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趙少康上一堂台語課

 

從小父母就教我要「知見笑」,不能做「見笑代」,否則會讓家人「見笑死」。

根據我個人的經驗與觀察,台灣家庭教養子女最常用的用詞之一,就是「見笑」這兩個字。

趙少康在台灣住一輩子,卻連這個台語用詞都不懂,還誤解是羞辱女人的髒話,真的是「不知見笑」,也就是蘇貞昌所說的「袂見笑」。

雖然趙少康是個大男人,把「袂見笑」這三個字用在他身上,對我來說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為了不讓趙少康再發生這種「見笑代」,我來幫他上一堂台語課,同時也分享小時候父母對我的教養。

#見笑:拿不上檯面、讓人羞愧、令人感到羞恥。

#知見笑:有分寸、知廉恥、知羞愧。

#見笑代:讓人羞愧、感到羞恥的事情。

#袂見笑:不知羞恥、不知羞愧。

根據以上的定義,蘇貞昌用「袂見笑」形容鄭麗文可謂十分精準。

鄭麗文原是鐵桿台獨,因毀謗涂醒哲被民進黨開除。轉進國民黨後,鄭麗文搖身一變成為中國的鷹犬。

政治信仰轉彎一百八十度的鄭麗文,在立法院詆毀昔日同志會投降中國。自己都變節臣服中國了,還有臉嘲笑捍衛台獨的官員。

如果這不是「袂見笑」,什麼才是「袂見笑」呢?

若鄭麗文對「袂見笑」的形容不服,那就大方捍衛她的政治立場轉彎,不要躲在全國婦女背後叫囂。

鄭麗文被蘇貞昌反譏「袂見笑」,源頭在她的政治立場轉彎,與其他婦女毫無關係。

我為趙少康上這堂台語課,目的就是要釐清這件爭議的本質。

< 資料來源:翁達瑞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