

雖然娛樂或輕鬆是在工作之餘應該有的休閒,但這個世界有其需要嚴肅的時刻,尤其在國家存亡上面。

烏克蘭的媒體本來有四大集團,為了收視率各不相讓,假訊息和轉移民眾注意力的娛樂新聞充斥,但在國家危急的時候團結一致,合力對抗俄羅斯,積極主動過濾來自俄羅斯的統戰和企圖影響國家安全的新聞。

台灣崇洋媚外的情形我非常了解,雖然在我手下畢業了許多個博士,但我往往鼓勵有辦法去國外拿博士學位的學生,不要來跟我。這種情形在短期間沒有辦法快速轉變,高虹安要辛辛苦苦跑到比台灣許多大學排名更落後的大學,找個有關係的台灣人當指導教授洗個學歷,道理也在這裡。

百靈果的意思是他們通曉兩國的語言,語言是思考的工具,當然重要,但不會重要到可以取代思考,看待事情有沒有智慧的本質,不是語言而是思考。

我長期追蹤詹姆士,他的用語辛辣、常常罵髒話,許多觀察相當的激情,但這個人比百靈果那些假掰人,更讓我欣賞。講「台灣人」三個字的概念,他是比較接近的。

如果要上戰場,讓我挑戰友,我會選詹姆士這樣的人,而不是那些假掰人,雖然他匿名,但他文字表現的那一種真誠,為社會弱勢或受害婦女的苦難,以及為台灣國家安全擔憂的情況,常常讓我深深感動。

「台灣人」或「台派」不是可以隨便定義的!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